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厉鬼肆虐-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一章 厉鬼肆虐

    “唉?”弟子们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刚刚还气势凛凛,个顶个的凶,可眼下却纷纷傻了眼。

    “怎么回事……?”一名微胖弟子颤巍巍道,心中七上八下,说话的同时伸手拍了拍旁边的同门伙伴。然而伸手之下,却感到一片湿滑!阵阵腥味顺鼻腔递入脑海。

    转过头,他蓦然间瞪大眼眸!

    自己身畔站着位满面血迹,蓬头垢面的女人,头顶血浆泉涌一样遮蔽了脸庞,手中湿滑以及腥味都来自于此。

    “啊!”猛然凄厉惨叫自女人口中爆发,耳膜欲穿!微胖弟子哪儿敢怠慢?立即伸手攻击!武技施展,面对厉鬼毫不手软。

    不止这名弟子,四周其他方向也纷纷传来激烈的战斗声。

    “轰隆隆——”

    弟子们各展神通,将武技纷纷施展,霎时间,怒吼、轰鸣、喝骂声混杂!

    邢堂附近原本人并不多,平日里颇显冷清。此刻,立时热闹起来!嘈杂声立即引起了部分宗门中层的注意。

    “怎么回事?”刑堂长老扈近川率先蹿了出来,与此同时,数名高级执事等也快速迈步而出。

    段长天坐在房间内为许昊四人讲解着不同层次修炼需要注意的要诀,以及其中奥妙之处,然而刚刚叙述个大概,外面便传来阵阵吵闹声!

    鉴此,他眉头紧蹙立即起身向外而去,许昊四人也紧随其迈步而出。

    只见外面浓雾之中,大量弟子正在拼命互相攻击!每个人身上都带上,很多已经受伤倒地,甚至其中有两人已经脑浆迸裂,倒在地上,死状颇惨!

    “住手——!”扈近川目眦欲裂,在自己地盘前居然发生如此怪事,简直岂有此理!

    只见其单手挥动,劲风呼啸!强大力量瞬间将附近浓雾吹散,紧接着,老头单手擎起,阵阵金光绽放,若佛光普照。

    蓦然间,道道牢笼坠落!

    这些依旧厮杀的年轻弟子们被尽数禁锢,无法动弹且周身挂伤,可他们仍旧惊惧的颤抖,呼吸急促的喘息着。

    “呼呼呼……宗门闹鬼……宗门闹鬼!”

    “天啊!怎么回事?谁来救救我。”

    “呜呜……太可怕了!”

    “父皇,我不修武了!不修了!”

    ……

    哭嚎、惊惧、痛楚声持续不断,战斗的时间不长,可却彻底将这些娇贵的王宫贵胄吓破了胆。

    段长天站在扈近川身畔,二人脸色很严肃,尤其扈近川作为刑堂当家长老,他的修为足有凡天境后期!老头年纪比段长天还大很多,一生杀伐,达到这个成就颇为传奇,只见其凝视众人道:“都给我清醒——!”

    这道声音似炸雷一样,震的别人脑仁生疼。

    受制的弟子瞬间一怔!犹如醒醐灌顶,蓦然清醒过来。

    大家互相对视,满脸茫然,不解的看着四周的一切,那里有什么厉鬼?分明都是同门而已……

    “怎、怎么回事……”众人互相对视,不敢置信,刚刚的一切太过真实,可瞬间画面变幻似玻璃破碎,一切又重归正常。

    刚刚如同大梦初醒,让弟子们心惊。

    “幻境……”片刻,这些孽龙帮的人瞬间明白过来,而如何会这样,他们却毫无头绪。因为自始至终,附近都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难道是……”

    此刻,有人蓦然想起了刚刚的浓雾,这,倒很是可疑。只是已经被吹散,现在如何查证?

    “你们来此做甚?”扈近川低喝,刑堂可不是日常部门,主要负责执法维纪,平日里哪儿来这么多弟子?

    “我……!我……!我们我……”这些孽龙帮成员本来气势凛凛,可若直说是找许昊寻仇,私底下可以,但面对邢堂长老公然说出来却是不敢。

    宗门虽然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绝不会允许此事公开,尤其当着宗门长老,说自己向新弟子勒索,然后被人家收拾了结果现在来寻仇,别说对方帮不帮自己,这个脸也丢不起。

    扈近川老脸铁青,见弟子们迟疑,再次怒喝道:“都哑巴了?你们来干什么!”

    这话声如炸雷,吓的在场众人皆是一哆嗦,前面一名瘦高个的孽龙帮成员不敢迟疑,立即应声道:“我们正好路过!”

    “路过?”扈近川脸色露出质疑之色,这话显然是假的,但他们却不想说,老头环视四周,赫然发现这些人不时敌视的凝视着自己身侧。

    老头本能的望过去,这才注意到许昊等人。

    “你们是谁?”扈近川似乎发现了什么可又不确定,作为宗门中高层,刑堂长老地位尊崇,平日里都与正副掌门议事,弟子间的恩怨从不会入他的眼。

    “扈长老。”段长天立即微笑应道:“他们是我带入宗门的几名……”

    “我问你了——?”谁曾想,扈近川虽然与其同在刑堂供职,却丝毫不给其面子,居然直接打断他且态度不善。

    “我——”段长天顿时一滞,面对弟子,这位自己的上司确实不留脸面。可惜,宗门内部势力复杂,万事都不可意气用事。

    “我叫许昊,练气峰弟子。”许昊眸中光芒一闪,并未多言,大方的迈步上前应声。

    “练气峰?”扈近川眉头微蹙,上下扫视他道:“你不是练神峰的人?吴晴那丫头可许久没来看老夫了。”

    “吴副峰主时常向我提起您。”许昊顺着声音便说,局势不明,但显然对方和段长老不是一路,既然如此,那便很可能和吴晴关系不错。

    如此的话,自己干脆顺着忽悠即可。

    许昊脸不红心不跳,张口便来,连段长天都愣住了,那吴晴抢走许昊明摆着是恶心自己及练神峰,难道二人现在关系如此的好?

    “嗯……”扈近川听后满意点头,神色稍缓,转回头看向孽龙帮成员道:“你们孽龙帮成员多来自练气峰,弟子之间的矛盾可以私下解决,但若在刑堂搞事,我第一个不饶!”

    老头语气低沉,但上位者的气势凛然,话音出口,震的众人心头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