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细研阵法-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三十一章 细研阵法

    当然不是离开正气门,而是找个任务,远离总门,顺便指挥掌控锦医商团的发展,生意是自己绝不能放弃的重要产业。通过霍明远的例子已经证明,成为跨国商行后,手中掌握的资源并不差于皇家。

    当然,在此之前,自己还有件东西需要得到。

    “宗门灵泉……”许昊喃喃自语,眼眸射出贼兮兮的光芒,这副摸样,哪里有什么五毒教老大的样子?反而更像个准备坑害客人的奸商。

    迈步来到中枢峰后山,这里是一片茂密树林。

    羊曲小路径直穿过树林深处,丛林三分之一的距离左右站着数名侍卫。

    这些侍卫实力不俗,均是顶尖弟子,修为足有问道期巅峰,其中甚至有一名凡天境初期的执事镇守。

    这名执事中等身材,留着八字短须,身材消瘦,坐在木椅上颇为悠闲,此地的镇守任务平日里几乎是无所事事。

    即便其他守卫,虽然分列两侧,也是张嘴闲聊,打发时间,看样子很是懒散。

    “嗯?”就在这时,蓦然间前方小径走过来一名弟子,样貌稚嫩,年纪不大,略显的茫然无措。

    “站住!”短须执事眼光一闪,站起身沉声喝道,这里虽然鲜有人出现,但偶尔也会有些愣头青般的新弟子不识路寻过来。

    “什么人?”

    来人年纪不大,听到这话倏然一愣,随即脸上露出讪笑之色,略显拘谨的挠头道:“对不起,我是练气峰弟子,不认路,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短须执事露出傲然的表情,喝道:“这里是宗门禁地,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擅入!”

    “禁地?”年轻弟子一愣,看样子俨然压根就不知道宗门居然还有禁地一说,畏惧的同时满脸的惊诧。

    “哼哼。”短须执事冷笑,越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沉声道:“你若真的够优秀,以后自会有宗门长辈带你来此地。可惜,只有极少数的人有资格,资质达不到前十甚至前五的程度,就不要多想了。”

    “啊?”年轻弟子露出失望之态,俨然这个机会十有**不会属于自己。

    念此,他只能拱手道谢,而后转身离开。

    可是就在拐弯之处,视线不及,此人却是倏然一闪,蹿入旁边的林子里。

    轻轻在脸上抹了抹,年轻弟子面容变换,竟然换了一副面孔!出现的,竟然是许昊!

    对于此地他当然有所了解,陈志岩等人皆来过此地,宗门灵泉乃是正气门的核心,只有资质最优异的弟子才会获得垂青,得到沐浴的机会,只是像是许昊这种人即便挤破头也不可能。

    他当然压根不指望通过正常手段获得这个机会,既然得不到,干脆就自己抢。

    宗门禁地,使用的是阵法防御,除了正门有人看守外其他方向根本不可能进的去。

    这方面许昊早已有所了解,但他必须尝试,确实没可能之外再想其他方法。

    因为想要从正门进入非常困难,哪怕使用献魂符控制看守也无济于事,因为宗门禁地的钥匙掌握在各峰长老以及宗门副掌门手中,每次开启必须经过一名长老和宗门副掌门同时才能开启。

    “呼……”穿过树林,许昊径直来到禁地大阵外围,淡淡光晕闪烁,仿佛一层薄膜撑起。

    乍看没有任何不起眼之处,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不是常人能够想象。

    许昊愕然的凝视这座大阵,他学习符纹已经有了相当的时间,对此道即便不算行家也能看出一二。

    “这他娘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啊”许昊眼眸凌厉,逐渐透出失望的光芒。

    面对这座宗门禁地的阵法,他心中几乎瞬间便沉到谷底,单纯的防御阵法,至少以自己目前的阵法知识来看没有任何取巧之法,凭自己所知只能强硬攻破。

    然而一旦如此做,也就会瞬间暴露,别说无法获得灵泉沐浴的机会,就算脱身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呼……”许昊轻轻吐气,按照自己的资质,根本不可能被宗门选中,哪怕自己击败所有新弟子也只会被认为凡天境之下最强而已,将来成就有限,晋级的希望仍旧为零。

    没有晋级希望的新人,再强也只是垃圾!

    他轻轻捏了捏额头,虽然明知没有任何希望,但仍旧围着这座大阵步行,直至抵达尽头,大阵径直嵌入中枢峰,而岩石更是被阵法加持坚固如金精。

    这里没有任何防御,仅仅凭借阵法便足以隔绝一切!

    许昊并不甘心,他努力在脑海里翻找能够想到的办法可却毫无所获,这方面,他的知识和能力毕竟有限。

    “无解……”许昊脑海里只有这两个字,至少目前如此。用毒,自己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但阵法方面自己也只是入门而已。

    即便天赋足够,可基础摆在这里,无法和其他自小研究阵法的师兄弟们相比。

    此刻,他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去,朝着宗门藏武阁而去。

    阵法本就是小众,宗门缺乏此道人才,所以类似书籍都是公开的,借此鼓励门人弟子学习。

    即便如此,由于耽误修炼,大部分人仍旧不会选择。

    整整数天,许昊独自盘膝坐在地上,手握书卷,关于破阵的办法,他想尽了一切却仍旧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但至少通过阅读,许昊的阵法知识与见识再次有所提高。

    “呼……没有一种能够周全。”整整一周,许昊每日往返于藏武阁,尝试寻找办法。今天,他的脸色依旧阴沉,迈步而出,再次朝着禁地而去。

    如今许昊对于宗门禁地的大阵已经颇为了解,此阵名为“八门铁甲阵”没有其他特别之处,完全的坚固防御阵法,原理不复杂,可越是如此,越是难以逾越。

    天色已暗,树林阴冷。

    八门铁甲大阵的莹莹光芒照耀出别样色彩,许昊站在大阵近前,观察着每枚符纹的变幻流转,露出颇为痴迷的表情。

    此阵,对于初入阵法一道的他来说,绝对是座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