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霍家秘会-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四十一章 霍家秘会

    “哦?”霍中天听后眉头一扬,他眼珠转动,足足沉默了半分钟之久,紧跟着倏然冷笑起来!

    “呵呵……呵呵呵……!”

    霍中天的笑声听的在场其他人头皮发麻,家主行事狠辣,雷厉风行,平日很少露出如此愤怒的情绪。

    “啪!”蓦然间,他狠狠拍了桌子一下,茶杯乱颤,场面再次沉默下来,安静的落针可闻。说完,霍中天再次看向霍雨薇道:“偏偏他离开正气门,我们的生意便遇到了阻碍,哼!凡事就这么巧——?”

    “父亲,没关系,其实我也有猜测,只是……”霍雨薇立即接话,始终保持着淡然平和,只是眼眸中的戾气让人们绝不会小窥她,甚至忌惮还要强于其父。

    “只是那仅是鸡毛蒜皮。目前,我们虽然已经失去了明远大哥,可却还有明衫,在黑魔教他正在追求秦魅儿,并且努力促成双方暗中结盟之事。届时,我们将拥有足够的力量。”

    这话出口,所有人皆是眼眸一亮!

    在场的都是霍天商团核心中的核心,可却从未听说此事,今天当着大家面说出来,看来已经有所成果或进展。

    “嗯……”霍中天点点头,对此表示认可,但他仍旧将话题带回道:“过两天我会亲自去一趟黑魔教总舵,许昊还有锦医商团的事,我们要尽快解决,留着这枚毒瘤,我心中非常不安。”

    “父亲放心。”霍雨薇神色郑重,环视在场众人道:“我们比您都要憎恨那小子,卧榻之旁岂容旁人酣睡?况且和我们还有仇怨,但我们和那家伙不同,小手段没什么意思,只有雷霆一击才可以一劳永逸!”

    这番话说的颇为霸气,让霍中天听的频频点头,此刻,脸颊终于露出些许笑意。

    “小姐越来越厉害了,聪慧果敢,有勇有谋!”

    “是啊,以后家主可以放心了。”

    “我们定会鼎力支持!”

    “咱们霍家只要团结便无往不利!”

    ……

    各种阿谀奉承的声音适时响起,虽然很明显,却也颇让人舒服。

    但就在此时,霍中天蓦然神色一整,轻轻咳嗽道:“咳咳!嗯雨薇啊你毕竟是女儿身,将来想要成就大事,还需要找到一个好的夫家。”

    “霍明衫虽然在追求秦魅儿,但能否成功还未可知,未真到生米煮成熟饭的那一步,凡事都可能有变数。而你——呵呵!论武力虽然只是女儿身,可论头脑绝对超过你那哥哥!黑魔教的大公子,秦魅儿的亲弟弟秦问川可是未来黑魔教的唯一继承人!”

    “若是你能够做到,那明衫那里能否成功都无关紧要了。”

    “我明白。”面对直白的政治联姻要求,霍雨薇居然丝毫也不抗拒,反而看起来正合其意一般。提到秦魅儿的弟弟秦问川,她仿佛饿狼般在盯着一扇肥美的烤肉。

    “嗯……呵呵呵……”霍中天越加满意,而其他霍家高层精英也纷纷露出谄媚之色。

    这样的未来家主,简直是上天的礼物!做事冷静,心思敏捷狠辣,不儿女情长。霍家简直就是烧了高香,能够获得如此优秀的儿女。

    强烈的自信,挂在了每名霍家人脸庞

    月光朦朦,碎金般洒落在履凉国庒江之上,四周淡淡雾气升腾,越显朦胧。

    铁甲船没有任何字号,缓缓而行,其上却置满了白布,仿佛船上将要举办葬礼,伴随着平日翻滚的江水也跟着静谧了下去。

    虽然没有任何腐臭的气息,可若有人在此刻靠近,便闻到一股颓败的香味,引人欲呕,还不如臭味来的直接。

    “呼呼……哈哈……”

    隐隐间,仿佛有人喘息般的声音传递,空灵飘渺,若归墟梵音,让人不敢确定。

    船上没有一盏灯火,鬼船一样,顺流而行。虽然是在夜里,但是任何渔人见后也绝不会敢靠近这庞然大物。

    铁甲船缓缓前进,自青霄国而来,却居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如今堂而皇之的行走在庄江之上,实在让人吃惊。

    片刻,芦苇之中,一叶扁舟蓦然而出。

    三道身影坐在船上,一名老船夫摇船,急促而行,朝铁甲船而来。看的出船夫颇为惶急,手上用的力道很大,以至于额头见汗。

    那哆哆嗦嗦的模样,恨不得立刻离开。

    “别怕,有我们在呢。”前方三道身影居中的男子沉声道,声音之中有着肃穆之色,让原本紧张的气氛也微微放缓。

    “是、是……”船夫颤抖点头,虽然安心一些却并未彻底放心。

    缓缓前进,雾气缭绕。

    “呜呜呜……”阵阵呜咽响起,仿佛少女哀怨,如泣如诉,然而顷刻之间哭泣却变为了尖笑!

    “哈哈哈——嘻嘻嘻——”

    这等莫名突兀的转变,吓的船夫全身猛颤,脸色煞白,整个人肩膀猛的一抖,手中船桨啪的掉入河中。

    “不不不……这钱我不要了……”他几乎哭着哀嚎,伸手想要捞桨却没办法,船桨已经坠入河中,船飘在江中原地摇晃。

    “咚!”船夫倒是果断,如此年纪却猛的跪下。

    “求——求求你——我还有一家老少要养——!”说着说着,他居然哭起来,眼泪鼻涕一起流,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三人终于转回身,居中的,居然是许昊!而两侧则是瘦狼和大脚。

    许昊淡淡看了眼这家伙,伸手自袖中掏出枚金豆子,塞进对方手心道:“这是你的,船卖给我了。”

    说完,单脚伸出,蓦然将对方踢了出去!

    “啊!”船夫炮弹般抛飞而出,顺着江面,径直落到岸边,摔了个狗啃泥。说是踢,实际只是借助劲力将此人送出而已。

    “老大……这……这船是怎么回事?”瘦狼沉声道,这么多年他早已可以独挡一面,见识更不是当年可比,即便眼前这种恐怖的场景也不会乱了方寸。

    “老、老、老大每次都能带我们见识新鲜玩意儿。”大脚则露出好奇之色,看着这艘船,心中血气汹涌,舔了舔嘴唇,眼眸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