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咬牙成交-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三章 咬牙成交

    “卖不卖?不卖还减。”许昊从头到尾都是表情平静,看着人畜无害,可越是如此越像个无赖!

    “不卖了!”孙褚愤愤咬牙,心中怒火无处发泄。

    “好。”许昊迈步就要进屋,许诚愣愣的听着二人谈判,完全傻在当场。

    张口闭口就是金豆子,那玩意儿,他甚至都没见过……

    然而此刻的孙褚看了看手中的枯火藤却是满脸肉疼,心中滴血,这东西砸在手里,可是整整一枚黄橙橙的金豆子!

    整个实家村,除了地主和大户外,兜里能存的下几枚金豆子的屈指可数。

    “慢着!”孙褚狠狠咬牙,商人最终抵不过利益的诱惑,他猛的转回头,看向许昊吼道:“成交!”

    说完,居然剧烈的喘息起来,仿佛将他的肉自腰间割下一般,可见刚刚的决定要下多大决心。

    许昊背对着他,眼眸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比起成日刀口舔血,这种商道上的谈判,简直就是小儿科!对手便是鱼,只要让对方上钩,自己便掌握了谈判的底牌。

    “走。”付完帐,许昊带着许诚走进院子,仿佛胜利的英雄,朗声道:“明天给你买个猪蹄尝尝。”

    “真的——?”许诚瞪大眼睛,嘴巴张了又张,崇拜的看着哥哥。

    许昊撇嘴,区区个猪蹄居然把他兴奋成这样?实在是丢人!他忍不住拍了许诚头顶一巴掌:“瞧你这点德性,你哥我说话什么时候食言过?”

    当然,对于弟弟,许昊骨子里总是带着家长的心态,能够帮助其成长,他绝不会小气。

    “太好了!”许诚眉飞色舞,孩子依旧是孩子,尤其穷苦家人,平日见不得荤腥,立即高兴的手舞足蹈。

    夜晚,月儿偏西,露水浮地,一片凉意。

    许昊和许诚二人吃完晚饭便回到厢房鼓捣起来,直至亥时才迈步来到母亲孟芳的房间,二人眼眸均挂着些许兴奋,若是能将母亲的眼睛治好,对于全家来说将是天大的喜事!

    尤其是许诚,心中抱着期待的同时又有几分担忧,他不清楚哥哥配的药是否有效。

    可整整一天下来,许诚原本的心态已经改变,哥哥看起来确实是有一套的……

    “咚咚。”许昊轻轻敲了敲门,屋里依然点着淡淡的油灯。

    “谁啊?”

    “娘,是我。”

    “哦,进来吧……”孟芳的声音不大,疲惫混杂在其中。

    虽然眼睛不好使,可她白天也要做很多事,这个家原本便风雨飘摇,更是离不开女人的力量。

    许昊和许诚迈步而入,爹已经睡着了,娘则坐在床头,看样子也准备要睡了。

    “啥事啊?”孟芳慈爱的伸手,招呼他们过来,发现两兄弟居然都来了,轻轻摩挲摸着二人的头。

    母爱尽显,虽然疲惫,可却从未表现出任何的不耐。

    “娘,隔壁王婶家里送了碗粥,说给您尝尝。”

    “啊?这么晚了还送粥?”孟芳愣了楞,现在可是亥时,很多人家都熄灯睡觉了。

    “您先尝尝吧。”许昊伸手将粥碗递过来,这是他想出的办法。

    生硬的将药给她,必然会麻烦,将药混在粥里则方便不少,总之先吃下去再说。

    孟芳虽然怀疑,但还是伸手尝了尝。

    “味道有些怪……”她皱皱眉,尽管如此可长年勤俭的毛病,使得其绝不肯浪费任何食物。

    既然是两个孩子拿来的粥必然没有问题,孟芳大口的吃了起来,穷人家平日里几乎吃不饱,何况劳作一天。

    “嘶……怎么越吃越热……?”待碗里的粥快要吃完,她眉头紧蹙起来,额头汗水滴落。

    “啪!”

    瞬间,连手里的碗都端不住,碎了一地,孟芳双手捂着肚子蜷缩起来。

    “娘!”这幅样子把许诚吓的浑身一哆嗦!赶紧上前想要搀扶,心里七上八下,已经完全不知所措。

    后悔,他有些后悔自己这么轻易的相信哥哥。毕竟二人是孩子,怎么能随便配药呢?胡乱给娘吃东西,万一出事,后悔都来不及!

    “嗯……?”许擎也被惊醒,看到这个状况被吓了一大跳,他紧紧蹙眉,翻身而起,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许擎醒后翻身而起,脸色铁青,伸手将孟芳抱到床上,接触她的身体,犹如着高烧一样滚热,情况严峻。

    许诚脸色难看,泪水在眼角打转,哀声道:“那药……那药……哥哥他……”

    “娘的眼睛应该快好了。”许昊打断许诚,迈步上前,伸手握住郑芳的手腕,探动其脉搏。

    “什么?”许擎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瞄了眼地上的碎碗,心中顿有所悟,他狠狠盯着许昊喝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喂你娘吃了什么!”

    院子本来就不大,这里的吵闹,已经将许岳恒惊醒,他也披上羊皮袄走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老头紧张的问,最怕家里任何人身体出毛病。

    对穷人来说,哪个人生病,即便是最普通的感冒由于没钱购药都可能是致命的。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许昊不想解释,这时候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不会获得谅解,最好的办法就是看疗效。

    “娘,您感觉身体怎么样?”他沉声问,手始终握着孟芳的脉搏,探查身体变化。

    “烫,浑身像是着火……”孟芳虚弱的应声,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仿佛大病一场。

    许昊点头,沉声凝视她继续问:“是不是奔着双眼去了?”

    “嗯?”孟芳细细感受,果然,这些淤积全身的热量已经开始向上涌!最热的地方就集中于双眼。

    “是的,眼睛火烧火燎的!”

    “这就对了。”许昊微笑,不顾旁人,捏紧孟芳的手腕道:“放松,全身放松,不要抵抗药力的扩展,冥想引导它们汇聚到双眼。”

    虽然不明所以,但孟芳还是本能的按照儿子的话做。

    “嗯!”片刻,她突然用力挣扎,身子翻转,像是欲呕吐般趴在床沿,黑色液体自面部流了下来。

    此刻由于其脸朝下,没人看的到其面容,这液体好似从其嘴巴吐出来一样,恶臭的气息让人心惊!

    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吐出如此恶心之物?必然是除了极大问题,如此景象,让在场除了许昊外的所有人都吓呆了。

    “这、这、这……!”许岳恒大惊,老脸颤抖,喊道:“快送到村里孙郎中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