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苏云再现-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三章 苏云再现

    眼下大批水匪已经爬上船,最先被突破的便是那些手脚发软的护卫们。别说打斗,即便弯弓射箭,这帮人也是哆哆嗦嗦毫无力度。

    转瞬间,便死伤过半,水匪也顺利的登上船。

    防御被破,所有人赶紧收缩防线至甲板上,肩并肩围拢成圈,便于防守,双方顿时僵持下来。

    自始至终,许昊都没有出手,他静静的观瞧着浓雾深处。

    “嘻嘻嘻嘻……”蓦然间,前方雾气之中,一道尖利的笑声猛的响起。

    这声音声调悦耳却很是扭曲,仿佛蕴藏着无边怨念,自归墟而起,直听的旁人毛骨悚然!

    虽然不大却飘渺空灵,直入脑海。

    只见前方浓雾之中,驶出一艘红色画舫,其船头上站着两名中年男子,皆有练骨境的修为。

    作为匪徒来说,绝对算是相当了不得!

    二人双手倒背,表情严肃,凶气涛涛却根本不说话。片刻,嗒嗒轻响,只见一道娇俏身影自后方迈步而出。

    逐渐露出容颜,弯弯双眉,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项颈中挂了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

    端的是婀娜多姿,千娇百媚,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比之陀络江畔的秦魅儿也不遑多让,直看的船上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双眸冒光!

    很明显,刚刚的笑声就来自于她。

    “嗯?”许昊却是倏然一怔,这女人自己见过!不正是自己在长春观上遇到的苏云么?然而还未等自己说话,己方不少人就已慌乱,不少护卫惊诧的高喝起来。

    “你、你、你——”

    “小娘子?你怎么跟水匪一起!”

    “小云,你不是说自己是苏城人么?”

    ……

    说话的,皆是那些脚底虚浮,战斗起来疲软无力的家伙们。

    “嘻嘻嘻……夫君们,我来追随你们了……”苏云媚声道,完全不以为耻。

    瞬间,许昊便明白过来!怪不得这些水匪们准备如此充足,时间拿捏精准,原来是这些家伙将商船的行踪向这女人透露了!

    当初,她也曾试图媚惑自己,只是没能成功。

    “那长春观的老道们,恐怕也是你的眼线吧?”许昊玩味的笑道,看着这女人,原本的一切不合理已经能解释的通了。

    只是这些男人如此虚浮,对方手段着实不浅。

    “你怎么做到让他们如此虚浮的?满强是否也是你害的?”许昊声音低沉,媚功自己也见过,可却从没见过有如此威力的。

    苏云柳眉扬起,芊芊玉手掩口,媚笑道:“嘻嘻嘻……我当时没忍住用力过度了,但他可是很舒服的。公子,你那天不理小女便走了,可是让我好伤心,想知道他们如何这么虚浮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话出口,所有人皆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是如何将男人吸成干尸的?简直无法想象!

    护卫们脸色苍白,原以为对方只是个放浪女,却不曾想如此危险。

    说完,更惊人的事发生了!

    她居然直接把身上的衣衫褪下,光洁溜溜的站在这里,妙处尽显,只看的船上众人大眼瞪小眼。这种恬不知耻的行径,她居然也做的出来,简直挑战世俗的底线。

    后面那些水匪则露出痴迷之色,完全不以为意,仿佛早已适应。

    “嘻嘻嘻嘻嘻……”眼下,苏云笑的更癫狂,可谓花枝乱颤,把贞洁和良俗当成垃圾!

    “啧啧。”看着这女人,许昊满意点头,只是魅惑男人的女人自己见过不少,可心思缜密同时心狠手辣,而且还可以这么不要脸的,简直是天才!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他忍不住呢喃,脸上露出赞赏之色。

    旁人听不见,可马学江却听的一清二楚,讶然张大嘴巴,眼下己方可是被敌人的众多水匪包围。别说保住货物船只,就是如何活命都是问题!怎么自己东家居然还夸赞对方?

    苏云脚尖轻点,带着身后两人,嗖的一声径直蹿上商船!

    她距离许昊仅仅两丈距离,二人面对而视,别人均是脸红尴尬,可他们却丝毫无感。

    “嘻嘻……公子,你是唯一能应付我诱惑的男人。”苏云感兴趣的上下扫视,仿佛要将其吞入口中好好含一含。片刻,她啧啧摇头道:“可惜,你船上的货物很贵重,那两箱子托运的珠宝,可是价值近万金豆子!”

    “你、你从哪儿得知的!”马学江听后脸色难看至极,怎么自家船上货物的情况她都清楚?这肯定不是护卫们告知的,因为运输的贵重货物消息不会给低阶护卫知晓,除了自己以外只有两名最信任的武师才知道。

    许昊作为东家当然也有权利知晓,但他并没有详问。

    “珠宝?”许昊蹙眉,怪不得己方被水匪盯上,原来是这个原因。他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这消息应该是长春观的道士们给你的。那帮牛鼻子整日迎来送往,消息灵通,我陀江船运所带货物必是早已被打听的一清二楚。居然让道观成为你们的耳目,不错!好手段!”

    面对这苏云,许昊忍不住拍手道:“你有如此手段,为何要做一名水匪?与其这样,不如跟我混!以后这西络大陆又算的上什么?要是你答应,那几箱珠宝就算是我的聘金!”

    安静、场面彻底安静下来。

    “什么?”这回轮到苏云张大嘴巴,连同四周所有人都将眼眸瞪圆。

    如此恬不知耻,手段阴狠,来路不明的女人,东家居然要将其重金聘过来!他、他这是糊涂了么?

    愣了片刻,苏云蓦然间笑了,这回的笑容之中没有半点刚才的魅惑,反而正经起来。

    “呵呵呵……就凭你——?”她一字一句的看着许昊:“招揽我,你的小命如今可都在我手上。”

    “是么?”许昊不屑的晃了晃头,蓦然间,阵阵雾气自其身体向四周扩散而开。

    这些雾气如同活了一样,居然自然流动,绕过洛江船运的人,径直朝着四周的水匪们的身上缠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