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拦路抢劫-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零七章 拦路抢劫

    如果真如吴执事所述,那便完全不同了。

    “这……”吴执事略显迟疑,老脸微红的呐呐道:“理论是这样的,但需要修炼到相当境界……据说我们的创派老祖曾触摸过那个层次……”

    “啊?”这弟子张大嘴,眼眸瞪的滚圆,忍不住惊呼道:“创派老祖?听说当年他老人家已经达到了扶摇境巅峰!那、那几乎是传说中的境界!”

    “扶摇境巅峰!”许昊倏然张大嘴巴,对于问道期之后的修为层次他所知有限,后来曾向段长天请教过才得知,凡天境之后还有五大境界,包括凝体境、扶摇境、血元境、浑沌境和鸿蒙境,但哪怕对这见多识广的老头来说,那都是传说中的层次。

    如今由于源气的强悍,造就各峰峰主都是凡天境,甚至正副掌门可能都是凝体境的强者。

    但扶摇境巅峰,自己可是见都没见过,想来那已经脱离凡胎,距离神不远了……

    “呼……”许昊禁不住轻轻喘气,怪不得这些弟子惊呼,想来自己如果是阵法师,听到这话也会五雷轰顶般。

    “吴执事……”

    在场所有弟子皆幽怨的盯着老头,他还不如不说,说了反而更打击人。要知道,别说那种境界,普通弟子能不能突破凡天境就是一大关!

    往往百名问道期九层巅峰的弟子,能有一人突破至凡天境就谢天谢地了。

    而资质越高,基础越雄厚,这个几率也就越大。至于更高的境界,在场的弟子们想都不敢想!

    “咳咳,不说这个了,今天继续主讲符纹铭刻……”

    说着,吴择伸手提起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笔道:“我和马副峰主不同,他教你们刻画符纹,讲究熟能生巧,事实却是如此,但并非一点技巧没有。”

    说着,他随意在桌上的宣纸上,画了枚符纹。

    乍看颇为普通,可实际上却浑然天成,落在纸张上,闪烁出淡淡光泽。

    “每枚符纹之间都有联系,甚至有的非常相似,建议你们把类似的符纹分类学习,这样便于记忆和区分。另外,你们刻画符纹拿捏的不够,不建议注入源气,应首先掌握熟练度。否则,不但刻画不成,纸也会烧掉。基础符纹你们大多已经熟练,现在先跟我将这月新学习的一百枚偏门符纹重新习练一遍!”

    说完,每名弟子赶紧提起玉笔,纷纷刻画起来。

    许昊同样为之,只能参考别人,直弄的七扭八歪,不成样子,相比其他弟子,他这个入门者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吴择特意看了许昊这里一眼,随即眉头紧蹙,暗暗摇头,露出淡淡的不屑。

    其他弟子也偶尔斜眼好奇的观瞧,本以为来的是个人物却不曾想符纹水平如此初级!这,简直就是来搞笑的!

    “噗——”

    一名微胖男弟子甚至忍不住嘲笑出声,四周其他人也跟着轰笑起来!顿时,符纹描绘竟被生生打断。

    而只有许昊丝毫未理睬这些家伙,精神完全倾注其中,普通的纸张,不停的铭画。

    开始,哪怕一个符纹都歪歪扭扭,但很快,便逐渐进入状态,至少不再歪七扭八……

    吴择见此紧蹙的眉头略微舒展,凝视许昊自语道:“不错,不错,此子很适合学习符纹之道。可惜,现在开始略显晚了。”

    略晚,只是他的遣词用句稍显保守,事实上,根本就是太晚了!符纹一道知识浩瀚,若想取得成就,除了天生资质外,还有便是从小培养。

    这里的弟子们皆是世家子弟,很多博闻强记,眼下已经能够记住并熟练应用数千枚符纹。

    “若想学习符纹,可以去藏武阁抄本初级符纹录……”吴择来到许昊面前,沉声提醒。

    尽管如此说,他也仅仅是因为符纹师的惜才而已,今天想要从头学起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完全放弃正常修行。

    “多谢吴执事。”许昊微笑点头,自己符纹的基础知识过于欠缺,相比在场的学生们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然,他并不气馁,来此的目的,便不是为了奢求像其他人一样成为阵法师,许昊学习符纹和阵法乃是另有目的。

    渐渐的,他铭画的越加有模有样,进步速度远超常人,只是许昊已经不再进入吴择的目光之内。

    直至讲经结束,许昊离开这里,天已暗沉,夕光昏黄,他径直朝着藏武阁而去,准备抄本初级符纹录。

    然而就在其顺着山路前行之际,前方却渐渐响起了嘈杂的怒吼声!

    “凭什么?”

    “我们每月只有这点福利,交出来还修炼个屁!”

    “做梦!你们孽龙帮欺人太甚了!”

    “就是,居然要三成!你们干脆来抢算了!”

    ……

    “嗯?”许昊眉头紧蹙,只见前面倏然跑来了三道人影,居然是郑樊、许诚和曾柔。

    他们气喘吁吁,见到许昊后眼眸骤然一亮道:“老大?月底了,孽龙帮真堵在这里拦路收取新弟子的福利,每人要给三成!”

    这件事,原本就已经在他们刚入门时对方就已经宣布,可真到了眼前,还是让新弟子们无法接受。

    “所有人都收取?”许昊淡淡问,他不相信对方如此嚣张,敢面对整个门派的弟子们肆意妄为。

    “不,若是资质优异的新弟子加入孽龙帮就可免去,或是金刚团和铁军之类团体势力的人也能幸免。”

    “原来如此。”许昊点头,招手道:“不管他,我们过去。”

    说罢,他大踏步径直朝着藏武阁而去。此时,前方空地围拢着不少人,而地上则躺着数名新弟子,尽数嘴角挂血,身躯抽搐,可谓出手不轻。

    只见当初在膳堂教训新人的陈玥涵也在这里,她双眸寒光迸射,婀娜娇躯缓步而行,站在新弟子们面前,环视众人,压迫力惊人。

    刚刚还群情激愤,眼下个个都老实起来。暴力,永远是解决纷争最直接有效的手段,既省时又省力。

    “哼!”陈玥涵凝视众人,目中杀机迸射,她声音森寒道:“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