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异种蜈蚣-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四章 异种蜈蚣

    李耗将丹药送出后毫不迟疑,立即转身离开,急火火的将消息传回去!

    而许昊此刻则来到了正气门后山,宗门猎鬼任务非常特殊,由于能够获得极多的宗门贡献,因此,嫩雏往往想要选择这一任务的人非常多。

    另外,由于厉鬼的恐怖及危险,凡是敢于猎鬼的人,都会成为正气门的英雄。

    可惜真正能成为英雄并能长期领取这种任务的,厉鬼可不是阿猫阿狗,凶残且无情,没有强大的战力和胆识甚至运气,根本就是找死!

    后山大阵立着两根盘龙柱,走出去便等于出了山门,此地有两对护卫弟子在看守,严密监控任何出入者。

    “站住!什么人?”居中的方脸护卫弟子戒备喝问。

    “参加猎鬼任务。”许昊淡淡应声,同时将身份令牌递出,这里不是客栈,没有宗门允许弟子当然不得随意出入。

    然而听到这话的所有护卫均是一愣,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嗯?”方脸护卫弟子眉头皱的更紧,上下打量许昊数遍,俨然意识到这是个新弟子,明明还未过半年的时间居然提前领取任务,而且还是这种找死的可怕任务!

    护卫没有多言,检查合格后默默点了点头,懒声道:“过去吧。”

    他本就不认识许昊,对其死活也不关心,自己愿意找死和旁人不关。

    许昊径直迈步走出宗门,顿时眼眸一亮!只见盘龙柱前方的景色骤然改变!宗门南部是茂密的原始丛林,古树茂密,雾霭朦朦。

    再往前看,雾气越来越暗直至漆黑,那黑雾活着一样于其中翻滚,遮蔽了苍穹,伴随阵阵嘶嘶回响,诡异而阴冷。

    隐隐的嬉笑与哭泣仿佛切切私语,传自天际又荡漾于耳畔,沁入心头。

    强烈的阴气造就了正气门的奇葩之处,所谓至阳则阴,至阴则阳,四周奇特的环境,形成了阴气中心凝聚出万年难有的绝佳地理,正气门便是那中心孕育出的阳核。

    而东南方向比西北的情况则要严重的多,这里并未用阵法限制,也未开发为年轻弟子的试炼地。

    这里的阴气孕育容纳着大量不受控的厉鬼,要知道,正气门的对手黑魔教最会利用尸鬼的力量,只有研究敌人才能战胜对方。

    正气门尽管不允许弟子学习此道却也不会毫不利用,厉鬼身体内会产生鬼核,这种东西十头甚至几十头才有机会出现一个。

    而这种鬼核,价值相当不菲!在外面的黑市偶尔也会贩卖,却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常人谁敢去干如此拼命的买卖?

    许昊迈步前行,蹿行在密林之中,整个人全神戒备,犹如黑豹,表面放松,肌肉却早已绷紧,随时蓄势待发,他腰间别着把鲨鱼皮包裹的匕首。

    前方黑雾渐渐覆盖了视野,朦朦胧胧,引的周身每个毛孔都跟着炸起。

    许昊之所以选择猎鬼任务,除了他并不惧怕厉鬼寒毒外,这种阴寒所在,毒物也会非常的多,想要尽快提高实力,还要重操旧业。

    如今自己有了凝形武技,战斗力自然又提高了许多。

    “唦唦唦……”

    飞射在黑雾之中,隐隐的虫动声响起,让人汗毛倒立。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前方十八丈,钻心花头蟒,剧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右前方五丈,白额蟾蜍,剧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左前方十八丈,异种蜈蚣,剧毒。”

    “憾心万毒典开启。初级勘究——右方二十一丈,双头乌蛾,剧毒。”

    ……

    憾心万毒典的探查声不断,将各种毒物的位置透露而出。

    “嗯?”许昊眼中透射出阵阵光芒,这里面有些毒物自己完全没听过,尤其那所谓的异种蜈蚣到底是什么?这将他心中的好奇猛然掀起!

    如今能够如此打动许昊的,除了毒恐怕再没其它能够如此打动他的。

    念此,许昊干脆朝着左前方迈步而去,绕过两棵古树,扒开绵密杂草,地上散落着不少碎石。

    刚刚的唦唦声骤然消散,四周的空气也跟着绷紧起来,这种情况异常奇特,小小的空间内,居然有种别样的气势出现。

    许昊眉头紧蹙,右手持匕,左手掰下旁边的粗树枝,在碎石之中翻动。

    “哗哗……”

    面对未知的毒物,他也异常谨慎,自己虽然拥有极强的抗毒之体,也可称为百毒不侵,但事实上,并非是完全的不死之身。

    许昊毕竟是肉身,遇到真正特别或极其厉害的罕见毒物,他同样会承受不住,当年的红怨娇便是如此。

    因此,时刻保持敬畏,乃是五毒教徒必备的素质。

    “嗯?”片刻,在碎石之中,一道白色身影倏然出现!轻轻蠕动的身躯仿佛白玉,只是扎入碎石下泥土之中,整个躯干并未完全显露。

    细长的小腿密密麻麻,很明显这是条足有儿臂粗的蜈蚣!再次用树枝挖掘,估计足有近一尺的长度。

    眼前这东西乍看死了一样,可蓦然间,这条白玉一样的蜈蚣微微一抖!紧跟着,嗖的一声,头颅蓦然自泥土中蹿了出来!

    即便许昊都不禁脸色阴沉,只见这东西头顶竟然千疮百孔长满了芝麻般奇怪的小洞,完全没有眼眸的头颅直看的人头皮发麻。

    “嗤——”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蓦然间,一团淡淡烟尘自蜈蚣头顶孔洞中喷涌而出!

    要知道,这种畜牲无论什么品种,可攻击方式主要靠撕咬是没有区别的。然而眼前这种恶心的蜈蚣却让人完全出乎预料,所谓“变种”二字果然不简单。

    霎时间,许昊鼻子便闻到阵阵腥臭,他不敢怠慢,赶紧屏住呼吸,头顶瞬间传来一阵眩晕。

    “好厉害!”他心中暗忖,现在能让自己中招的毒已经非常罕见。念此,许昊强压不适,脚尖轻点,灵猫般猛然跃起!

    “嗖!”

    只见这条蜈蚣顺着他的脖颈咽喉处擦了过去,稍晚半点,便能穿破,血溅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