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局势逆转-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九章 局势逆转

    “呼,太好了,没事了。”王开复轻轻叹气,刚刚真是危险,幸亏许昊停止下毒。否则,己方必死无疑!

    他看向许昊的目光透着释然与轻松。

    “呵呵。”许昊玩味的看着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凝望窗外道:“阁下,别躲着了,既然眷恋这家酒楼,刚刚又何必离开?”

    这话出口,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心,也随着他的声音再次紧绷。

    “嗖!”倏然间,一道黑影嘭的撞破窗户,猛的蹿入这里!

    出现的,居然正是刚刚离去的边防总将周天举!

    “嗯?”王开复瞪大眼睛,倒吸凉气!刚刚自己的话对方必然已经听到,这下,已经百口莫辩了。

    他心中的懊恼可想而知,自己未免太莽撞了,对方没有吃下带毒的菜肴,四周的重兵也必然还在,今天大家必死无疑!

    “哼,果然是个叛徒!”周天举森然凝视王开复,声音不算太大,却犹如闷鼓在耳边敲响。这王开复身躯倏然摇晃起来,单单声音的强大劲力便让其难以承受。

    说完,周天举转过头,看向许昊。

    这回扫视的更加仔细,从上至下,不放过任何细节。

    “小子,你就是许昊?”周天举目光森冷,投射出无尽寒意。尽管面色不变,可整个人却如同紧绷的凶虎,随时便可释放雷霆一击!

    “不错。”许昊迈步上前,虽然敌人实力强大,威压气势甚至已经将自己的身体近乎禁锢,可他仍旧笑容满面。

    “呵呵。”周天举看老鼠一样看着他,高傲与好奇中带着强烈的鄙视,忍不住冷笑道:“你想在菜里下毒,结果没有机会,如今反而被堵在绝路上。”

    “嗯。”许昊居然没有否认,反而点头道:“我确实想下毒。可惜,我没想在酒菜里下毒,刚刚,我纯粹想要给咱们青霄国的边防大英雄送菜,顺便见识一下风采而已。”

    “啊?”四周所有人都看傻了,完全想不明白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装神弄鬼!”周天举冷笑,倏然抬手,喊道:“进来!”

    说着,一道身影自酒楼下面走了上来。不是别人,正是矿区护卫长徐霆,他满脸仇恨的凝视许昊,森然道:“就是他!这小子的人用一种叫献魂符的毒药控制我,让我听他们的指令,否则便是全身奇痒,连王开复也是被其控制的。”

    说着,将目光转向王开复,目的很明显,要其提出口供。

    绝境之下王开复眼神立即闪烁起来,这时候局势明显,若是承认被控制的兴许还有条活路,否则必死无疑。

    “是、是的……”鉴此,他立即点头。

    两人的话,已经瞬间证实了事情的原委,许昊可谓罪无可恕!

    “哼!找死!”周天举冷哼,怒火汹涌,抬手掌风狠狠拍出!凄厉爆响刺耳,似凤鸣九霄。蓦然间,望德楼的窗户悉数迸飞炸裂!

    四周大量兵将围拢于此,眼带杀气,若非主将的口谕,没有亲自下令谁都不能进,他们早已一拥而上。

    军令方面,周天举治军极其森严,即便天塌了,没有命令他们也不会妄动。

    “噗——”尽管并未击实,可许昊依旧口吐鲜血,震飞到墙角上,倚靠着站不起来,王开复等在场其他人也受劲力影响,连连倒退,狠狠摔在地上。

    “呵呵呵……”只是,许昊倒在地上,依旧得意的笑着。他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位青霄国的边防总将,讷讷道:“三、二、一!”

    倏然间,周天举眼眸猛瞪。

    “呜!”他强壮的身躯倏然躬起!刚刚还威猛无敌的边防总将。此刻,咕咚一声跪在地上。

    紧接着,全身痉挛般的翻滚起来,脸色先是铁青,紧跟着苍白。

    “啊——!”片刻,凄厉哀嚎响起,声音震天。与此同时,外面刚刚参加宴席的数人均是同样躺在地面痛苦咆哮起来。随即满地翻滚,全身被自己抓的血肉模糊。

    如此情况,兵将们纷纷互相对视,不知所措。

    望德楼内。

    “还不动手?”许昊凝视王开复道,眼神没有怨恨。听到这话,这位城防参将猛的一震,呐呐道:“是!刚、刚才我……”

    “不怪你。”许昊倏然摆手,丝毫不在乎。

    双方本就是用药控制的关系,这种情况要比矿区护卫队的队长徐霆好多了,至少他没有主动叛变。

    王开复稍稍释然,伸手冲到窗边,向外猛的射出一道箭矢其上绑着烟火。

    随着这道光芒升起,阵阵脚步声齐刷刷响起,犹如铁甲洪流响彻大地。

    “咔咔咔——”

    这声音引得尘土飘扬,郡城内的城民伸脖凝视,却看不清楚,只能看到重重人影将这里戒严封堵。

    “放下武器!”

    “全都给我老实点!”

    “谁敢妄动!”

    ……

    很显然,这是城防军!他们将边防总将带来的人马悉数包围,并且进行控制、缴械。

    此刻的矿区护卫队长徐霆连连后退,脸色惨白,只感觉一双冰冷如凝视死尸般的眼眸正盯着自己。

    “我、我、我……”他额头冷汗淋漓,眼下不敢迟疑,倏然转身就要逃走!

    然而就在徐霆迈步之时,阵阵奇异音波传来,全身上下随着这音波汗毛炸起。紧跟着,奇痒自四肢百骸倏然汇聚。

    “啊!”剧烈的痛楚汇聚,没抓没挠,可他依旧疯狂的抓,周身皮肤破裂,鲜血横流。

    献魂符若是被主动点燃,所经历的痛苦将更甚很多。

    只可惜,拼命抓挠也无用,反而让其血气扩散的更快,身体的痒更严重,两相叠加,越挠越痒,越痒越挠。

    短时间,徐霆已经成了个血人!

    这里乱成了团,尤其周天举,凭借强大的毅力想要硬挺,却不得门路,只能疯狂的向四周拍打,这栋酒楼在劲风的袭击之下几欲坍塌。

    “轰隆隆——”

    “嘭嘭嘭!”

    许昊倚靠在墙角,吞了枚丹药,静静而坐,面对这热闹的场面,他却是没时间搭理。

    刚刚那一击的力量,着实不轻,伤势虽不要命却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