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符纹课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百零六章 符纹课程

    整整一夜,许昊完全没有休息。他双手持续按照法诀上的线路运行源气,臂膀时而有虎啸释放。

    翌日,紫气东来。

    只见许昊盘膝而坐,双眸紧闭,神色平静。蓦然间,他猛的睁眼,两道精光自眸中飙射而出!若神兮普照,紧跟着猛的起身,许昊单手蓦然出拳,虎头凝聚于拳,毛发清晰,黄黑交错,怒目圆睁,张口震耳呼啸惊人炸开!

    若非房间阵法阻隔必会吓到四周。当然,虎头并未飞出,真要在房间里释放必将屋倒房塌,东西毁的一毛不剩。

    “呼……”许昊轻轻喘气,沉声自语道:“熟练度还是不够,战斗起来,脑海还要思虑源气路线,这仍旧不够。”

    事实上,以他凝练武技的速度来看已经极其优异。仅仅一宿就有如此成就,心性可以说远超常人。

    日头高升,天已亮。

    站起身,许昊再次朝着炼气峰而去。

    每日这里都会讲经传道,新弟子均会来此听课。可惜,由于功法的区别,对许昊已经渐渐没有太大的用处,慢慢他便对此开始有所取舍。

    整整一月过去,他虎啸拳已然可以熟练使用,威力颇为惊人,若融入毒气则更是强上加强!

    可惜,许昊对于魂力凝源仍旧心有期冀。

    这需要用厉鬼寒毒凝练的方子辅助,如何获取非常耗费脑筋。

    念此,许昊干脆迈步来到炼神峰,这里是郑樊等人在上课的地方。整个山峰面积颇为广阔,气势雄浑。

    没有炼气峰高耸,却稳重、凝厚。三峰弟子可以自由去任何山峰,没有什么限制,只是大多数不会如此。

    此刻,山上的第一堂讲经已经结束,众多弟子从殿宇内走出来。

    “许大哥!”

    “老大——”

    “哥!”

    许诚、郑樊以及曾柔三人见到许昊后,双眸倏然一亮!没想到老大会出现在自家山峰上,纷纷围拢而上。

    他们的修为实力居然已经快要达到练髓境,凭借十八岁不到的年龄,他们的成长速度相当快!

    这引得四周练神峰弟子们的侧目,他们可都是本次段长老想办法特招进来的,乃是炼神峰的顶尖新弟子。

    如今居然管一个炼气峰的新弟子叫老大,简直无法忍受。

    然而四人才不会去管这些,他们骄傲的走在这山峰上,肆意畅谈。

    “老大,我们去藏武阁了,那里的功法貌似没有你给我们的韦陀心法好……”郑樊率先询问,关于老大给自己的心法,他们这些日子以来仔细研究后早有收获。

    但这实在不可思议,若说许昊有机缘获得不错的功法,可超越无上门派内的藏品着实让人不敢相信!

    “呵呵。”许昊摇头,并未详细解释,而是沉声提醒道:“你们继续修炼自己的功法即可,但莫要将这东西透露给门派和外人,以后对外只说自己修炼的是门派九转炼气法诀即可。”

    功法不特意细查,光靠战斗并不容易辨别种类。

    “是……”三人点头,尽管心中有疑问却也没有多问,老大能有如今的成就,身上秘密当然不会少。

    “我们回去吧,待会是阵法讲经,很少人学习这个。”许诚声音随意,然而这句话却让许昊倏然一怔!紧接着神情严肃起来。

    原因很简单,他脑海里刚刚灵光一闪,倏然泛起个念头。

    “炼神峰擅长阵法而阵法可以”许昊呐呐道,随即眸中光芒闪过道:“我去听听……你们先回去吧。”

    “啊?”三人张大嘴巴不敢置信,老大居然对阵法感兴趣?那、那东西可是会耽误修炼的!

    然而许昊却没有解释什么。说完,径直朝大殿内走去。

    炼气峰与炼神峰峰主之间关系不睦,弟子几乎没有人去对方那里学习,可许昊居然大喇喇的走入其中,丝毫不以为意。

    殿宇内可容纳几百人的空间,如今只零星的坐着不到十几人,每人身前木桌上都放着玉笔和宣纸。

    要知道,炼神峰乃是三峰中最精研阵法的。正气门的阵法师,几乎都从这里走出来。

    可即便如此,肯钻研这一道的也很少,眼下才区区十几人而已……

    这些人大多身形消瘦,有的小眼微眯,看起来唯唯诺诺,见到许昊后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上方则坐着名枣核脸的白须老头,此人眉头微蹙,显然没见过许昊。

    “嗯?”他略显疑惑,因为在许昊抵近后,见到其胸口炼气峰弟子标志更是一怔,没想到会有炼气峰的弟子到这里。

    看模样丝毫不觉奇怪,竟大喇喇的坐到了自己面前位置。

    “咳咳——”当然,老头并未多言,轻轻咳嗽了一声,四周弟子们顿时安静下来。

    “老夫吴择,你们可以叫我吴执事,今天替马副峰主代课,主将阵法,所谓阵法一道,源于符纹,而符纹一道,则源于自然,自然之道,源于法则……”

    吴择侃侃而谈,每字每句含义颇深。

    “嗯?”许昊眉头扬起,这番话倒是首次听说,心中好奇心大起。同时也如醍醐灌顶,让自己对世间的理解发生改变。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鉴此,他立即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事实上,符纹一道与武道之间就如炼气与炼体之间一般,开始看似炼体更加直接有效。可事实上,若想取得大道成就,两者都必不可少。”

    这话引得下方众多弟子露出苦笑,互相对视,目光透着强烈的质疑。

    这些人年龄二十左右,比许昊大上一些,可修为实力都在练骨、练髓左右,实力在同龄的年轻弟子中都属于靠后的。

    能够进入门内,显然已于此道有所钻研,乃是走偏门进入门内。

    “吴执事,可我们修为都已经多少被耽误,咱也没见过任何阵法师能在武学上有大成就啊……”蓦然间,一名面貌清秀的男弟子张口提出质疑。

    这话显然是由心而发,虽然略微驳了长辈的面子,可涉及众人的利益,大家有如何能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