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妙药复明-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四章 妙药复明

    如此时候还顾得上什么?不管孟芳这是怎么造成的,都得救人要紧!

    “畜生!”许擎撕红着眼眸,狠狠盯着许昊道:“成日里净惹事!养你到大有什么用处?若你娘出事,我决不饶你!”

    说完,就要背起孟芳离开,然而此刻,孟芳却开口说话了。

    “我、我看见了……”她呐呐道,说话的同时全身跟着持续颤抖,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唉!放心,到了郎中那里……”许擎本能的应着,然而反应过来后,他却瞪大了眼眸。

    不止他,还有许岳恒和许诚皆听傻了眼,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

    “你、你说什么……?”许擎呐呐问,迈出的步子还没落地,便生生僵住,即便刚刚妻子的话很清楚,可他依然害怕自己听错。

    “我能看见了!”眼下孟芳已经挣扎着落地,脸颊还有两道明显黑印,可眼眸却是明亮无比。

    那炯炯光芒,投射着已经恢复视力后而散发的灵彩。

    安静,所有皆安静下来!犹如遭到惊雷轰顶,被震了个外焦里嫩,又仿佛踏在云梦之中,恍恍惚惚。片刻,大家才反应过来。

    许擎伸手晃动下掌心,果然,孟芳的眼珠也随着其手掌左右而动。

    很明显,她的视力确实恢复了!

    “你真的能看到了——?太好了!太好了!”许擎兴奋大喊!这么长时间以来,家里几乎没有任何好消息。而今天幸福却来的如此突然!一家简直比过年还要开心,孟芳恢复视力对这整个许家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碳!

    许岳恒老脸颤抖,泪水自脸颊滑落,身躯瑟瑟发抖。

    “老天爷终于开眼了……终于开眼了……”他颤巍巍的靠过来,朝许诚喊道:“快去打盆水,给你娘洗洗脸!”

    “唉!”许诚高兴的几乎快跳起来,刚刚还苍白的小脸眼下已经通红。

    刚转身,许昊则拍了拍他道:“不要用凉水,用热水!否则寒气会和热气再次碰撞而伤到眼睛。”

    “是!”此刻许诚用力点头,已经彻底相信了哥哥的能力,眼眸里除了崇拜还是崇拜,他小腿紧捯,迅速跑了出去。

    片刻,水已经端过来。

    孟芳洗了洗脸,再用手巾擦干净,四周的景象更加清晰,甚至比失明前还要透亮!

    “孩子……快让娘抱抱。”看着以前婴孩般的两兄弟,以及一家人,她无比激动,伸手,将孩子们抱入怀中。

    泪水,瑟瑟而落。

    多少的苦,多少的累,多少不平,如今都被释放。能够恢复视力,是她再也不敢想的事,如今却梦想成真……

    “咳。”许擎咳嗽了一声,这才想到,刚刚自己是何其愤怒,甚至威胁自己的孩子,着实不该。

    但他依然没能压下面子,跟自己儿子道歉,更是绝不可能。

    许昊没有说什么,他早就猜到会这样,自己作为一个孩子,很多事做起来很不方便,更不会被家人所理解。

    许擎扫了眼许昊,声音稍缓道:“你的药是从哪里来的?”

    “自己配的。”许昊径直回答,这个事不能躲避,否则谎话说多了,需要编更多谎。

    “胡说!你怎么会配药?”许擎不信,立即喝问,在场除了许诚外其他所有人也都不信。

    “真是哥哥配的药!我在旁边打的下手。”许诚高声替哥哥说,他可是全程参与了制作,对此深信不疑。

    许昊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伸手翻了一下孟芳的眼皮,凝视眼眸里的颜色及光晕,点头说道:“寒毒已经拔出来了,以后每天再用热毛巾敷几分钟就好。”

    收回手,他这才继续解释道:“我之所以能配药,是前一阵子有个老猎人教给我的,他常年进山采药,有不少配方,所以我拜他为师。”

    “老猎人?”许岳恒蹙眉,他们实家村可没有猎人,后面的断天山脉何其凶险?毒虫猛兽横行,人们避之不及。

    不少人甚至被毒物咬伤而小命不保,怎么会有老猎人的?他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未听说过如此奇事。

    “难道是其他村的?”许擎同样不清楚,将目光转向自己爹。

    许岳恒想了想道:“其他村只有偶尔打打猎的穷户,没听说谁会配药啊……”

    原以为自己的话说的还算完满,却不曾想瞬间就破功,许昊立即转移话题道:“应该是外面来的吧,不管了!那猎人已经走了,总之这药有效就好,我还把郑樊娘的毒疮给治好了。”

    “真的?”许岳恒惊讶道:“吴悦那丫头?她家实在可怜,孤儿寡母的,比咱家困难的多,你能治好她当真是办了件大好事。”

    “嗯,现在郑樊已经把我哥当成他亲哥了!”许诚骄傲的昂头,自己哥哥这么有本事,自然让他骄傲不已。

    平日里,家中都依靠父亲,而今天哥哥也成了他心中的另一根顶梁柱。

    “呵呵,这俩孩子。”孟凡忍不住笑了,伸手抚着二人的头,贴在脸上蹭来蹭去。

    孩子们有出息,这是她再开心不过的事。

    “不过……”许岳恒突然间话锋转了一下,看向许昊道:“村长冯正经昨天来找我了,咱们家的麻烦并没有解决!本来暂时不想说,怕对你们打击太大,可许昊这孩子把马东老爷杀了,虽然扈霸被灭门的事将这个暂时遮掩过去,可无论如何咱家都逃不了干系。”

    “前阵子郡城的王家和同为三大商团的廖家争地盘打的热闹,暂时顾不上这里,可最近听说王家已经大胜,接管了廖家不少产业,已经腾出手准备派人来这里调查扈霸灭门的事了。我想,咱们还是举家出去躲躲吧……”

    “什么?”孟芳的手蓦然一抖,脸色倏然苍白起来。

    作为妇人她脑子很简单,以为这么多天没有人来查是因为扈霸灭门的事,已经让大家将马老爷的事忽略了。

    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杀人的事怎么可能会如此就算了?况且扈霸被灭门也同样会调查到他们许家,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