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戒备森严-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戒备森严

    “王开复,你能接近周天举么?”许昊转回头,所谓擒贼先擒王,既然他有决定权,那就先拿下来再说。

    “没法做到。”王开复摇头,回答的也算干脆。事实上,他只是个郡城城防头领,和边防总将相比官职等级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别说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司,也很少有机会见到周天举。

    “嗯。”许昊点头,看来这事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困难。他继续追问道:“胡忠连和胡东鹏的代理人是谁?岳海商行在此地的负责人又是谁?”

    蝰蛇帮老大郑闯听到这话,立即拱手接话道:“我们蝰蛇帮始终都在打探着消息。目前,皇家的代理人姓满叫满彤,乃是一位长年经营钱庄的女子,手里产业极多,却颇为神秘。她手眼通天,始终在帮这些二世祖们打点生意。”

    “而那岳海商行的掌柜也正在此地叫孙连旺,是宰相孙天的同乡。”

    “很好。”许昊点头,凝视郑闯道:“这些人的行踪特点你可清楚?尤其是周天举的小舅子郑师诚。”

    “清楚。”郑闯点头,压低声音道:“满彤很是神秘,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只见了她几面而已,都是在客栈门口一闪而过。孙连旺则热衷交际,平日里不停的拜会着本地的各路豪强。至于郑师诚嘛,呵呵他每日几乎都住在‘杏花楼’里与‘小凤娇’厮混,那可是杏花楼里的头牌。”

    许昊听后,轻轻点头,凝视许诚以及郑樊。

    事实上,很多事看似没路,只是没有动脑筋努力出手而已,眼下可绝非没有办法。

    “哥,我们想办法了。”许诚赶紧张口解释道:“小凤娇如今已经是我们的人,甚至连郑师诚也都让我们暗中下了献魂符。可是,就连他也无法对其姐夫上手段。事实上,他就是个傀儡而已。”

    “边防总将周天举平日繁忙,连其发妻都要相当长时间才能见其一面,郑师诚除了重要节日才有机会与其碰面,完全没有任何机会……”

    许昊摇头,淡然一笑道:“那是因为周天举知道自己小舅子是个酒囊饭袋!可对于另外两方的满彤和孙连旺就不同了。他不会既给了金矿又毫不讨功的。作为总将,必会在表面上叙述自己的为难以及此事的困难之处,届时再把肥肉端出才能讨得足够的面子。另外,其他几家尽管得不到,他也绝不会过快的宣布。”

    “这是为何?”许诚在这方面还是显的比较单纯。

    王开复微笑,看来这锦医堂的东家相当了解其中关键,接话道:“为了给这三家巨无霸压力,让他们知道总将周天举为了他们得罪了多少人,尽量讨来面子。”

    “没错,就是制造氛围。”许昊点头,轻轻敲了敲桌子,看向王开复道:“所以,他们一定会分别举办酒席,地点虽然不确定,可届时六常郡城作为矿区最近的地方必是首选!作为父母官的你虽然没有资格上桌,可安全保卫以及安排饮食的任务则必然有份。”

    “这……”王开复略显迟疑,眉头紧锁。按照规矩,自己确实能够介入其中。可那天的护卫层级必然极高,想要在其中下毒同样不容易。

    “呵呵。”许昊冷笑,沉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自有办法。”

    所有人听到这话皆是略显放松,唯独矿区护卫队队长徐霆听到这话,则是默默低下头,眼中寒光倏然掠过,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好了。”许昊朗声道:“这些日子你们辛苦了,务必各司其职,随时将信息和情报汇聚过来,都回去吧。”

    “是!”几人赶紧起身,恭敬的退了出去。

    “哥,你的行程顺利么?”看着他们离去,许诚严肃的面孔骤然一变,长时间以来的紧张,让其眼圈都已经变的发黑。

    郑樊也卸下伪装,脸庞轻松下来。

    “呵呵,还可以,用一万金豆子换了名得力助手。”许昊神秘微笑,对于自己这名新的助手,些许金豆子的代价,简直再值得不过,单单交给自己的寒毒便是无价之宝。

    “什么——?”然而郑樊和许诚却全都傻了眼,什么样的人物值得用万枚金豆子笼络?那,即便对于实力不弱的武者也是天文数字。

    “小家子气!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许昊没有多说,该告诉他们的时候自然会告诉。

    “让你们在这里办事,但时间可不能浪费,你们俩现在修为如何了?”

    他声音再次严肃起来,刚才来不及查探,现在才想起此事,一番探查之下,让其惊喜的是两人居然都已经到达练骨境的层次!

    这个速度可以说是相当不错!

    “嗯。”许昊点头,咳嗽了两声道:“不错,没有将修为放下。记住,这才是你们的根本!”

    “是!”许诚和郑樊相视一笑,他们又怎么可能把自己最核心的根本丢掉?老大的话,始终在他们心头牢记。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

    边防总将周天举始终没有宣布矿区的归属,但他却在自家里单独宴请了满彤,这个待遇,可以说超出想象。即便对方是皇室的代理,可也仅仅是代理而已。

    能劳烦一品边防总将将其请至家里,着实让人惊诧。紧跟着,孙连旺也受到宴请,地点便是六常郡城。

    王开复作为郡城的负责人,当然要提前安排,城内的“望德楼”乃是不二之选。

    闲杂人等一律清空,四周数条街道戒严,保卫层级非常高。

    月色高悬,星斗漫天。

    望德楼热闹不已,顶层的包间内,红色灯烛点燃,各色美食齐备,香气扑鼻。每道菜都要用银针验毒,再由侍卫夹出一些先尝,而后才可以端到桌上。

    就连后厨也戒备森严,尽管是酒楼的厨师,可一样有专人巡视,严查各种食材及可疑人等。

    其中一名年轻杂役,认真负责,将各色菜肴端上端下。

    王开复紧张的站在酒楼内,同样忙上忙下,所谓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说的再贴切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