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三皇子-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三皇子

    包括周天举在内,所有人皆愣住了,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无上门派,那是神话传说中的名字!若非从周天举口中说出,别人只会将其当成笑话,绝不会相信。

    许昊看着在场傻呆呆的几人,沉声道:“我们三人正是无上门派的成员,乃是刑堂副长老段长天亲点入门的。此次处理完金矿的事便要赶往正气门,如果青霄国皇室有问题,就让他们在门派中找我等即可。”

    “什么!”周天举心中狂震,如果最初的话他还可当作对方是在吹牛的话,可这小子说出“正气门”三个字后,事情便截然不同了。

    自己并未说出无上门派的名字,当年也是自皇室的朋友喝酒时才知晓的。

    眼前这许昊居然张口便说了出来,俨然不是吹嘘那么简单了。结合他年纪轻轻的修为以及神鬼莫测的手段。

    这个可能性,已经相当的大。

    “这……”周天举迟疑了片刻,点头应道:“好的,此事,按你说的办。”

    达成交易,他站起身,迈步走了出去。

    周天举佝偻着身躯,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很多。

    外面自己的人马已经被制服,在王开复的命令下,城防军立即放人,撤回营帐。

    数日后。

    郡山金矿的分配权限正式向外宣告,锦医商团的锦医铸造占四成、皇家代理人满彤两成,岳海商行两成,郑师诚的平顺商行占股两成。

    这个消息,震惊八方!

    所有人皆傻了,矿区的分配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知道锦医商行的锦医铸造是什么鬼势力?居然在皇家以及各路豪强的嘴里抢下这样一大块肥肉。

    一时之间,整个国都栾安响彻了这个名字。

    雨后晨初,彤云密布,天光熹微。

    栾安城正中心,金黄的琉璃瓦在大雨的冲刷下,亮泽如镜,就连那磷磷钉头,也映出一道道钩心斗角的飞檐陡壁。参天枝桠,枯叶败尽,仿佛利刃千万,将苍穹割裂得支离破碎。

    汉白玉切成的台基,高五丈,气势恢弘,加以九十九道台阶,高耸入云。其上金銮殿直插霄汉,九梁十八柱,丹楹刻桷,七十二条脊,雕梁画栋,端的是宏伟壮观。

    这,正是国都栾安皇城。

    乾五殿内,三皇子胡忠连端坐自己的书房里,面容刚毅的他手握毛笔,不停书写,看起来有股云淡风轻的气质。

    旁边的座位上则坐着的是一胖硕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胡东鹏。

    他在养气方面俨然要差上很多,呼哧带喘,目露凶光。手中茶杯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如此往复了数遍。

    “啪!”最后实在忍不住,狠狠将茶杯摔在地上!

    只是这根本没有影响胡忠连的笔,他仍旧淡然的写着,每个字都苍劲有力,颇有意境。

    二人的身前站则着位二十出头面容姣好的女子,修为足有洗髓熔炼境,如此年纪相当不凡。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他们的代理人满彤!

    胡东鹏实在忍受不住,倏然起身,迈步走到书案前喊道:“三哥!别写了!好好的事,就这么被搅黄了!这锦医商团是他娘的什么背景?居然敢在虎口里夺食!”

    胡忠连头也没抬,淡淡道:“五弟,你的脾气早晚会吃大亏。此事莫急,区区一座金矿而已,再赚钱能跑的出我青霄国去?”

    “三哥你——”胡东鹏话音一滞,他与胡忠连的位置不同,思考方式也就迥异。

    对方乃是能够争夺皇位之人,对于钱财,更多只是个数字而已,唯一的用处仅仅是多笼络些人心。而自己则不同了,将来继承了爵位除了钱和女人还能追求什么?

    “邢堂副长老段长天,满彤,正气门内可确有此人?”胡忠连写完手中的字这才张口,同时把目光看向满彤。

    他并未着急报复,而是探究起了许昊的身份。

    “有,那是我们的邢堂副长老,为人在门派中比较正派,脑子也活络,前阵子因为毒疫之乱在我们青霄国失踪,据说被黑魔教袭击受创被人救下,目前据说已经回到门派里。”

    “原来如此……”胡忠连点头应道:“看来救他的人,便是这锦医堂的许昊了。”

    “报!”蓦然间,外面跑进来一名披甲侍卫。单膝跪地,双手拱拳,自怀里掏出一牛皮纸信封,看起来颇厚。

    “三皇子,您要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嗯。”胡忠连点头,将信封接过来,掏出里面一跌厚厚的纸页细细阅读起来。

    足足半个时辰后,他才重新抬头,目光之中透着奇异之色,喃喃道:“早朝刚结束,现在官员们应该还在宫里,你去把刑史司尚书黄伺贤大人请过来。”

    “嗯?三哥,你要干什么?”胡东鹏一愣,满脸狐疑。

    他当然清楚那叠材料是什么,乃是锦医堂东家许昊的所有资料,尽管自己也颇为好奇却并未伸手立即讨要,三皇子表面为人沉静,事实上却非常狠辣。

    有些地方可以允许自己发发牢骚,却绝不会允许自己没规没矩。

    “待会你就知道了。”胡忠连淡然说,侍卫已经转身离去。满彤凝视他,想了想后眼中泛出阵阵异彩,骤然道:“你是想……?”

    “嗯。”胡忠连这才点头,露出淡淡微笑,打断她道:“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这么做,比区区金矿要有价值的多,回头你传我的命令,将我占股的那两成金矿也送与锦医堂!”

    “什么——?”胡东鹏听后瞪圆眼睛,咬牙道:“三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两成金矿的价值有多高你可知道?足足数百万……”

    “闭嘴!”胡忠连喝道,眼中寒气闪过,让人冷的直冒鸡皮疙瘩。皇子的威严悉数爆发,这才看出人中龙凤的不同。

    胡东鹏哪儿还敢再多言,立即闭嘴不语。

    少时,外面快步走进来一名官服老者,身后紧紧随着两名侍卫。进屋后,见到胡忠连以及胡东鹏二人赶紧跪拜道:“老臣刑史司尚书黄伺贤,拜见三皇子、五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