第二百四十八章 酒楼买醉-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四十八章 酒楼买醉

    
    今天锦医商团面对的再不是普通的打打杀杀,敌人就如同毒蛇,危险且阴毒,也许一击便会致命,尤其是针对自己。

    “呵呵”念此,许昊骤然冷笑起来,他缓缓起身,迈步而出。

    四平城内最大的群芳楼乃是文人墨客的去处,在这里不缺一掷千金的豪客,但没有文采也休想得到最好的款待。

    于别处这种事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在这里却完全不一样,国都最好的脂粉温柔乡绝不缺客人。

    许昊正静静坐在单间的酒座内,身着普通蓝色长衣,听着悠悠琴声,仪表颇为不俗,他周身的气息越加圆融,仿佛普通人一样,这是已经达到问道期第层之后的状态。

    对其来说,只要达到第九层,便能恢复到自己曾经的巅峰状态。

    如今其坐在这种世俗的地方却是从未有过的,只见其手握酒杯,用力的灌了进去,完全不像是武者,反而仿佛情场失意的贵公子。

    “大爷,用给您叫个姑娘么?”蓦然间,一道谄媚的声音自外面响起,只见一美貌s轻甩手绢探头柔声询问。

    这是群芳楼的老鸨子,除了名妓之外,她可是玲珑面见识广博之人。

    此女过去也是名妓,如今年纪大了干起了老鸨子的行当,尽管如此,眉宇间仍旧风韵犹存,虽不比年轻姑娘却另有风味。

    老鸨子虽然声音魅惑,可眼神却不停的打量,她阅人无数,有钱没钱,往往一眼就能看的出。今天让其疑惑的是,这年轻人她居然让自己有些不确定了,样貌不俗却过于年轻,不像官宦也不像贵公子。

    “呼”她轻轻喘了口气,谨慎的迈步而入。

    在这里,光饮酒可是没太多油水可赚的,尽管没有规矩说不能只饮酒,可不点姑娘的顾客她们可不怎么欢迎。

    虽然这里主打文采,可却仍旧是妓院,绝不欢迎穷酸之人。

    “不用。”许昊淡淡道,他懒洋洋的伸了伸手,略显醉意,眼眸之中透着纨绔之色。可惜,不管他是何种纨绔,都让老鸨子眉头紧蹙。

    “这”正当她迟疑之际,蓦然间,桌上啪的一声,拍出了一张金色纸卷,这居然是张金票!

    事实上,只有百枚金豆子以上才可以使用金票,但通常的金票都是千枚起跳,能用的起这玩意儿的非富即贵。

    而许昊拿出的,正是千枚金豆子的金票!

    “拿去!”许昊用力推了出去,看也不看,丝毫心疼都没有,继续饮酒起来。

    “呃”老鸨子气差点没倒过来!在这里不乏一掷千金找姑娘的,却从未出现过一掷千金只喝酒的男人。

    这让她高兴的几乎背过气去,同时也对眼前的男人越加好奇。

    “大爷,您太客气了”老鸨子立即伸手将金票捻在手心,可就在此时,对面的男人却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虎钳一般,力气很大,让其根本无法挣脱。

    “别走。”许昊打了个酒嗝,沉声道:“陪我聊聊”

    老鸨子眼珠转了转,放松下来,媚眼中透出了然之色,略显娇羞的道:“我年老色衰,哪儿还能入的了公子的眼?但是,多年来看的多了,对男女之情颇为了解。公子,您天生才俊又如此富贵,找什么姑娘找不到?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

    俨然,她将许昊当成了情场失意的富公子。这种事并非没有,富贵之家的公子也不一定能处处如意。

    许昊默默抬头,看了看老鸨子,淡淡问:“你叫什么?”

    “柳茹。”老鸨子越加柔媚,对这种初出茅庐又多金多情的嫩雏自己最喜欢,稍微用点心思便可以玩弄的死死的且兜里的金子也好赚。

    许昊又用力的灌了口酒,将酒壶用力的放下,感慨的问:“那你告诉我,这世间情到底为何物?”

    “情?”柳茹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了然之色却是一闪而过,她想了想淡淡道:“情既是缘分也是羁绊,缘起时起,缘尽还无,若缘尽了还执着便是入魔,为自己平添无尽的苦。”

    “哦?”许昊一怔,这女人真谈起心来,居然颇为得体,同时对世间情感也确实有所思考,感悟不浅。

    他立即来了精神,拿出酒杯,给对方倒了一杯,继续问:“可若放不下又该如何是好?”

    柳茹微微一笑,别看年龄大了,这一笑却颇有语笑嫣然之态,整个人也跟着年轻了不少。

    只见她凝视许昊,仿佛大姐姐般伸手,握住许昊的手心道:“别人没办法帮你,只有你自己想办法,感情这东西就像是吸了极乐烟,上瘾的厉害!想要戒掉其中滋味颇是不易。可时间久了下的了决心,再把心思多放在别处,也不是不可能。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再找一位姑娘”

    说到这里,柳茹再次媚眼一挑,勾引之意再明显不过。

    她当然不是想自己上,而是要给眼前这公子哥再介绍位姑娘,可以再赚一笔,这种情痴最容入魔着迷,真看上了这里的某位姑娘,一掷千金绝非困难的事。

    “柳姐,你懂的确实比我多也看的比我透彻”许昊脸上露出依赖之色,伸手再给对方满了一杯,二人一饮而尽。

    那模样,仿佛今天找到了知音一般。

    此刻,外面仍旧有诸多应酬需要老鸨来打理。这时候,柳茹不可能倾注时间在一名公子哥身上。

    “公子。”她脸上露出歉意,事实上,和一名情痴公子哥聊天比工作要轻松的多,可她却不得不忙,毕竟这是自己的工作。

    “妾身还有事要处理,抱歉不能久陪了”

    “别走!”许昊露出不满之色,一把将柳茹的手腕拉住,然而这次可能用力稍大,弄的柳茹有些疼,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痛叫。

    外面的打手自然注意到这里的情况,立即警惕起来,迈步靠到门外,只要她一声令下,这些打手会毫不犹豫的鱼贯而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