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毒虫满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四十五章 毒虫满屋

    “呼”寒风吹过,寂寥的冷,吹的人牙关发紧。

    许昊身着蓝布长褂,双手倒背,自大门内缓步而出,眼眸露出淡淡笑容,这些悍匪在其眼中仿佛死人和行尸一样,但并非没有任何用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影响和作用。

    身后,苏云紧步跟随若小跟班一样。

    “记住,做事莫要太大,这里毕竟离国都不算太远。”许昊并未回头,淡淡沉声提醒。

    若说这是在与一头厉鬼谈话,恐怕没人会相信。

    “我明白。”苏云点头回应,柔声回应道:“提高实力,只有自己的实力够高,才能去挑战那座强大的山峦”

    “嗯。”许昊点头,露出满意微笑,迈步登上马车,留下一句话:“好自为之。”

    说完,他再没多余言语,亲自驾着马车喊了声驾!快速离开此地,想要崛起于这片天地,眼下的布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甚至滴不起半点波澜。

    可水滴石穿,积少成多,许昊不会瞧不起任何细节。

    就像其心里所想,有时候,小人物照样能够改变天枰的平衡。

    半年后,四平城。

    冷气习习,刺痛脸庞,许昊独自盘膝坐在一间隐秘湿冷且黑暗的石屋内,双手不停的掐动法决。

    他的周身,爬动着数不清的毒蝎、毒蛇以及奇形怪状说不出名字的虫子,嘶嘶鸣叫听的人头皮发麻。

    源气在商行资源的支撑下,许昊如今除非极特殊或者旁人不知道的毒物,想要获得毒虫,很多时候不需要自己出手,只要肯出钱收购即可。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在满是毒虫毒草的西络大陆,这些玩意儿再容易寻找不过。

    石屋内没有任何其它物件,除了毒虫没有旁物,神奇的是,这些毒虫围绕在许昊周身居然并不撕咬他,而是互相厮杀。

    由于虫子数量太多,他们凶性毕露!地上虫血四溢且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从石屋上方的铁窗内倾倒进更多毒虫。

    渐渐的,随着持续吞噬,这里的毒虫开始变的越加不同,有些甚至开始疯狂起来,甚至还有颜色改变的情况出现!

    原本的普通毒蝎、毒虫,如今居然全是花斑,亦或是惨白色!它们毒性惊人,占据一方,互相争斗,甚至懂得用计。

    石屋外,两名劲装男子熟练的向内倾倒着不同的毒虫,而后他们互相一眼,眸中射出紧张之色。

    屋内有人二人自然知道,可此人在如此多毒虫之下,恐怕早就被埋了!

    这、这根本就是残忍的虐杀啊

    “这、这、这没问题吧?”其中一人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手都有点哆嗦,可对面的家伙却同样唯唯诺诺不知道如何应声。

    自己在城内乃是出了名的地痞,如今被收编安排在此地做护卫,虽然不用再担心打打杀杀的问题,可这种事却比打杀还要诡异可怕。

    “你俩嘀咕什么呢?”骤然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雄厚的气劲,能够看出发声之人绝对是高手!

    二人顿时吓的一激灵!哪儿敢怠慢,立即转身,咕咚一声下跪。

    “拜、拜见瘦狼、大脚大哥!”

    出现的自然是瘦狼和大脚,他们看了看二人,站在面前,眼眸射出炯炯光芒。

    “哼。”瘦狼冷哼了一声,仿佛重锤敲在两名劲装男子心头,这既是呈威又是警告。

    “给我伺候好了,莫要多事,里面的是我们二人也不敢惹的人物!稍有差池,小心你们性命不保!”

    这话出口,对于两名普通男子来说,威慑力相当之大。

    “是!”他们哪儿敢忤逆?赶紧拼命磕头,胸口拍的嘭嘭响。

    到底什么样的大佛喜欢把自己埋在毒虫堆里?二人心中腹诽,可却不敢多言,况且自窗外完全看不见里面的状况。

    数日过去。

    “嘶嘶嘶”石屋内刺耳嘶鸣越来越惊人,听的人心颤,这哪里还是毒虫?根本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蛊虫!

    许昊倏然抬手,法决再变化,源气流转引动屋内呼啸不断。

    紧接着,阵阵白雾四溢,将屋内笼罩的氤氲朦胧,仿佛一方仙境映照其中,有桥、有亭、有水、有屋,美景数不胜数。

    白鹤云游,孔雀展翅,端的是一副仙家之景。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血盆大口蓦然出现!訇然将这片天地吞噬,美景不见,随之而来的是森森狂笑。

    厉鬼、行尸、毒虫、猛兽横行于这张吞天巨口中,没有了仙家之气,但却更加狂霸野蛮。

    肆虐了不知多久,这些毒虫猛兽纷纷涌进其喉咙内,直至彻底消失不见。然而紧随而来的便是狂风大作,甚至电闪雷鸣!

    “呜呜呜”

    阵阵呼啸声让外面值守的两名劲装男子惊诧至极,他们再不怀疑,这下面必是高人无疑,否则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动静?这绝不可能是毒虫能制造出的。

    此刻,黑暗的石屋内,隐隐开始有光芒闪烁。

    二人互相对视,想要探头朝里面看却又迟疑不敢,害怕瞧见什么不该看的,而就在此刻瘦狼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句话让他们骤然一激灵,赶紧点头,解脱一样,迈步离开。

    看着离开的两人,瘦狼与大脚轻轻喘气,这两名守卫虽不算是自己的心腹,但也能够信的过,可是自家老大许昊的事,他们半点不敢怠慢。

    “呼”看着石屋内的动静,二人暗自心惊,身为武者对武道颇为了解,可老大这种修炼的声势简直不可思议。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识到许昊突破时的模样。那澎湃的源气,以及邪异的声势,颠覆了他们对武道的理解。

    “我、我觉得老、老大说的移山填海,也许并非不可能”大脚虽然结巴,但这句话却说的还算顺溜且发自肺腑。当初许昊感慨的话语,并未得到二人认可,但今天他们却出现改变。

    瘦狼并未说话仅是默默点头,可眼眸的精光却猛然飙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