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客栈密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客栈密谈

    而且,手段异常残忍,尤其是霍家的九江船运,货丢、船沉、人亡,甚至完全没有半个活口。

    反而随后出发的洛江船运的商船,不知幸运与否,竟然全都躲过一劫。

    许昊可无心搭理这些,他独自坐在船舱,手握掌心的玉**,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满眼的珍视。

    “厉鬼的毒,得好好研究一番……”他脑海转动,蓦然间,一道庄严的声音响起。

    “悍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堪究,烈性寒毒,可麻痹经脉,禁锢肉身,受创后会进一步轻微伤及灵魂。”

    “很好。”许昊微笑,眼眸精光绽放,沉声道:“使用一钱白香草、两钱断心蛇、搭配一钱半失心粉……”

    他独自坐在船舱内,甚至再停留岸边城市,许昊也依旧待在舱室中,平日叫人送饭进来,除了研究毒物便是潜心修炼。

    “唰!”指影重重,法决变化,许昊神色平和,但周身却仿佛通透一般,体内九骨连星,闪耀出炯炯光芒,舱室内隔绝了这景象,若有人见到必会惊世骇俗。

    第四层练骨境乃是凡天境最核心的一步,影响武者一生的根基。而许昊则是机缘巧合下突破了人体的极限,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如今有此基础,即便修炼之时也能引起天地异像。

    白日无异,可到了晚上,天空之中的星辰也在随着商船的前行而光芒骤亮。

    犹如在天穹画出一道璀璨的银河。若仔细观察,必会发现这一异向,可惜没人会注意到这一节,更不会想到其中因由。

    整整两月的水路,商船抵达了青霄国的东部边境六常郡城,也是此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地。

    作为边境郡城,这里与云中城无法相比,城内看起来异常脱序,街道脏乱,这是曾经经历过战乱的原因。

    由于靠近边境,城防军数量倒是不少,个个身披重甲,脸带杀气,都是身经百战的劲旅。

    许昊下船,与船头及船员告别。随即,迈步朝着郡城的东升客栈而去,郑樊、许诚都居住在这里。

    这间客栈条件普通,只是在六常郡城之中已经算是相当不错。

    许昊走进客栈,并非饭点,几乎没什么人,然而靠窗的雅座却正见到郑樊、许诚正和几名陌生人坐在靠窗位置,低低私语着,神情严肃。

    “嗯?”许昊眼眸一亮,长时间的行程遇到家里人,感觉亲切。

    “老大——?”

    “老大!”

    郑樊和许诚同样注意到他,均是一喜!眼冒精光,他们倏然起身,大踏步走过来,仿佛找到主心骨一样。

    “哈哈,你们两个在这里过的如何?”许昊调笑道,用力的拍了拍二人肩膀,此时此景哪里还是什么毒魔?就如同邻家大哥哥一般。

    说到这个,郑樊和许诚相视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哥。”许诚叹气道:“我们正在讨论这次‘郡山’金矿的事呢,事情有变,原本探明的储量又有大幅增加,这处金矿可以说是数十年来,甚至近百年来整个青霄国的金矿之最。”

    “眼下,开采权争抢的几乎到了白热化。而我们,处于最劣势的地位……”

    “怎么?”许昊蹙眉,并未着急,三人回到客栈雅座上。几名陌生人赶紧起身,躬身点头,神态敬畏。

    郑樊赶紧介绍道:“他们是本地城防军的参将王开复、副将许哲、蝰蛇帮老大郑闯以及矿区目前护卫队的队长徐霆。这位便是我们锦医商团的东家许昊。”

    参将王开复紧坐在许诚旁边,此人中等身材,浓眉大眼,说话嗡嗡带响:“许大哥果然好气度!小神医的名声在咱们青霄国可谓家喻户晓。”

    “呵呵,许将军夸赞了。”许昊摆摆手,心里已然有了估量,这些人恐怕都是郑樊他们用献魂符控制的,否则地方势力不会轻易投靠他们,更不会如此听话,不同身份的人凑在一处。

    他环视四周,店内颇为安静。但依旧很是谨慎,伸手,招呼几人起身,来到他们的房间内密谈。

    屋内为套间,颇为整洁优雅。

    “现在具体什么情况?”许昊坐在上首椅子上,其他几人各自随意落座。

    王开复迟疑了下,看了眼郑樊和许诚,得到允许后率先说道:“唉……此事颇为复杂,郡山金矿几乎成了烫手山芋,本来参与竞争的有皇城五王爷的儿子胡东鹏,边防总将周天举的小舅子郑师诚,还有岳海商行、云山商行等几家有背景的商行在竞争。可眼下,连三皇子胡忠连也被惊动,如今与胡东鹏联合在一起。目前,肯定是胡东鹏、胡忠连、郑师诚还有岳海商行最有竞争力。其他几家据我们估计,届时恐怕连参与竞争的资格都不会有了。”

    “决定权在谁手里?”许昊沉声问,态度沉稳。这个情况已经在自己的预料当中。否则,此行他也不会亲自过来。

    当然,金矿规模的持续扩大虽然是好事,却也使得想要获得开采权的难度陡增。

    “边防总将周天举。”王开复毫不迟疑的说:“他掌管东部千里边防,乃是一品大将军,我们这小郡城也归属他管辖。”

    “可此事,他也是焦头烂额,毕竟已经惊动了皇城,如今三皇子胡忠连和胡东鹏联合,周天举无论如何也要给面子。自家小舅子肯定同样少不了,岳海商行背后可是宰相孙天,同样也要分一块,单单应付他们已经不易。即便最后三方处理得当,其他势力也不是平头百姓,必定会得罪不少人,这总将之职不好干呐……”

    许昊点头,继续追问:“这些人目前情况如何?”

    “他们有的位高权重,根本难以接触。有的只是个代理人,即便用献魂符也很难……”许诚挠了挠头,毫无顾忌的说道。他如此说,显然已经变向介绍了,在座几人都已用药控制。

    显然,提到献魂符,这几人均是一颤,脸色难看。

    “王开复,你能接近周天举么?”许昊转回头,所谓擒贼先擒王,既然他有决定权,那就先拿下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