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治疗吴悦-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九章 治疗吴悦

    躲在角落,看着郑樊跑出去,许昊眼神郑重,回过头,他迈步走进这处土屋。

    室内脏乱,充满了糊味,如此环境病情不恶化才怪。

    “咳咳!”许昊轻轻咳嗽了一下,吴悦转头,看到一个与自己孩子同龄的男孩走进来。先是一愣,随即苦笑道:“孩子,你是哪位?是不是我那不争气的娃又在外面打架了?”

    “这家里没什么能陪你的,郑樊那孩子人不坏,只是脾气太倔,以后你们少搭理他就好。”

    “我是郑樊的朋友。”许昊微微笑了笑,这话倒是让吴悦一愣,在她的脑海里,自家孩子除了瘦狼和大脚外,还哪里有什么朋友?

    除了成天因为打架而来家里告状的,几乎没有别人了。

    “我叫许昊,从家里带了些药,您能让我看看毒疮么?”许昊说的有些突兀,但诚恳的声音,以及人畜无害的文弱面容,还是获得了吴悦的信任。

    毕竟是个小孩,抵触之心小上很多。

    说着,许昊不等对方点头同意,他已经伸手帮忙将吴悦的身子侧躺过来,背朝自己。

    看着她后背的情况,许昊不禁眉头一紧,暗暗叹息,这一个家,只靠小孩子撑着实在不像话!

    “今天若不是我,您后背的毒疮再耗个十天半个月,将很难再治了。”说着,他自怀里掏出一枚小**。

    到处都是毒虫的世界,湿气非常重,虽然人体已经能够适应,可一旦得病,仍旧很难痊愈,相关的药物他还是捎带手制作了一些。

    湿毒疮,配合黑毒蝎、少许石灰以及白火花研磨成粉,能够有效治愈湿毒引起的皮肤病症。

    “我是死是活无所谓,只是放不下郑樊,他爹死的早……打小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吴悦淡淡张口,语气里却充满了眷恋与哀伤。

    许昊将**子里的粉末轻轻洒在她骨瘦嶙峋的后背上,蓦然间,阵阵清凉传来,原本潮湿疼痛骤然减轻了许多!

    “唉?”吴悦眉头一展,本来没当回事,可眼下自己的感受却再真实不过。

    这孩子带的药非常有效!

    “孩子,你带的是啥药?”吴悦满脸惊喜,整个人说话仿佛都恢复了些气力。

    许昊淡淡回答:“这是专治湿毒疮的药,没事的时候做的,不曾想这么快就用到。”

    “你会配药?”吴悦又惊又喜,能够认识一位懂药的朋友,自己臭脾气的儿子简直何德何能?

    “略知一二吧。”许昊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耗费时间,他伸手将吴悦扶起来道:“你的病不能久躺,哪怕生了风寒也得坐起来,后背的毒疮很容易严重,待会我用竹子给你做个简易的推车。”

    许昊看的出来,寡妇吴悦眼下只有上半身还能动,这样的话,做个竹车平日里也不用总瘫在床上。

    病人的心情能够影响身体的机能,所谓治病必先治神,药疗必先疗心。一旦心情变好,疾病也便去了大半。

    “以后用我的药,穿棉袄也没关系。我去找些竹子,做个简易的推车,以后我每天过来给您换一次药,大概四五天毒疮就能暂时消掉。”许昊扶着吴悦倚在土炕边,而后自己迈步走了出去。

    两个时辰后。

    许昊看着扶在竹车上走路的吴悦,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样用不了多久她便能痊愈。

    就在此时,外面倏然跑进来一道黑影!看到许昊后,愣了一下,随即犹如发狂的野兽,狠命挥拳打了过来!

    “许昊,你小子想干什么——!”

    来人不是郑樊还能是谁?只见其满脸青紫,手里握着一袋草灰,已经掉在地上。

    后面跟着他的手下瘦狼以及大脚。

    很显然,他误会了,以为许昊想趁自己不在对付自己的娘。这真的触到了他的逆鳞!郑樊拳风呼啸,怒极而发,出手之狠,前所未有!

    “唉!”吴悦想要阻止根本来不及,儿子这副样子,吓的她浑身一颤。

    郑樊速度之快以及那拼命的架势,当真有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只可惜,他碰到的是许昊,注定了其失败的结果。

    拥有外视能力,许昊身体反应速度远超普通人。

    只见他稍稍后退了半步,避开攻击,脚底随意一伸,郑樊瞬间绊倒!惯性之下失去重心,脸狠狠撞向桌角!

    “嗖!”

    就在他的眼睛将要碰上坚硬的木桌之际,后背被一股力量猛的拽住!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下来,只见其眼眸距离桌角仅有不到半寸的距离。

    若再迟上半步,便会撞上!

    “呼呼……”郑樊傻了,瞪大眼眸,粗重的喘息着,只感觉浑身冷汗淋漓。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残疾,可刚刚的一下若击中,自己将会变成独眼龙……

    不止他,瘦狼以及大脚也是冷汗淋漓,盯着这一幕,心头狂跳,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混小子!人家许昊是在给娘瞧病!”寡妇吴悦既心疼又恼怒,推着竹车来到郑樊身前,狠狠打了他脑袋一巴掌。

    “啊?”郑樊这才回过味来,回头看向母亲。

    原本长满毒疮,状况凄惨,可如今居然借助一架竹车站了起来。

    看着这制作粗糙,设计却异常巧妙的车子,他愣住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个办法?

    否则长时间以来,娘也不会受此大罪。

    他本能的掀开母亲后背,只见毒疮上,覆盖着大量药粉,原本红肿,现在看起来颜色淡了不少。

    “娘,您感觉怎么样?”郑樊探声问,似乎还不敢相信。

    “好多了,凉飕飕的,不那么疼了……”

    “嘶……”郑樊不傻,他这辈子心中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娘,若是有人能够救她,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回过头,郑樊眼神复杂的盯着许昊,却再没有了曾经的狠劲。

    “咕咚!”

    片刻,只见他猛的跪在地上!抬头看向许昊朗声道:“你救了我娘,就是救了我,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说完,猛的连磕三个响头!

    “大哥……”瘦狼以及大脚迟疑了一下,又互相看了看,郑樊的表现能够理解。可给许昊跪地,认其为老大,他们的辈分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