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修为跃进-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二十五章 修为跃进

    原本不通顺的地方,都被彻底贯通!

    整整半个时辰的颤抖,许昊体内犹如火山般,在高热与力量的集合下彻底融合。强悍的源气,裹挟着毒气,铸造着他至阴则阳的肉身宝躯。

    慢慢的,周身的色彩也同时开始融合,由彩变黑,再由黑逐步沁入身体内部,许昊的皮肤只留下斑斓色块,若乌云与山峦。

    如纹身一样,落在皮肤表面,显出狂风暴雨,雷鸣电闪之间掀起惊涛骇浪,山河大地尽数摧毁!

    许昊的身体如同一方世界,演绎着开天辟地般的洪流,任凭地动山摇,他却始终神色平和,俯视着世间变幻。

    随着时间流逝,风雨渐歇,化为泥石,顺着臂膀向下流淌,淹没了山川大地。

    而此刻的正气门也乌云缭绕起来,雨水逐渐落下,直至瓢泼,持续不停。这种长时间的暴雨天气,在此地并不常见。

    宗门内无论高层亦或是弟子,个个心中惊异,却无从探究。

    这场暴雨持续了整整两天。随着时间流逝,许昊身上所有的图案都化为一潭泥水。

    没有了之前的颜色和壮丽可却增加了厚重,泥水之中仿佛蕴藏着浑沌之气,缓缓流动似潜龙入水。

    最后,所有的泥水汇聚,化为了一潭……

    正气门的天穹也蓦然云开雾散!光芒照耀,普照大地,天气大好!空气清新让人身心舒畅。

    “呼……”不少弟子深深吐气,展了展双臂,精神抖擞,走出屋子,准备去聆听师长讲经。

    然而此刻,让他们惊诧的是,连续失踪将近两日的许昊居然出现了!

    人们还以为他说完大话后便径直跑路了,谁曾想,这家伙不但没走,居然还大摇大摆的出现!他不是说三日之内履凉国不放人,便要收拾孽龙帮的皇室精英么?

    算起来,今日可是最后一天了,大家倒要看看这许昊到底怎么收场?

    空气清爽,日头颇足。

    许昊丝毫没有任何挑战孽龙帮的意思,悠闲的独自朝练神峰而去,这些日子,许诚、郑樊和曾柔几人,皆在韵娇的护佑之下,防止遭到孽龙帮的攻击。

    毕竟在这里,孽龙帮的成员数量相对较少且三人乃是练神峰的顶尖精英,重点栽培对象,所以享受了师长的庇护。

    没办法,如此资质,即便多少违规,韵娇也愿意扛住压力。

    “许大哥!”许诚、郑樊以及曾柔三人在见到许昊后,脸上蓦然露出惊喜之色,这些天他们提心吊胆,整个门派里都是老大的消息,真真假假应接不暇。

    若非韵娇的拦阻,他们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出去寻找许昊了。

    “你们居然达到筋膜境了?”许昊扫视众人,露出惊喜之色,自从到达正气门后,在资源的助力以及师长的扶持下,这三人的修为飞速增长。

    如今,居然也达到了这个层次!

    自己可以凭借经验以及毒功的强大优势,不曾想他们居然也如此厉害,天赋的优劣,当真是习武的重要保障!

    “嗯,我们最近刚刚突破。”许诚点头,随即脸色凝重道:“哥……孽龙帮那里你准备怎么处理……?前阵子我们托人打听了,咱们商行的人,凡是在履凉国的都被抓进了官府,罪名五花八门,什么非法买卖、通匪、售卖假药等等……刘胜、瘦狼、大脚还有彤芸姐他们都已经被抓了,对方在边境还扣了我们的商船。”

    说到这里,几人个个咬牙切齿,自家兄弟姐妹被抓捕,他们如何能不气恼?

    “他们在官府里怎么样?”许昊声音低沉。

    “暂时无碍。”许诚应声,据他们打听,履凉国官府暂时并未虐待锦医商团的人。他们还有有所顾忌的,只有己方四人同时伏诛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毕竟是正气门弟子的生意,他们多少还有些顾忌在。

    “知道了,此事无碍。”许昊摆手,眼眸冷光闪过,沉声道:“我们没有倒下,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眼下,就看谁狠了。”

    说到这里,他露出淡淡笑容。

    这笑容随和无意,可却仿佛蕴藏了庞大力量,阴寒风暴肆虐,随时能够摧枯拉朽!

    亥时,月夜高悬。

    弟子们皆回到住处,而孽龙帮却颇为紧张,尤其陈志岩更是如此,始终与族人在一起,即便眼下朝精英弟子住处而归也跟着四名随从。

    虽然谨慎,但几人神情明显放松下来。

    “哼!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原来就是个说大话的怂货!”

    “就是,一名外来的布衣,能有什么真能耐?”

    “资质不行,但嘴巴倒是能吹,在门派里估计能排到前列!”

    “哈哈哈!也是,段长天也是老糊涂了,居然招这种废物进来!这刑堂副长老不用当了!”

    ……

    除了陈志岩,其他几人不停嘲讽着,眼眸射出戏谑的光芒,明显不认为许昊会再按时出现。

    几名随从双臂粗壮,气势昂昂,如果不是走路不方便,估计早就横着前进了。

    渐渐的,天空的月逐渐被乌云笼罩,光线渐隐,来到弯曲小路,这里甚至已经伸手不见五指。路上几乎没有其他弟子,早已回到自己房间。

    “嗯?”有人眉头蹙起,呢喃道:“怎么路边的鱼油灯没点起来?”

    门派的小路也有灯火,即便僻静却也不至于半点光亮没有,今天却颇为奇怪,四周阴暗的仿佛置身于后山中……

    “嘶……”陈志岩倒吸凉气,四周阴寒的吓人,以至于全身汗毛也跟着炸起!他毫不迟疑,立即爆喝道:“小心!”

    这话仿佛当头爆喝,立即打消了所有人的自大。每个人都戒备起来,环视四周,神色严肃、紧张。

    “嘶嘶……”有人用力的闻了闻,腥臭气息传来,闻之欲呕。

    “嘻嘻嘻……”

    蓦然间,阵阵凄厉的女人笑声传来!带着浓浓怨念,渺渺传递,空灵虚幻,久久不息。

    “放信号!”陈志岩尽管作为门内顶尖精英弟子,却并未托大,立即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