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江畔鬼船-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四十二章 江畔鬼船

    “嘻嘻嘻……”

    白色铁甲船缓缓移近,此刻已经不到十几丈距离,以其庞大的规模来看,可以说近在咫尺。

    许昊表情平静,凝视铁甲船自言自语道:“看起来,阴气增强了不少……”

    “阴气?”瘦狼和大脚同时蹙眉,似乎意识并确认了心中所想,他们立即收敛情绪,越显凝重起来。

    仅仅几秒,小船已经与铁甲船贴在一起。而奇怪的是,这艘巨大的铁甲船居然停在江中,仿佛浇筑在地面般停滞,甚至没有丝毫摇晃。

    江风吹过,凉气袭人。

    许昊看了看左右二人,眼珠微转,沉声道:“你们血气汹涌,会引起她的兴趣,虽然作为武者实力强劲,可还是带上符篆会比较好些。”

    说完,自怀里掏出两枚黄橙橙的符箓,叠好交到二人手中。

    随即他脚底一点,径直跃了上去!瘦狼和大脚立即跟上。

    甲板被白布覆盖,浓郁的枯花香味越来越浓,三人站在甲板上凝视船舱,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

    瘦狼和大脚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即便身经百战,也难免开始内心紧张,毕竟厉鬼这种东西最能勾起心底的恐惧。

    “苏云。”许昊沉声道,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甲板上却如此清晰,原来这艘船竟载着厉鬼苏云!

    这女人曾经答应成为许昊的属下,并且也确实按照其吩咐,在青霄国对付各个商团,尤其是霍家,唯独放过锦医商团的人。

    只是她眼下并未应声,整艘船竟然仍旧安静。

    “呵呵。”许昊笑了,玩味的凝视船舱道:“我吩咐青霄国和履凉国放行,用白布裹船,能够稍微禁锢一下,让阴气聚集在船内,看来你的进步不小呢。”

    “嘻嘻嘻……”倏然间,笑声骤起!

    而此刻,瘦狼和大脚手中的符篆也跟着蓦然燃烧起来,强烈的阴冷袭遍周身。二人本能的后退半步,当然,他们虽然实力不如许昊却也是武者。

    在商行资源和财力的支持下,如今也已经达到练骨境,距离下一步甚至不远。

    “哼。”二人冷哼,调运周身源气,顺着四肢百骸而行,阴寒倏然驱散。

    “你终于想起妾身了呢……”猛然间,许昊耳畔响起幽幽哀怨的声音,悦耳勾魂。紧跟着,一道寒凉自脖颈划过,那是女人纤长玉手,突然出现,骇人至极!

    瘦狼和大脚见此几乎瞪圆眼眸!

    “小心!”他们同时怒吼,迈步前冲,伸手就要攻击。

    他们刚刚只见到一道红影,倏然自船舱而出,快如电闪来到自家老大的身后,俨然意图不轨。

    “别急。”然而许昊却随意的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任凭这只玉手在自己脖颈处磨蹭。

    他缓缓转身,露出淡淡笑容,没有任何畏惧,甚至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邪异。

    入眼,是张绝美的面容,那是种艳极至勾魂的美,几乎可以让任何男人脸红心跳,樱桃小口透着红润,鹅蛋脸透着粉嫩,柳眉高鼻,身材婀娜,端的是美人中的美人。

    可惜被她的手指划过,普通人会立即感觉无尽的寒凉,直刺内腹,甚至直接心脉僵死都有可能!

    “老大……”瘦狼担忧至极,尽管只看到女鬼的背影,可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女鬼!所谓鬼话连篇,这些怪物早已不是人类,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能相信它们。

    “呵呵呵……”许昊看着苏云,竟然大喇喇伸手抚了抚对方的脸庞,满意点头道:“进步了很多,想来青霄国那些商行护卫的心头血,给你带来不少好处呢。”

    “嘶……”瘦狼和大脚再次倒吸凉气,他们当然清楚青霄国陀洛江东和云浦江交汇处闹鬼的事,当时闹的沸沸扬扬,且有势力派人绞杀过,可由于那里地理复杂,想要寻找一头鬼,可谓难上加难。

    最终,各种清剿行动都没有成功。

    如今竟然被老大请到了这里!甚至一切貌似竟是他的安排!简直不可思议,直接面对这喜食人心的厉鬼,二人只觉心跳加速,噗通不停。

    苏云转头瞥了眼瘦狼和大脚,舔了舔嘴唇,啧啧道:“老大……如果不是你的人,我还真想吃掉他们呢……心头血力量太澎湃了……”

    二人终于见到了这头厉鬼的面容,却纷纷倒退,那绝美的面容,让他们震惊不已。可如此环境下越是漂亮,就越感觉心悸。

    “这次叫你回来,就是让你尝到更多的心头血。”许昊迈步来到船头,双臂展了展,略显懒散,却又有着披靡天下的随意和自信。

    “而且,你的仇怨也该一步步解决了……”

    这话出口,苏云原本娇柔的面庞倏然一紧,随即周身阴气陡然上升!仿佛火焰熊熊燃烧而起。

    “控制自己的怨气。”许昊不退反进,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还没行动,先自己把复仇的希望掐灭,如果是那样就可笑了。”

    确实,被黑魔教炼化,受尽苦痛,若是还未复仇就率先倒下,最后无非是便宜了敌人。

    “呼呼……”苏云拼命控制杀意,防止怨气上涨而失去理智。

    “记住,我们是自己人,利益捆绑在一起,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达到目的。凭你一个人,想要动那庞大的黑魔教简直是找死。”许昊沉声说着,抬头向上看,朦胧月光在雾气的掩映下略显朦胧。

    “只有先拨开对方的外甲,才能将其彻底覆灭!如果你连自己都控制不了,就别提复仇。”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云已经恢复了理智,不再挑逗,神情无比认真起来。

    “霍天商行原本在正气门与黑魔教两面押宝,作为商行不像国家,有着不用战队的便利。但是……”许昊不再绕弯子,径直把自己的意思表明道:“但如今的霍天商行失去了正起门的依仗,必然已经完全倒向了黑魔教。既然如此,就先把他们拔掉,顺便在对手的国度里制造混乱并且搜集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