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当街杀人-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二章 当街杀人

    天昏沉,寒风瑟,古朴书卷缓缓而开,梵音自归墟而起,直通九霄,飙射出无尽星点。

    白帆摇,纸衣折,灯笼排排长明灯,亡灵大道归路引……

    “他娘的!哪来的糟老头?给老子滚——!”

    许昊天怒骂,挣扎而起,经历大量幻境后终于清醒,他双眼微眯,手里紧握着一把砍柴刀。喊完,再次感到一阵晕眩,难以站稳,咕咚一声坐在地上。

    “大道分阴阳……同流不合污……鸿蒙分三千……世事无定数……”

    “什么声音?”他用力揉着双眼,耳畔嗡鸣,面前依然模糊。

    只能隐隐看到一全身黝黑,留着长须,短发擀毡,躯体佝偻且神色畏畏缩缩的糟老头正看着自己,对方穿着件破羊皮坎肩、黑棉裤,满脸皱纹饱经风霜。

    低头看,老头用破红绳权当腰带,勒在腰间,满身的泥土加带补丁的黑棉裤,根本就是个穷掉渣的苦哈哈!他最讨厌这种打扮邋遢的老家伙。

    “嗯……”许昊天眼下实在没有力气,口中干渴,声音也异常沙哑。仿佛大病一场,周身没有一处不酸痛。

    蓦然间,一盏水碗贴到了唇边,清水如泊泊清流顺着嘴唇流入喉咙,甘甜舒爽。

    “孩子,你、你这是怎么了?咱家世代都是务农的老实人……勤勤恳恳,从不招事惹事,你要不是粗心脏了老爷的鞋,又怎会被打成这样——”

    刚刚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满是关怀和疼爱,只是有些絮叨。

    “快点说!”许昊不耐的怒吼,恨不得抽他俩嘴巴。

    “老爷咱惹不起,以后长点眼!”老头吓的一激灵,张嘴应声,这回总结的非常到位。

    “老爷……?”许昊天定了定神,恢复冷静,随着清水下肚,意识才开始稍稍恢复,视线也终于清晰,原来四周已经站满了人,皆可怜的看着自己。

    转回头,只见刚刚那枯瘦老头正泪眼婆娑的端着水碗,身躯微微颤抖。

    低头,他的旁边还站着一名十来岁,满脸雀斑,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穿着件足有铜钱厚且不太合身的粗麻衣,消瘦柔弱,不长的头发粘结在额头,同样泪水不停的滑落。

    冷风灌身,冻的许昊天不禁一颤!

    他眉头紧蹙,思绪转动,嘴里居然自言自语的叙述了起来:“我是许昊,今年十四岁,因为贪玩不小心在街上惹到了练武的大爷,被对方在头上打了一巴掌……”

    “啊呸——!”许昊天狠狠吐了口痰,自己简直快跟神经病一样。

    “孩子,那练武的马大爷,功夫很强,在村里无人能敌,刚刚你当时应该赶紧跪下磕几个响头……否则也不会……”老头看着孙子的可怜样继续哆哆嗦嗦的说着,眼眶越加红润,但提起马大爷时,他的眼中却又透射出几分崇敬。

    四周围观的群众同样点头,露出崇拜之色。

    “别废话!”许昊最受不了话多之人,再次怒吼咆哮,气势犹如怒狮。

    “啊!”老头吓的又是一激灵,不知为何孙子突然变成这样,性情大变!但还是本能的张口总结道:“咱就认怂吧!”

    许昊天看着这老头,胸中情绪复杂,眼前的老头是自己也就是许昊的爷爷许岳恒,雀斑小孩则是小自己一岁的弟弟许诚。

    低头再看自己,不但年纪小,而且身体消瘦干枯。

    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五毒教魔头,任何时候,任何人,都是说杀就杀没有任何顾忌,而眼下居然成为了这种懦弱的小子!

    还有个穷到底掉的家,这,简直太他娘的恶心了。

    许岳恒端起碗,又给许昊喂了些水,郑重的说道:“记住,练武的老爷们就是咱们村子里的守护神,防止我们遭受断天山脉野兽毒虫的骚扰,恩情一定要念在心里!所谓忠信立品,忠良励行,就算对父母不敬,也不能对他们不敬!”

    老头虔诚的模样犹如疯狂信徒,说起老爷两字更是眼眸冒光。

    “嗯——?”许昊没再多言,而是径直狠盯着许岳恒。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性格,皆将目光重新投回老头身上。

    “啊!”许岳恒会意,立即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对了,刚才你让老子给谁磕头?”许昊蹙眉,刚才处于头脑发懵的状态,眼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听到老头之前居然叫自己去磕头?确信应该没听错,给打自己的人磕头?

    毒魔跪下去,谁敢站在前面?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许岳恒听到孙子主动发问,不管其他,赶紧又絮絮叨叨的教诲起来:“当然是练武的马东老爷了!孩子,以后见到练武的大爷,一定要称老爷,对方要是不满,你得立刻磕头。记住,可——不能慢上半点!”

    老头说到这里,特意摆手,同时把“可”字给拉了个长音,着重强调。

    “咱实家村,就是因为虔诚的供奉且敬畏着马东老爷,才获得这么响亮的名字!踏踏实实、实心实意,实家村!连租子地主都比其他地方每家少缴一枚铜板。”

    许岳恒喋喋不休,像是在诉说着一件让他骄傲至极的事,这张嘴一旦张开,没有外力阻止估计很难合上。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却把老头吓了一跳。

    “娘的,那孙子在哪儿——?”彻底反应过来的许昊,倏然翻身起身!手握柴刀,冲了出去!

    完全把许岳恒的话当垃圾一样丢在一边。

    许昊速度飞快,自己在街上刚被救起,那打自己的混蛋应该还没走远!

    别看他个头小,但却如同发疯的猛虎,这副气势,把所有围观的人全都吓傻了。

    村角,日头正高。

    一位满脸麻子,肌肉健壮的挽头华服宽脸中年人正站在路边,他双手倒背,骄傲至极,罗绸长袍绣着猛虎下山图,平添了几分威猛,四周围拢了两名着装暴露的娇媚女子,正嗲声嗲气的阿谀奉承着。

    “嗨。”突然间,一道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

    中年人转头,没发现什么,不由得眉头一皱,待低头看去才注意到原来身后正站着个双手倒背的小男孩。

    “是你——?”他讶然道,这不是刚刚那没长眼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小子么?

    这家伙过来干什么?又想讨打?

    “马东,刚刚是你打的我?”许昊微笑问,别看他年纪小且带着笑脸,但说起话来,却违和的有着一股慑人的寒意。

    中年人愣了,没想到这小家伙敢直呼自己的名字,但还是本能的点点头。

    “太好了!我要送你东西。”许昊大喜,毫不迟疑,也再没有半句废话,蓦然间出手!

    “唰!”

    后背的柴刀双手紧握,狠刺而出!尽管身体瘦弱,但蓄力发动,双手拇指压在刀托之下,拼命朝敌人巨阙穴猛刺!

    姿势专业、精准且爆发力不弱。趁人不备,突然出手,几乎防不胜防。

    “噗!”

    蓦然间,马东只感觉上腹部一股剧痛猛的袭来!那种疼痛,让人几近晕厥,巨阙穴乃心之募穴,人体致命穴位之一。

    若找准点位,用力狠刺,绝无生还可能!

    “你这、这是送、送东西……?”马东脸颊颤抖,嘴角抽搐,不敢置信的看着伤口,又看了看许昊,倒退半步,訇然翻眼,向后翻倒下去!

    壮硕的身体直愣愣倒下,嘭的一声,将地面砸的尘土飞扬。

    许昊始终微笑,大方点头道:“嗯,你叫马东,送‘东’去‘西’天,没错,简称送东西。”

    “啊——”

    凄厉尖叫响起,两名娇媚女子吓的四散奔逃!与此同时,后面大量人影也快速奔来。

    许岳恒以及刚刚围观的人群都冲了过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却不曾想出现如此一幕,全都被吓傻了……

    片刻,他们才逐渐反应过来。

    “天,这、这是怎么回事……?”

    “马东老爷倒了?谁、谁干的?”

    “难、难、难道是这孩子……?”

    “娘啊,杀人啦——”

    ……

    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那种震惊难以言喻,许岳恒更是老脸煞白,浑身颤抖,泪水自老脸上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