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收服人马-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十章 收服人马

    不过凭他的实力,确实让二人心服口服,能把自己倔强的大哥给降服,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做的到。

    许昊微笑,没有抗拒,自己要的就是对方心服口服。之前的打斗只能让其在蛮力上认可自己,可若想让郑樊归附,只能靠这种办法。

    就像头蛮牛,很难驯服,可一旦归顺便极其可靠!

    “很好。”许昊满意点头,伸手拍了拍郑樊的肩膀,朗声道:“起来,你们跟我来吧!吴婶,您先休息,我明天来给您换药。”

    说着,他带着自己招揽来的三名新手下迈步离开院子,径直朝着村里的张记肉包店而去。

    一路上,几人瞬间引起了村民的侧目,敢把老爷杀了的许昊,拼命三郎郑凡以及他的手下瘦狼、大脚,四人走在一处,惊呆了所有人的眼眸。

    仿佛看到土匪与山贼的组合般,纷纷远避。

    “许哥。”郑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蛮劲,朝许昊恭敬问道:“为啥俺和别人打架,都能赢,咋就赢不了你……?”

    大脚立即赞同道:“就、就是,俺、俺、俺们大哥可是很能打的。”

    他结巴的伸着脖子,长相透着几分猥琐,略显佝偻的黑瘦身体,怎么看都是个乞丐一样。

    “闭嘴!”郑樊狠拍他头顶,沉声道:“把舌头捋顺了,我和许大哥说话,你别插话!”

    大脚以及瘦狼立即缩起脖子,对于大哥的命令,从来不敢不服。

    许昊笑了,这小子倒也直,他看了对方一眼,道:“先跟我吃饭去,吃完,我再告诉你。”

    贩卖肉包的张记店铺,在村子里算是相当奢侈,郑樊从来没尝过,哪怕看上一眼他都不敢,害怕肚子里的馋虫让自己疯狂。

    瘦狼以及大脚就更别提了,从小就是孤儿,父母死于满月潮,能够活下来便已经是奇迹。

    香喷喷冒着热气的包子上桌,闻着便让人口水直流,年轻男孩没有足够的肉食补充,完全无法长肉。

    桌子旁的几人,一个赛着一个的如同瘦猴。

    如今三人第一次品尝肉包,仿佛饿死鬼般,瞪大眼睛,口水淌下,一声招呼呼噜噜吃起来,搞的满脸都是油……

    那副样子,惹的四周其他食客侧目鄙夷。村民当然有贫富之别,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大户人家。

    “许哥,你居然有钱买肉包?”郑樊边吃边问,原本对许昊佩服,眼下简直是敬佩的五体投地!

    人家这么能打,还有钱,自己成日卖命却连口荤腥都见不到,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再看手下的瘦狼和大脚,吃起来简直已经没了人样。自己这个大哥,混的实在丢脸……

    “不算什么。”许昊笑了,手里的筷子轻轻戳了戳,骤然压低声说道:“以后带你们杀几个人,也就有钱了。”

    吃的口水横飞的瘦狼以及大脚蓦然间一怔,脸色骤变!嘴里的肉差点喷出来,他们虽然是打架不要命的混混,可年纪毕竟不大,杀人这种事,二人可想都没想过。

    “好的!杀……”郑樊本能的应声,可反应过来后,同样瞬间呛住了。

    “咳咳咳……!”

    他用力的咳嗽,眼睛里满是泪水,作为青年咋听到许昊的话,心脏剧烈跳动,被紧张与不安缠绕。

    “许、许哥,你开始拦路抢劫了……?”郑樊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眼神之中满是惊骇,很明显,这种事他倒是悄悄想过。

    但一来不敢,二来自己年龄小能力不足,况且家里还有老娘,自始至终都仅是想法而已。

    “胡说!”许昊提起筷子猛敲他脑门,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他严肃道:“我怎么会干那种下作的事!别丢老子的脸,我这叫劫富济贫。”

    郑樊、瘦狼以及大脚没有说话,但眼神已经暴露了他的想法,什么劫富济贫,还不是抢劫?

    “况且我杀的家伙都有取死之道。”许昊补充,招手又要了一壶烧酒,啧啧喝了起来,没有丝毫愧疚。

    年纪不大,额头顶着墨刑,大喇喇却不加掩饰,许家人也只有他一人这样,再加上穷人苦哈哈就开始喝酒吃肉,俨然就是个败家货。

    四周的食客虽听不到他们话,也没有说什么,可看他却纷纷摇起头。

    “什么取死之道?”郑樊来了兴趣,眼睛睁的滚圆,他倒很想听听其中的道理。

    “因为得罪我了,他们若不死,我就会遭受威胁。”

    许昊这番话说的简单明了,再清楚不过,虽然长的文质彬彬可此时脸上的冷冽却散发着嗜杀的凶悍,如今郑樊面对自己的这位大哥,感觉早已彻底不同。

    不是尊敬,而是变为了崇拜!五体投地的崇拜!

    “好了,吃饱了就跟我来。”说着,许昊站起身,顺手带走几个肉包子,扔下二十枚铜板,这个钱,足够普通人家吃一周的。

    随便午饭便花出如此价格,看的郑樊三人眼睛瞪圆。

    “大、大哥,我也想混成你这样!”瘦狼羡慕的抹着嘴,双眼冒光,穷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如今见到许昊自然崇拜至极。

    “呸!”郑樊狠狠踩了他一脚,沉声道:“大哥是你叫的?叫师公!”

    他的意思已然非常明显,虽然没磕头,嘴上喊大哥,却已经把许昊当师傅了。

    瘦狼以及大脚张大了嘴,没想到大哥居然自己降低辈分了,他们二人更是随之低了两辈……

    “师公……”

    “师、师、师公。”

    “好了。”许昊摆手,面对这顺带而来的徒子徒孙有些无奈,好在二人虽然看着猥琐却还比较忠诚。

    “辈分虽然如此,但你们以后还叫许大哥就好,我和郑樊有点事,你们先回去吧。”

    “是!”三人倏然站直,这跟班算是靠在许昊身上了,上山下海,只需一道命令而已。

    待瘦狼与大脚走后,郑樊跟着许昊迈步来到后山,破庙前空地上,许诚竟也站在这里。

    “哥!”许诚轻声喊,俨然已经等了一阵,自己的这个哥哥自从上回被打后,性格变了很多,让他琢磨不透,今天居然让自己在这里等,却不知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