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强悍助力-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强悍助力

    “等时机到了,我会召你来履凉国,很多事情我们做起来比较麻烦,但你却不同了,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合力将那里折腾一个翻江倒海,最后连同黑魔教一起剿灭!”

    许昊能够想象,当一只女鬼为自己服务并且肆意杀戮过后的景象,届时还有谁能与自己竞争?

    用金钱堆积无尽资源作为保证,自己也可以更加专注的腾出手来修炼,提高实力才是根本。

    “黑魔教?”苏云脸色倏然一变,略显惊惧的同时也升起无尽的仇恨道:“怎么?你与他们也有仇?”

    许昊本就是因为自己与黑魔教敌对才顺便搭上这话的。却没想,这话算是说到对方的痛处了。

    “算是吧,反正势同水火,你知道他们……?”

    话音至此,苏云双眸几乎变的血红,尖声凄厉喊道:“我生前就是被他们谋害的!那帮混蛋想要炼鬼,将我生生绑起来,弄瞎眼睛后泡在毒液之中腐蚀整整三天!积累无尽怨气,只剩最后一口气后再活活烧死,如今才成为这副样子。”

    “可是化鬼的过程中却出了些许意外,我成了厉鬼之中唯一保持着人类思维的奇葩。这才蒙混过关,偷跑出来。”

    “有这种事?”许昊眉头紧蹙,虽然自己是魔道中人可却从不向着孩童、妇孺及弱者出手,那根本就是侮辱自己的名声。

    这黑魔教居然有人抓捕女人炼鬼,简直是可恶至极,丢了邪派的脸面!

    “我把他们的老花婆子得罪了,害她受了重伤。”许昊声音诚恳,既然是敌人的敌人,那苏云便是天然的盟友。

    “另外,那些家伙,正在用活人研究炼尸之术,想来也是成果颇丰的。”

    “咔咔……”

    苏云牙关紧咬,双眸逐渐血红,犹如发狂的野兽。

    “啊——!”她再也忍受不住怒意,蓦然厉吼,这一嗓子比雄狮咆哮更加凄厉高亢,直穿天穹。浑身气势陡然而起,同样是练髓境强者,气势却远超一般人。

    只见其倏然移动,手指鲜红的指甲直刺许昊的胸口!心脏所在,人体核心,气血也是最充沛。

    厉鬼僵尸喜食人心,这并非谣传,确实有因可循。

    许昊步伐移动,原地轻挪,避开苏云的手指。同时,单手按住其肩膀,另外的手禁锢其手臂,同时发力!

    苏云身体顿时跪在地上,被狠狠制住。

    “冷静!”许昊沉声喝道,然而这女人已经失去理智,怨念与仇恨,让其与人类完全不同。杀机一旦汹涌,便会六亲不认,谁在其身边谁倒霉。

    “咔咔咔——”

    只见苏云身子不动,头颅却直接扭过来,这种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哪里是人类可以做到?

    “啊……”她蓦然张口,嘴里阵阵黑雾喷涌。

    空气之中径直凝聚冰碴,打在许昊的脸上!将其上半身狠狠冰封,僵在原地。

    这时,苏云才清醒过来。

    “嗯?”她看着许昊猛的一愣,随即神色复杂的哀声道:“你是我第一个听到敢于张口承认收拾过黑魔教的人,单凭这个,你便是我心中的英雄。原本我定要与你合作的,可人鬼殊途,将我的狠意挑起,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说完,她轻轻叹了口气,无限唏嘘。眼角,居然泛出泪水,可以想象她有多么憎恨黑魔教,同时又多么敬佩敢于与之对抗的人。

    “没关系。”蓦然间,对面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只见许昊缓缓张口,嘴部的冰碴率先脱落。

    接着,他浑身一晃,头部冰碴也悉数坠落!

    “怎么?你不怕我的寒毒?”苏云瞪大眼睛,她甚至怀疑眼前这男人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是厉鬼?

    “好了,你恢复冷静了?记住我的话,从今天开始,你要劫掠所有从这里经过的商船,当然除了我洛江船运的。届时,船运所获利益会分你一成。”许昊微笑,目的非常清楚和苏云心领神会。

    “同时,包括陆路,你也可以拓展势力。除了我的昌隆车行外也允许你随意为之。但要注意,吸食元阳要有节制,更不能露出你厉鬼的身份。否则,早晚会有大势力想要剿灭你。”

    “好了,带着你的人退下吧。以后我会与你飞鸽传书。对了,将你身上的寒毒交与我一些。”

    说着,许昊取出一枚玉**,递给对方。

    “是。老、老大!”苏云郑重点头,张口毫不犹豫,向**子之中吐出浓郁黑雾。对于许昊,她短时间内居然便产生了强烈的信任与敬佩。

    商船后面,洛江船运的人还有近半在,他们挤在船尾,面对水匪的围堵无处可去,绝望之色溢于言表。

    此时,见许昊迈步走过来,纷纷露出惊喜之情。

    “东家,您没事——?”马学江以及武师吴尘、宋学礼、张东奕等人尽皆惊诧张口,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见到那厉鬼后,便有濒死之感自心底蹿起。

    本以为东家必死,可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好好的……

    “区区厉鬼而已,算的了什么?”许昊不屑摇头,这帮家伙着实胆小,将来成不了大事,最多只能作为随船护卫而已。

    “可、可以后我们的船运生意”马学江脸现难色,现在有东家坐镇才幸免,以后自己和众护卫如何还敢再走这条水路?

    要知道,那可是厉鬼!

    “呵呵。”许昊微笑,盯着这位老船头道:“放心,以后,除了我洛江船运在此地能无碍外。在陀络江上其他任何船运都别想再有生意。”

    “啊?”老头不明缘由,可听到这话却张大嘴巴,好大的口气!若真如此,自家的船行必将在陀洛江火箭般跃升!

    虽然心中对此仍旧有所怀疑,却也升起期盼之念。毕竟,东家的实力自己可是亲眼见证了。

    商船继续东行,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马学江看起来略显没精打采,这次损失太大,折损了不少人手,虽然东家许昊在。可回去,许擎也绝不会有好脸色,必会责备他管理不善之事。

    而他万万不知道的是,随后的陀络江彻底疯狂!各大船行的商船,无论什么背景,连船带货尽皆遭到打劫,没有任何落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