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反客为主-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反客为主

    “咔咔……”

    轻轻响动出现,这是头骨即将开裂的迹象。

    许昊丝毫不会心软,即便对方以后可能是自己门派同门,可在这里,大家就是竞争对手!自己可以放别人一马,但前提是对方必须屈服。

    否则,就是自己眼里的尸体!

    “住手!”胡忠豪的手下们看的双眸发红,却不敢妄动,因为许昊但凡用力,自家九皇子必死无疑。

    “服不服?”许昊声音低沉。这次,是他最后一问。

    对方再敢抵抗,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踩下去,乱世用重典,在这石屋内拳头就是硬道理。

    “我服——”终于,胡忠豪厉声大喊,多年的骄傲如今被狠狠砸碎,四周三十几名年轻人皆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有人惊恐,有人兴奋,有人暗喜,看着这位九皇子吃瘪,心中痛快可想而知。

    “很好!把收来的宝药、金豆子都交出来。”许昊的脚并未撤下,仅仅稍微松了些许。

    旁边的尖嘴小弟眼神闪烁,看了看胡忠豪一眼,脸色复杂,肉疼不已。很显然,他们通过收税而获得的东西价值相当不菲。

    “嗯……?”许昊脚底作势重新加力,丛林法则,不能有半点心软。否则,别人只会把你的谦让当成软弱!

    “别!我这就拿!”这位尖嘴小弟不敢怠慢,赶紧将身后放置的一枚布袋递过来。

    许昊看也不亲自看,将东西抛给郑樊,沉声道:“数数。”

    “是!”郑樊心中那个痛快,跟在老大身边简直爽到不行,换做旁人那会如此嚣张?

    而曾柔却是眼光微微颤抖,小丫头心软,对于土匪般的行事之道非常不适应。可她心里明白,许大哥如此做是正确的,在这种地方只能如此。

    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话。

    “三棵千年野山参,两棵百年血芝,一棵灵心草,还有……嗯……?这是什么?”郑樊打开袋子细细观瞧,蓦然间,他瞪大眼睛。

    只见这里面放着一枚金色的蘑菇,淡淡药香荡漾,看起来便知道这不是凡物。

    许昊本能的看了眼,突然,心中一动!

    “金身菇!”他讶然张嘴,这东西乃是强健体魄的至宝,平日里即便十万金豆子也买不到,数量非常罕见。

    自己曾经打听过,此物绝对是有价无市。即便是皇家,也只能偶尔才可以得见。

    国都内皇子众多,争权夺利,所谓狼多肉少,即便九皇子胡忠豪天赋很好也很难能够获得。

    许昊恍然,怪不得这小子犹犹豫豫的,原来是藏了宝物。

    郑樊继续探查,再看袋子里,除了灵药外,还有许多的钱庄金票,每张都是一万枚金豆子,加起来总共有二十七八张!

    “呵呵……”许昊眼眸一亮,暗忖道:“这可是比做生意好赚钱多了。可惜,不是总有这种机会。”

    他点了点头,终于将脚抬起,并伸手自怀里掏出一枚丹药塞进胡忠豪的嘴里,沉声喝道:“这是软骨丹,你的修为暂时用不出来,药效直至明天一早。我叫许昊,在这里宣布,此座石屋就归我们几个了!”

    九皇子的人个个脸色铁青,牙关紧咬却毫无办法。眼下,就连还手的可能都没有。

    老大被对方吃了软骨丹,最强的战力丧失,他们掀不起任何浪花……

    “当然,你们现在归我保护,若有人来此闹事,就是在冲我!锦医商团,今天算是在正气门立下字号。你们平日中毒或是受伤也可以找我们,价格优惠!”许昊刚打了一棍子,此刻又喂下枚甜枣。

    “啊?”这话却让在场所有年轻人愣住了,前面的话并无不妥,可后面这锦医商团是什么鬼?目前只有青霄国的人听过,只是此地很多人并非来自青霄国,而且不管怎样,在宗门内做生意?

    这、这帮人心里怎么想的,他们是有多缺钱……?

    每个人脑海里都在不断思量,今天居然来了这么几个奇葩。胆大包天的将九皇子制住,还堂而皇之的招揽起了生意。

    只是这些疑问他们可不敢表达,现在这四人简直就是一副土匪的面孔,比刚刚的九皇子还要狠辣不知凡几。

    闹不好就敢杀人,谁也摸不清他们的脾气。鉴此,还是干脆什么也别说较好。

    风沙肆虐,呜咽哀嚎。狂风卷动云层,轰隆刺耳。

    阵阵风沙顺着石屋门向内猛吹,靠的近了依旧会受到波及。

    许昊四人占据最里面的位置,看着那些地位最低的家伙们吃瘪,理所应当的安然而坐,对于这种情况曾柔仍稍显不适,但其他三人却理所当然。

    弱肉强食的道理,在和云中城蛇鼠相处时,他们就早已体会过。

    呜咽不断,怪吼瘆人,许昊却不在乎这些,他可是亲眼看到石屋的防御力,就算那头可怕僵尸也很难短时间打破,眼下他们四人两人一岗进行休息,尽可能的保持睡眠及体力。

    渐渐的,时间流逝,噪响也越来越大,直至后半夜,自远方居然隐隐传来凄厉惨叫声……

    这喊声开始人们以为是那些来不及进入石屋的队伍发出,或者是厉鬼释放,可很快的,局势便有些不对起来。

    因为那貌似不是一两人,而是百人以上的怒吼哀嚎,同时伴随着坍塌的轰鸣。

    “嗯?”许昊眉头一蹙,心中暗暗惊诧,这声音貌似来自第一处石屋的方向。

    莫非那僵尸太过愤怒,已经拼尽全力将石屋攻破了?想来这个可能性不小,自己可是占了那怪物一个大便宜。

    好在那怪物智商不太高,以为自己进到第一处石屋里,否则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

    “唉……”许昊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叹气,别人不清楚,可身旁的曾柔是知道的,那群尸鬼可是许大哥给惹来的。

    如果第一座石屋真的被破,那罪魁祸首是谁根本不用多言。

    “太可怜了……”许昊略带哀叹的凝视石屋方向,颇有同情之意,可这话却听的曾柔这小丫头一震恶寒。即便单纯如她,也忍不住脸色发红的嘟囔道:“许大哥,你的脸皮可真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