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离开宗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三十六章 离开宗门

    而自己完全不同,资质不够引起宗门的重视,这几乎是正气门考察弟子的最关键条件,再加上锦医商行的生意需要照料,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当然,自己不会傻傻的去领取任务,上次的亏自己已经见识过,虽然弟子层面已经没有敌人,但难保中高层没人注意自己。

    念此,许昊径直前往段长天的住处,老头精神颇为不好,脸色阴沉如水。

    手里居然罕见的握着烟杆,用力的嘬着,不时吞云吐雾,以刑堂副长老的身份地位,如此模样着实罕见。

    “段长老,为何如此愁闷?”许昊并不见外,直接迈步而入,整个正气门中高层能允许他如此随意的也就只有段长天。

    “唉”老头看着自门外走进来的许昊,无奈苦笑着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烟杆。

    “还不是禁地被盗的事,掌门要求限期破案,可实在没有线索,单凭一张上古符篆也是毫无头绪。”

    宗门禁地的事发生虽与其不相干,但查案却与刑堂有直接关联,没有任何线索,自然有人借此向其发难,造成刑堂最近忙的不亦乐乎。

    “此事,你可知晓什么消息?”段长天凝视许昊,他当然不会认为是其所做,能够拥有上古符篆,绝非普通人,即便三大国的皇室也不可能拥有。

    那玩意儿,即便正起门掌门有没有都不好说。但不知为何,老头面对许昊就是有种感觉,踏实的感觉。

    “呃……”许昊听后眼神一闪,略犹豫了一下道:“事实上,我多少知道一些,但我不想作证。”

    “怎么说?”段长天双手紧抓扶手,露出大喜之色,随即眉头又紧皱的轻声探问:“如果你拥有线索,会得到宗门丰厚的奖励!”

    原本没报什么希望,却万万没想到,许昊居然真的知道些线索,若真如此,自己也能轻松许多。

    “我不需要。”许昊摇头,而是略有深意的凝视段长天,沉声道:“我劝你也不要再细查了,哪怕遭到责罚,那天我正在中枢峰,走在小路上,确实看到了一个可疑的女人,她,并非我正气门人。”

    “哦?”段长天一怔,随即露出惊喜之色,可很快的他便重新严肃起来。

    这不是正气门人几个字,让其心头电光一闪,老头在正起门内虽算不上老谋深算,却也不是傻子。

    细细思量,背后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这——”段长天老脸凝重,盯着许昊,想从其眼眸中再看出什么,却毫无所获,但老头仍然未动,脑海思绪同时飞速转动。

    “此事非同小可,如、如果真如你所述……那可是……”

    老头终于忍不住,甚至略显结巴,如果真是如此,即便自己作为刑堂副长老,也难以应对。

    “呼……”段长天轻轻喘息,紧紧攥了攥拳,点头应道:“我知道了,此事自会想办法,老夫虽然整日面对各种宗门争斗,可毕竟成长于正气门,若真有高层投敌,我绝不会置身事外!”

    然而许昊却是暗暗摇头,对此不以为然,他本想只字不提,可这老头帮过自己,于情于理,稍微透露些线索也无碍。

    最关键的是,许昊也不希望黑魔教将正气门击溃,毕竟自己是这里的弟子。

    波诡云谲的斗争,绝对也会影响修行,段长天与自己不同,对方乃是生于此地,感情深厚,可也就会对其产生牵绊。

    武者世界,实力为尊,一切都是旁枝末节,再多的阴谋诡计,抵不过挥手一击。

    段长天不傻,自然看出了他的意思,无奈苦笑道:“老夫和你不同,除了感情之外,我年龄不小了,想要再进一步都难,何况跃升至更高层次?”

    尽管说的自然而然,可语气之中的些许落寞还是无意之间泄露而出。

    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优柔,段长天轻咳了一声沉声继续说道:“对了,这次你找我有何事?”

    “想领取个外派任务,需要段长老帮忙。”许昊直接表明来意,虽然宗门任务可以随意领取,但称心的往往难求,早已被人占据。

    此时,由宗门刑堂副长老出面打个招呼,便又不算什么。

    “你想要离开宗门?”段长天眉头一皱,这倒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他颇为严肃的凝视许昊道:“你刚刚进入宗门时间不长,所得有限,想要进一步成长,总门的资源及知识可比在外面强的多。”

    “多谢。”许昊微笑,这老头虽然不是自己的师傅,却比较善良,说话为自己前途着想。

    “但我自己的想法。”

    他没有多说,双方都是聪明人,浪费嘴皮子反而是犯傻。总门能给自己的支持已经有限,毕竟五毒真经与一般功法不同,而这又不能与段长天详述。

    “既然如此,老夫帮你。”段长天点头,凭自己刑堂副长老的身份,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向老头告辞,回到住处后,许昊再次与许诚、郑樊以及曾柔告辞。

    他们三人是宗门以及自己重点培养的力量,没有打扰的提高实力是目前首要任务。

    “哥,你为何非要离开?商行有爹和刘胜照顾,目前没有任何势力再敢捣乱,发展的颇为顺利……”

    “就是,老大,这里没你在,我总感觉不踏实。”

    “是啊,留下来吧,有什么事情还能商量。”

    ……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很是热闹,正气门内斗严重,尽管弟子层面已经没有麻烦,可仍旧心中不安。

    事实上,凭借丰富的经历,他们早已能够独挡一面,如今的不舍与挽留更多是情感方面的因素。

    “好了,又不是永别。”许昊露出淡淡笑容,面对几名追随自己至异域他乡的手下和亲人,能够感受到他们心中的情义。

    “我能够随时回来的,这样只是更自由而已。”

    紧跟着,他面容一整,立即严肃的看着他们道:“此次我离开后,你们要努力提高修为实力,韵娇峰主是段长天的朋友,看起来为人不错,她铁心培养你们,机会颇为难得一定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