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想方设法-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八十二章 想方设法

    “请起。”胡忠连迈步,亲手将黄伺贤扶起,埋怨道:“尚书大人到我这里还客气什么?不必行此大礼!您是老臣了,日理万机,平日身子还需多调养,这青霄国可不能离了你。”

    “呵呵。”黄伺贤微笑,颇为受用,连忙摆手道:“唉……老了,不中用了!再过两年老臣即便不服老,也确是干不动了。”

    二人边说边走到书房待客椅上,分宾主落座,满彤亲自为他们沏上香茶。

    胡忠连听到这话,微微扭脖,啧声道:“唉——?黄大人说笑了!我这里正有上好的龙虎壮骨丹,待会拿两**回去!”

    龙虎壮骨丹乃是北国作为国礼进贡而来的,只有皇帝、太后等少数皇室之人才有权享受。

    如今,胡忠连居然伸手就送出两**,拉拢之意非常明显!

    “这可如何使得?”可即便黄伺贤明白却也颇为感动,这三皇子拉拢人确实有一套。为人之豪爽,较之一般皇子要强上很多!

    “这算什么!”胡忠连一摆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前这位老臣自始至终都没有张口,显然正等自己发问。

    官场混迹久了,个个都是城府极深的老狐狸。

    “黄大人平日公务繁忙,这次将您请过来,是有一事相求。”胡忠连话音一转,没什么好绕弯的,干脆直说。

    “哦?”黄伺贤眉头扬起,缓缓放下手中茶杯问道:“三皇子有何事?老臣能办的自当尽力。”

    “云中郡有个锦医堂,东家叫许昊,他与其父母早年皆被人刻了墨刑,都已经十几年了,我想请您帮他们去了罪身,将刑录中去掉。”

    “嗯?”黄伺贤愣了愣,他原以为是多大的事,在皇子张口时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却不曾想是如此小事。

    给一名普通平民去除罪籍,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随便找个由头即可。尤其还是三皇子发话,更是毫无问题。

    但黄伺贤还是留了个心眼,详问道:“请问,对方的父母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许擎和孟芳。”胡忠连想了想道,他的记忆力相当不错,看过的东西往往过目不忘,虽然许昊的父母名字并未受到重视却也仍旧记得。

    “嗯?”

    听到这个名字,黄伺贤却是一怔,随即眉头紧蹙起来。

    他眼珠转动,明显在回忆着什么。片刻,老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沉声头道:“可是原霍天船运,现名九江船运的掌柜?”

    “哦?你知道此事?”胡忠连沉声问,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苦哈哈,居然让朝中大臣记住,此事想来绝不简单!

    黄伺贤赶紧低头,眼珠微微转动后,低声道:“此事,老、老臣确实知道一二……”

    “当初还是上任的老尚书曾卓所为,那时我仅是侍郎而已,他受霍天商行东家霍中天的请托,让我们订下这许擎一家监守自盗的罪名,据说背后还有大皇子的老师张天罡的条子。”

    “原本此案疑点颇多,可碍于两方面人的关系,这才定下此案。对了!老夫想起来了,啧啧前阵子吏部尚书之前还调阅过许家的材料,貌似就是这个叫许昊的小家伙,听说陛下承诺谁能够去除毒疫便赏一品侯爵的事被其谏言否决了。”

    胡忠连听后眉头紧蹙,呢喃道:“霍天商行,大皇子?吏部尚书?”

    几股完全不搭嘎的势力居然出现在同一件事上,这,绝不简单。念此,他点了点头道:“这么长时间了,你先把许擎一家的罪籍取消掉,就以罪证不全为由即可。父皇万一过问,就说是我定的,那许昊曾给我治过病,有恩于我。”

    虽然在扯谎,但这种事皇帝绝不会细查。

    “这是……”黄伺贤点头,对于三皇子为何插手此事虽然心中有疑问,但他没有多问,自己只是朝中大臣,受命于皇家,有些时候还是少知道为好,只要乖乖做事即可。

    待黄伺贤离开,胡忠连倏然露出冷笑,他看着满彤道:“看来霍家与大哥之间早已暗中勾连了,由他老师张天罡出手,隐蔽性相当高。”

    “那霍天商行是横跨大陆的商团,财力极其雄厚,有他们支持,皇位的争夺将是极大助力。”

    满彤点头,俏脸凝重,隐含淡淡杀意,柔声道:“他们除了对门派以及朝中各大臣勾连外,还细化到与商团合作,这下无论武力、权利或是财力什么都不缺了,打的算盘真好……”

    “大皇子的老师张天罡是个能人,有他辅佐,可谓猛虎插翅。”

    胡忠连点头,叹了口气,盯着她与胡东鹏道:“你们跟着我委屈了,将来朝局变动,一旦换天,会连你也牵扯进来……”

    “三哥说这话就外道了。”

    “三皇子,你不必顾虑我们。”

    胡东鹏与满彤同时说,虽然心中忧虑却也没有动摇。

    “呼……”胡忠连轻轻喘气,他点点头,眼眸清明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就见招拆招即可。另外,这最后结果如何,最核心的便是看正气门支持谁,这方面我们要下大力气!我同胞十三弟便因资质优异被挑选了进去,算是我的人马,可大皇子却有足足五个人,连带门派中手下不知多少。”

    “那几人可都是皇子中的精英。只可惜,我天资不佳,否则也不用非得去争夺这世俗权力。”

    满彤叹息摇头道:“我当年也被淘汰回来,若非十三哥的介绍。我、我也无法认识三皇子你……”

    说到这里,她语音之中略带情谊,既为此惋惜同时也有些庆幸。

    胡东鹏忍不住捂脸问:“三哥,你倒是说说,咱还有胜算没有?”

    看的出来,他虽然性格冲动,可对于三皇子却算是忠心耿耿,否则也不会被请到自家书房内密谈。

    胡忠连微微一笑,沉声道:“原本几乎没有把握,但眼下不同了,若是能通过许昊,将刑堂副长老拉到我们的阵营,那便截然不同!皇家子弟毕竟只是弟子辈,而那刑堂副长老乃是门派高层。通常实力必会超过问道期的桎梏,已经是凡天境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