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黑云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四十四章 黑云寨

    这等豪言确实动人,可二人又怎么敢相信?

    人能够挥手将这等浩瀚天地湮灭么?怎么可能!

    当然,心中虽然如此想,但二人却并未反驳,老大说的话他们怎敢忤逆?那可是他们师傅的师傅!

    而且如果这是心中理想也确实不该反驳,俗话说人的心有多大,世界便有多大。

    “此次我们直接前往问月国国都四平城,从那里开始布置,我们锦医商团的人已经有探路人在那里,方便商团扩展铺平道路。同时,搜集黑魔教情报的任务便交给苏云,她会在国都之外兴建势力。”许昊声音低沉,环视二人后,将计划说了个大概。

    “老规矩,商行并不着急,首先得控制当地的地下势力。”他沉声继续说,商业离不开政治以及地下政治,两者明面上相互敌对,但却又不可或缺,相互影响。

    车队持续前进,路途顺利,披星戴月,马不停蹄。

    数月后,径直抵达了目的地。

    浩瀚的城墙若山峦屹立,浩瀚直至天际一般,四平城乃是问月国国都。这里作为正邪两方对弈的前线国家,尤其紧邻巨型国家履凉国,更是时刻保持着战备状态。

    “好大的城池!”许昊忍不住暗忖,履梁国的国都自己并未去过,可这问月国的国都却可以说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大都城。

    不仅规模浩大,而且彰显出北地的粗旷与霸道!数丈高的尖刺披挂于墙头,狰狞的向外示威着。

    “呼……”瘦狼与大脚轻轻喘气,并未多言,但心中的想法也必然差不多,这趟旅程让他们的视野再次打开。

    同时也对巨廖国越加期待,能够横跨诸国,建立庞大商行,那种实力绝对值得自傲!

    而霍天商团作为顶尖商团之一,确实是站在商道的巅峰。

    “能把霍天商团扳倒……?”瘦狼与大脚心中汹涌澎湃,越发直观的理解了最顶尖商团的意义。

    “好了,你们两人进去安排住处,打点关系,我带苏云去东部的黑岳山脉。”许昊吩咐,自己并不急于进城,锦医商团的人不需要自己联系,他们都认识。

    眼下自己带着一头厉鬼,进入国都之中很容易出乱子。

    饭要一口口吃,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

    吩咐好一切事务,队伍自城外分开,许昊带着苏云朝东转向,又走了足足数月后这才步入山区。

    “这便是黑岳山脉。”许昊看了眼苏云,尽管长途奔波,但却始终妆容不乱。确切的说,这并非普通的妆容而是画皮。

    二人下车,遥望着前方群山峻岭,黑压压的似巨擘镇守。

    “呵呵,你倒是会选地方,这荒郊野外的,难道想和妾身……?”苏云放荡的笑闹,眸中闪过邪异的光芒。

    “其实你随时都可以的哦——没必要非得到这里,你那澎湃的血气实在是,啧啧……”

    “你实力不足,确实需要采纳更多的血气。”许昊骤然张口,声音显的冷静平和,把旖旎的气氛冲散,普通人谁会支持厉鬼?而他这态度反而让厉鬼苏云闭上嘴巴。

    “这个国家是黑魔教的地盘也是霍天商行的根基所在,黑岳山面积广阔,外围充斥着悍匪和流寇甚至深处历来有闹鬼的传闻。”

    这想来并不奇怪,深山老林,厉鬼横行,阴气汹涌自然可能闹鬼。

    “我该……?”苏云语气一变,再次凝视深山,面对着广阔天地,她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昊眸中精光一闪,径直张口道:“第一,收编流寇悍匪。第二,厉鬼如果你做得到,也可以尝试控制。第三,提升实力的同时,逐渐鼓动悍匪对付霍天商行。黑魔教的实力你再清楚不过,现在你仍旧如同蚂蚁。”

    “我——”苏云语滞,尤其提到黑魔教,她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但许昊句句真诚,没有任何错误。

    很显然,这女鬼只是口头上不愿服软而已。

    “不用跟我辩解,那没有任何用处。”许昊打断她,继续张口:“我提前打探过消息,最近的悍匪寨子叫黑云寨,里面足有两百多人,规模还算凑合。他们的老大,外号叫跛大脚。”

    “他会些功夫,早年从军,身体血气虽然不如武者,却也相当不错……”

    这话出口时,原本冷静的许昊,眼眸中居然闪烁出来一丝狡诈。看向苏云,这女人愣了愣,也娇羞的露出妩媚笑容。

    二人此刻居然有了一种心领神会的感觉!

    黑云寨,坐落在黑岳山一角,在群匪之中并不算起眼的团伙,实力在此地算是中下而已但地位还算稳固。

    只是他们有钱有人却非常缺女人,盗匪横行,附近哪里还有什么有姿色的女人敢靠近?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被憋的几乎快疯。

    平日里晚上中军寨比较清冷,最多是些吃喝的醉汉摇晃。可今天,这里却迥然不同,大厅内灯火通明,汹汹烈焰在左右燃烧,点亮整个大殿。

    悍匪跛大脚捋着胡须,怀抱着一名穿着暴露的女人。那白皙的皮肤犹如美玉,端的是仙女下凡,她手握酒壶,酒水不停倒着。

    在场所有匪徒个个眼冒精光,口水狂吞。

    热闹,极其热闹!

    慢慢的,这个地方甚至开始**起来,都是五大三粗的悍匪,哪有什么道德羞耻?哪有什么顾忌形象?借着酒劲,这些人几乎都疯了,体内最原始的野性被彻底激发。

    整晚,山寨都热闹不已,脱掉了所有伪装,卸去了人性的道德,激动的尖叫,猥琐的哄闹响个不停……

    翌日,山寨的看守都没有出来职守,所有人都被掏空了身子。

    若此刻有外敌强攻,他们将毫无还击可能,但幸运的是,今天颇为平静,只是天空的阴云却缓缓开始笼罩。

    这座山寨雾气弥漫,朦胧不清,如果懂得门道的,便能够看出这是浓郁的阴气汇聚所致。

    数日的时间,所有悍匪额头上都凝聚着一团黑气。他们眼眶漆黑,眸光木讷,站在这里丢了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