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抵达庄江-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八十三章 抵达庄江

    这话说的是实情,他俨然已经将许昊与段长天算入自家阵营里,除了将自己的股银送给对方,还通过刑史司尚书黄伺贤将许家的罪名彻底洗刷!

    目的,自然还是笼络人心。

    眼下,许昊已经带着郑樊和许诚走水路,通过边境东门关离开了青霄国边境。

    有边防总将的关系,所有事办理起来再简单不过。

    金矿的事自有锦医商行的人接手。与此同时,通过飞鸽传书他们也收到了国都栾安锦医堂分店的情报消息。

    三皇子胡忠连居然将手中的两成股银让出,同时还帮忙去掉了许家的罪籍!这,让他颇为意外。

    坐在船舱内,许诚和郑樊满面狐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许诚实在忍不住朝许昊问道:“哥,原想这三皇子会报复的,所以我们才多等了半月,却不曾想胡忠连不但没有反而送出两份大礼!他、他什么意思?”

    这件事,同样出乎了包括边防总将周天举在内的所有人预料。

    对于许昊他们再不敢质疑,三皇子都已将此事揭过,其他人又操什么心?金矿自然乖乖交于锦医商行来开采。

    “呵呵。”许昊微微一笑,扫了二人一眼道:“傻子,我们锦医商行自然没有这种力量。但记住你们的身份已经不同了,同时还是正气门的弟子,那可是横跨三国的庞然大物,各国背后的靠山。”

    “他这样做很聪明,是想招揽我们锦医商团,同时也可以招揽门派势力支持,可谓一箭双雕!三皇子不简单。”

    郑樊和许诚这才恍然,虽然二人聪明,可事实上,对于自己即将加入的正气门了解还是不够深,万万没想到皇家居然为了招揽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履凉国,庒江城。

    滚滚江水激流荡漾,纤夫肌肉紧绷,肩膀紫红,拼老命在岸边挣上一口嚼谷,北部的通华平原沃土千里,盛产各种农作物,养育了亿万性命。

    东南边的云昆山脉则云雾缭绕,山高林深,面积颇广,山脉自南而来,到平原百里后结束,其中的仙藤山乃是其中深处的一座高峰。

    远远望去,巍峨雄伟,可却从未有人能够抵达或攀登。除了距离较远外,据传说那里镇压着恶鬼。

    但凡有人试图靠近的,或失踪、或疯癫、或受到严重惊吓,总之没有能平安回来的。

    庒江城算的上是青霄国的大城,处于如此位置始终繁华热闹,沃土养育生灵,生灵斗天斗地,孕育出独有的文化历史。

    高耸的城墙,庄严厚重,比之青霄国的城市大上不知多少倍,云中城更是不能相提并论。

    八座城门,人流不息。

    远处一辆马车正朝着这里赶来,车轱转动,略显颠簸,内里坐着三名青年,正是许昊、许诚以及郑樊。

    挽起车帘,他们好奇的环顾四周,所有一切都如此的新鲜。虽然履凉国面积广阔,但这里距离青霄国的边境并不远,所以路途未耗费太长时间。

    然而越过边境后,风土人情便迥然不同起来。

    马车径直驶入城内,街道建筑皆以石质为主,规模浩大,通常足有五六层高,比木质阁楼要雄伟的多。

    履凉国人的穿着也与青霄国有异,更多选择紧身装束,其上绣着各色花纹,男的身材健硕,女的婀娜多姿,这种服饰和青霄国的长袍区别迥异。

    四周偶尔有佩刀衙役行走,四下环顾,目露凶光,维持着地面治安。

    他们与城墙上的披甲兵士,穿着不同,主要盘查可疑人员,很明显双方各有各的任务,互相并不干涉。

    “那便是衙役?”许诚好奇观瞧,坐在马车里眼冒精光。青霄国的军管体制和这里风格完全不同。

    说到底,他们还是出门太少,尤其是异国他乡,更是难掩心中喜悦,所有的事物都异常新鲜有趣。

    “那些衙役往往都不是好东西,城墙上的兵士相对也许更好些。”许昊淡淡提醒,别人不清楚,自己还是知晓这种行政体系的。

    衙役多比地痞流氓更混账,平日里喜欢盘剥百姓,只是不知这里管理的严格与否。

    街道两旁到处都是行商摊贩,很是热闹。当然,也有大量破衣乞丐或倚靠墙角,或四处讨饭,不停遭受白眼。

    按照飞鸽传书的约定,许昊等人径直来到城东的一座宅院前。

    此刻朱红色大门紧闭,自里面传来阵阵啸声。

    “嗖嗖嗖——”

    那声音节奏鲜明,似裹挟无尽的劲力,听的人毫不烦躁,反而颇为享受。

    许昊三人并不客气,径直推门而入,只见大院内瘦狼、大脚、曾柔以及马涛四人着劲装正在习练武技,汗水布满额头,周身皆已湿透。

    尤其是曾柔,练骨境的实力,以她的年纪以及习武时间来说相当厉害。

    “师公——?你们来了!”

    “许大哥!郑樊!许诚!”

    见到许昊三人,他们连忙停下动作,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眸中射出炯炯光芒。

    近半年时间,原本形影不离的他们都未相见。尤其身处异国他乡,心中思念可想而知!

    如今见到自家的主心骨全部抵达,可谓心中大石落地,遇到任何问题仿佛也不需再紧张。

    “哈哈,不错嘛!找了处这么安静的院子。”许昊满意的环顾四周,虽然这只是临时安置所在,可也颇符合自己的嗜好。

    他环视四周,突然想起道:“唉?刘彤芸呢?”

    曾柔微笑道:“她加入了本城的药师行会。眼下,正忙着锦医堂拓展的事呢。”

    “哦?”许昊讶然,这丫头还真是勤快。

    锦医堂在履凉国的拓展并不在自己最近的日程表上,可刘彤芸居然已经未雨绸缪开始帮忙筹备了。

    曾柔蹦蹦跳跳来到许昊身旁道:“彤芸姐说这里的药学与我们那里区别不少,这几个月都在努力学习。对了,你们一路辛苦吧?我们收拾一下,待会就去给你们准备饭菜。”

    大脚听到这话,立即拦阻道:“都、都、都啥时候了,师、师公今天来,我们给他、他们接风,今天去满、满江楼吃!”

    曾柔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道:“对!那我们就去满江楼!来,你们的房间早就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