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蜡烛施毒-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八十章 蜡烛施毒

    “别动!”就在此时,一把冰冷的匕首突然抵到许昊脖颈!声音低沉冰寒,另外一只手紧贴在后背,随时能够发力。此人,同样是许昊阵营中人,正是蝰蛇帮的老大郑闯。

    他混在城防军中,居然悄然到了这里。

    很显然,郑闯始终躲在暗处,伺机寻找好机会。眼下,他确实抓住了时机将许昊控制在手中。

    “把献魂符的解药交出来!否则,死——!”

    许昊斜眼瞥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你还算聪明,知道伺机寻找我虚弱之时出手。可惜,对于五毒的了解还是太浅了,居然直接用手掌碰触我,而且还抵住不放。”

    他略带可惜的语气让郑闯原本平静的脸庞倏然凝重起来,甚至眼眸开始闪烁、慌急。

    尽管他拼命的抑制,可依旧难以遮掩。

    “你、你!哼,虚张……”郑闯阴寒的道,然而转瞬之间,他便僵硬在原地。紧接着,整个人嘭的躺在地上,极端的痛楚跃然脸上,让其拼命抽搐挣扎。

    许昊摇摇头,刚刚受的伤已经被压制住,他淡淡道:“寒筋露,我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郑闯绝望的哀嚎着,双眸几欲喷血,干脆一掌拍向自己脑门!瞬间,脑浆迸裂,死在当场。

    知道自己必死,他做事也算狠辣至极。

    “你越来越聪明了。”许昊转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王开复,这家伙没有妄动,经过边防总将的事,他已经重新有了判断,所以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绝不肆意出手。

    他看的出眼前这年轻人实在不一般,自始至终,大家都不知道他如何下的毒!

    面对许昊的话,王开复露出苦笑,不聪明?不聪明早就像郑闯一样脑浆迸裂了!

    时间流逝。

    周天举依旧在翻滚挣扎,从军多年,九死一生,到了今天那毅力哪里是常人可比?

    “不愧是边防总将。”许昊很少见到有人在中了自己的献魂符后能够坚持到这么长时间的。但想要彻底的扛三天,没有人做的到。

    鉴此他反而不急,而是径直走了出去,这个动作自然看在几欲疯狂的周天举眼里。

    “你去哪儿——!”

    尽管凄厉咆哮,可许昊就不答话,反而迈步来到街上,那些同样中了献魂符的家伙们此刻早已内心崩溃。

    包括孙连旺在内,拼命在地面上翻滚,哪里还有刚刚那高高在上的体面模样?郑樊、许诚均身着城防军铠甲,站在前方,阻止中毒者自杀。

    见许昊向他们招了招手,二人毫不迟疑带兵将将这些身中献魂符的家伙架起来。

    “把他们带到酒楼里。”许昊声音低沉,重新回到酒楼一层后,立即给每个人塞入解药。

    这么长时间,他们可不是毅力惊人的周天举。

    其中两名女人早已承受不住痛苦而疯掉,即便服下解药,依旧时而哭泣时而傻笑。将来也许能够恢复,但绝非短时间可以做到。

    来回之间,仅仅数分钟而已。

    可对于楼上的周天举,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眼眸之中落下老泪,只是依靠着坚韧和骄傲的内心支撑着自己。

    时间流逝。

    许昊已经将这里全部控制。眼下,只剩下边防总将周天举依旧挣扎着,为了防止其自杀,他被点住气海,捆绑在椅子上。

    这样,即便想学郑闯也不可能。

    “呃……呃……”周天举瘫软在椅子上,凝视许昊,眼神复杂至极,充斥着痛苦、忌惮、仇恨、畏惧以及不解。

    明明饭菜都查探过了却还是中毒,这,未免太可怕了,简直防不胜防!

    “给我解药……给我解药……”终于,这位边防总将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骄傲与狂妄崩溃瓦解!

    许昊看着他,露出淡淡笑容,点了点头,伸手将解药塞入其口中。

    “啊!”周天举忍不住仰脖重重喘了口气,仿佛终于在窒息的深海之中透出头,能深深的喘上口气。

    “呼呼呼……”

    他贪婪的喘息着,胸口不停起伏,拼命吸着四周的空气,可怕的痛楚过后,一切一切都是如此香甜。

    原本的权利、**,皆如云烟般消散一空。

    “以后每两年复发一次,我会给你解药。”

    周天举周身一颤,凝视许昊,神色复杂的张口道:“你、你到底怎么下毒的?”

    对此好奇的可不止他一个人,包括孙连旺在内等人尽皆睁大眼眸,竖起耳朵。

    “告诉你也无妨。”许昊淡然一笑道:“蜡烛,屋里的蜡烛早已被我调换过,饭菜可以验毒,但蜡烛没人会注意。”

    “嘶”周天举倒吸凉气,居然连蜡烛都能用作施毒工具,那这玩毒的手法也太神奇了。此役失败,没什么好说的。他无奈的摇头问:“好、好的,你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许昊微笑,没有多余废话,沉声道:“金矿四成收益归我锦医商行,其他三家各两成。”

    他当然不会独吞,有时候棒子挥舞的同时也要做到安抚,至少这些利益方没有白跑一趟。

    “这……”周天举露出苦笑,他心里当然再明白不过,许昊耗费如此大力气为的什么。可当其说出目的后,依然让其感到难办至极。

    “我这里还好,但皇家和宰相两方利益被如此压缩,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尤其那满彤,能够作为皇家的代理可不是一般人。”

    “哦?那你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人?”许昊微笑问,对于这位神秘的皇家代理人心中确实充斥着无尽的好奇。

    “她来自无上门派,虽然最终一步之差而无缘,却也与门派中的皇家精英交好。那些人比之三皇子、五王爷地位要高上不知凡几,乃是我青霄国皇家背后的靠山根基!”

    四周不少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无上门派,更多是传说中而已。如今自边防总将口中获悉,尽皆张大嘴巴。

    “原来如此。”许昊听后眉头微扬,点头道:“很好,继续按我说的办。回头我到了门派里会通知他们。”

    “啊?”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