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逼问消息-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逼问消息

    “嗖嗖嗖!”

    数道身影瞬间交织在一处,说起来,来的这王家五人实力颇为不俗,同阶之中基础也算相当稳固,都是天才少年。

    和青霄国的同阶武者比起来,强上不是一星半点,底蕴深厚,招法诡变。

    “嘭嘭!”阵阵黑影闪烁,几个人打成一团,若幽影闪现,难解难分。

    曾柔也没有了之前的娇柔,动作干净利索,似雌虎爆发,大开大合,与对面的女子打的难解难分。

    虽然境界低上一层,但凭借功法的优异,居然也是打的不落下风。

    “不错。”许昊被王坤和另外一名男子围攻,丝毫不乱,同时还能分出注意力看着郑樊几人,见到他们的战况后不禁满意点头。

    他们几个人成长的相当不错,如今战斗起来也颇有凶气。动作果断,脑筋灵活,假以时日必能独当一面。

    这,正是自己所期望的。

    “混蛋……”王坤怒吼,赫然发现自己二对一居然也没法拿下对面这小子。对方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更让自己怒火升腾。

    平日在家族中自己同阶里可以横行无阻。如今,居然拿不下这无名的小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身旁的壮硕同伴早已看不下去,张口爆喝:“王哥,这小子滑溜,用捆仙锁链!”

    这话让王坤双眼蓦然一亮!两人颇有默契的同时伸手,阵阵源气汇聚,柔光绽放,紧跟着,道道锁链凝聚而出。

    “哗啦……哗啦!”

    四道锁链似铁鞭挥舞释放凄厉锐啸,这还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一旦两人的铁鞭碰撞便会瞬间联结。

    配合二人移动和步伐,鞭子会变为绳索将敌人捆绑,若未成功则重新变为鞭子。这让招法变幻无穷,可抽打、可困缚。

    任何敌人初次面对都会手忙脚乱,难以适应节奏。

    “有意思。”许昊将目光收回来,面对两人这诡异的招法,游龙步持续发动,默默点头,朗声道:“很好的招法,源气凝形,变化无穷。”

    王坤二人听后可不觉得骄傲,他们用出这一招原以为能克制敌人。可却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小子居然步伐更快,比泥鳅还滑,在己方二人身侧踏出道道残影。

    “这——”王坤语滞,他刚刚发现对方年龄小,修为整体又比己方低这才下令强抢,谁知居然踢到了铁板!

    “拼了!”

    王坤与同伴同时暗忖,这时候绝对不能退缩。否则,不但得不到好处,还会功亏一篑!

    念罢,他们立即加快速度,拼尽全力发动攻击。源气澎湃,招法绵密。

    两人几乎化为两团光影围绕着许昊,别说人,就是只苍蝇也休想在这等攻击之中突围。

    可惜,敌人的手段,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片刻过后,王坤动作倏然一滞!他只感觉腹部绞痛,紧跟着,强烈的痛楚感自周身飞速提高。那可怕的疼痛,简直非人能受。

    “呃呃”王坤瞪大眼眸,双手捂住肚子,痛苦哀嚎起来。

    不止他,其他打的正欢的王家人,也尽皆跪在地上,哎呦个不停,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许哥。”郑樊面对跪着的敌人,立即来到许昊身侧,悄声道:“段长老说过,让你不要在门派里用毒功的。”

    许昊恍然,拍了下额头,自己确实忘了这一茬。

    他看了看前方枯死碎裂的树精,眼珠转了转,缓颊道:“你们中了树精的毒,千万不要妄动!”

    紧接着,许昊来到王坤面前道:“我们都已经屏气。否则,要承受腹痛很久。我本是郎中出身,倒是可以帮你们。”

    “咕噜!咕噜!”王家的女子脸色难看,想要放屁,可当着双方这么多人,她哪里好意思?俏脸难看的犹如死灰。

    许昊看了看她,立即伸手塞了枚丹药到其嘴里,算是给了对方一个面子。

    “你叫什么?”

    “王娟。”对方身体顿时好了很多,至少不用再强忍腹痛。

    许昊点头,沉声问道:“树精的毒我可以帮你们解决,但是,你得给我讲讲飞升台的事。”

    吞服解药后的王娟脸色由苍白渐渐泛出红润,听到这话,满脸不解的凝视许昊道:“怎么。你们不是从飞升台来的?”

    “我们是特许进入正气门的。”许昊平和应声,看似理所当然。

    “什么——?”然而王娟以及地上躺着的几人却倏然一震!表情惊诧,特许进入宗门的事他们听过。除了都是资质强悍的天才外,往往都要长老级的人鼎力支持,旁人可没这个权力。

    王坤现在心中极其后悔,没想自己真的是踢到了铁板,怪不得对方如此厉害,原来是特许进入宗门之人。

    “我们是今年通过正气门遴选的弟子,本次到这‘试炼谷’的大概有几百人,在进入宗门前,要在宗门外围的试炼谷生存三日以上才可以……否则,便要被淘汰。”

    “试炼谷?”许昊恍然,看来这里就是正气门的试炼之地,只有通过这个试炼才能正式通过考核。

    原来如此,他心中暗忖。

    “是的。”王娟点头道:“这里到处都是危险,同时也会有很多宝物,机会与困难并存。另外,晚上的危险更甚,届时那些石屋将是大家争夺的避难所。”

    “晚上有何危险?”许昊皱眉,对这里了解越深越有利于己方。

    “不一定。”王娟摇头,看着自家兄弟们痛苦的模样略带愁苦的应道:“有可能是恐怖风沙,也有可能是夜鬼行军,千变万化,根据位置不一有所不同,却都一样的可怕。”

    “哦?”许昊脸色凝重,他想了想后,看向地上几人。伸手,掏出几枚药丸道:“我们都是锦医商团的,以后若有需要可以向我们购药。刚刚的药丸,两百枚金豆子一个,算是记帐了,将来都是同门之人,我们以后再慢慢算吧。”

    “啊……?”王坤等人纷纷傻眼,面前这几名特许进入宗门的天才居然是商人?而且一枚丹药就要两百枚金豆子,如此价格,这简直就是敲诈勒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