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身份败露-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八章 身份败露

    酒席上,一身材如铁塔般的黑脸壮汉端坐中间。身姿挺拔,双手平放于双腿,坐在这里便给人无法撼动的气势,至少拥有引气熔炼的境界,距离问道期顶点第九层仅一步之遥。

    他,正是青霄国最重要的东部边防总将周天举!

    难怪能够成为一品边防总将,对于青宵国来说,这等人才简直就是镇边的擎天巨柱!

    只要有他在,便可高枕无忧。

    “嗯,矿区附近也就望德楼的菜色还算不错。孙掌柜,我是个粗人,和你这常年在皇城享福的人不能比啊!”周天举嗡声笑道,上位者的气息扑面。

    坐在旁边的消瘦老者立即笑道:“哎——?周将军说笑了,我虽苟活于皇城,却只是个做买卖的小民而已,哪儿能和将军相比?今天我孙连旺有幸能和将军同桌可谓三生有幸,这事说出去够我吹好几年的!来!这杯酒我敬您!”

    此人便是岳海商行的掌柜孙连旺也是宰相孙天的代理人。说着,他端起酒杯一干二尽。

    别看话中尽是自谦,可他行事说话却颇为得体,诙谐中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此次金矿的事,还要多仰仗周将军了。其中的困难和复杂,我会向孙大人禀报。”孙连旺再次端起酒杯,突然附耳朝坐在旁边的周天举悄声说:“可是,最近我却得到了消息,有其他势力为了争夺金矿的开采权,居然利用旁门左道,下毒控制本地城防军。同时,连您的小舅子也已经着了道。”

    “什么?”周天举倏然蹙眉声音低沉,先是一愣,紧跟着,声似风箱,杀气逼人。

    “有这种事?是谁干的!在哪里?”

    “他们就在这里,据说还要借此次酒席给我们下毒。想来,已经成功混入酒楼里了。”孙连旺冷笑,朝着门外看。周天举同样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此刻,一名杂役正端上菜品,其身后,正跟着满脸紧张的王开复。

    他当然清楚,许昊要于今天向周天举下献魂符,可具体毒如何下且放在哪儿道菜里,他都完全不知道。

    这让其心中七上八下,要知道,眼下这里的所有的酒菜都要经过银针试毒以及侍卫食用两道程序。可谓防卫严密,无论放在酒或菜中都不可能顺利成功。

    此刻,打扮成杂役的许昊,突然要亲自端菜送上去。这下,王开复彻底紧张起来!

    显然,他要在此刻下毒了。

    然而这里的所有兵士护卫均没有半点放松警惕的意味,各种防御和检测手段依然在使用,许昊可如何下毒呢?

    一旦失败,自己的身家性命,可都得跟着玩儿完!

    王开复心中暗自祈祷,就差真的跪在地上。

    可惜,天不遂人愿,所谓怕什么来什么。此刻,不知为什么周天举和孙连旺居然同时起身,不再吃喝,而是迈步走了过来!

    “小厮,这道菜是什么?”孙连旺皮笑肉不笑的尖声问。目光之中,却有着一股幸灾乐祸之意。

    端菜的许昊见二人过来眉头微蹙却并未焦急,而是低头恭声道:“禀大人,这菜叫草堂八素。”

    说着,将菜品递给旁边的验菜侍卫。

    侍卫俨然也是满脸狐疑,不知总将和孙连旺同时起身走过来是何故。当然,他也更加的严肃谨慎。

    伸手,拈起银针,朝着这盘菜的各个部位刺去。相较刚刚严苛了不知凡几!

    王开复见此,只感觉大脑嗡的一声。天旋地转,这是要被当场直接抓包的节奏啊,躲都别想躲。

    他甚至悄悄闭上了眼睛……

    这个情况也被孙连旺细致的抓住,心中越加冷笑。然而片刻过后,银针上却没有半点异常反应。

    “嗯?”孙连旺见此老脸阴沉起来,周天举同样面露不解,将目光看向他。

    王开复睁眼,见到这一幕心中略安!这许昊果然有一套,下毒居然还能让银针没有反应。

    然而孙连旺后面的话却让他的心再次紧绷起来。

    “你尝一口!”

    侍卫点头,用筷子将菜肴夹出一些来尝了尝。片刻,居然仍旧没有半点异常!

    “将军,没有问题。”侍卫肯定的禀报。这话,瞬间让王开复踏实下来,看来许昊是临时放弃下毒了。

    否则,刚刚若想下毒绝难如愿!

    “慢着!”孙连旺老脸通红,刚刚可是自己主动告状的,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这可是实在丢脸。

    他立即叫住许昊喝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许昊恭敬拱手,毫不迟疑的应道:“在下许哲,乃是这里的杂役。”

    “哼!杂役?”孙连旺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望德楼的掌柜呢?叫过来!”

    既然事已至此,他又怎么能就此结束?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小子的真面目揭开。

    喊完,片刻,只见一名老头快步跑上来。气喘吁吁,用力倒了几回,这才恭声张口道:“老、老夫望德楼掌柜,田福茂。”

    “田掌柜,说说,这小子可是你们的杂役?”孙连旺沉声问,眼中精光绽放,凝视对方,但凡有丝毫假话绝难逃过他的目光。

    田福茂看了看许昊,眉头紧蹙,想了又想道:“禀大人,我、我不认识他。”

    这话出口,孙连旺顿时露出得意之色,而周天举则神情严肃,目光中怒气澎湃。

    “他是我的人。”蓦然间,王开复张口恭声对周天举道:“小将王开复,乃是本郡城的城防参将。此人乃是我的属下,大人亲临,我不敢怠慢,所以才将原本不知根底的杂役们撤换。”

    “哦?”周天举神色稍缓,迈步来到近前,自上而下扫视他。道:“你就是本地城防参将?很好,今天我吃的很好。”

    说完,他转头看了眼孙连旺道:“孙掌柜,今天吃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可——”孙连旺不甘的迟疑道。但周天举却径直打断了他:“好了,有事以后再说,我累了。”

    说完,他居然带头大踏步走下了楼。

    随着主角的离去,其他人自然也跟着撤离,原本到处是兵士的酒楼,瞬间空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