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江匪劫船-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二章 江匪劫船

    -------

    而且,是在短时间内快速耗尽才会有如此极端枯槁之状。

    “元阳耗尽?怎么可能——”马学江呐呐重复着许昊的话,老脸抽搐,满是惊恐。

    如何强大的力量可以造成如此的元阳流逝?

    望着满强的眼眸,尽管眼窝早已深陷,可眼眸里却始终透着深深的惊恐、绝望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情绪。

    如今哪怕仅仅凝视其眼眸,稍稍触及他那早已凝滞的目光都让人身心冰寒。

    马学江赶紧收回视线,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胳膊,只感觉冷的牙颤,神态略显惶急,总之不想再在这里多留。

    许昊扫视着满强**身躯的每个部位,最后回过头,凝视马学江道:“留下两个人处理后事即可,船队明早立即出发,这苏城里想来不太平了。”

    “啊?啊!是!”老头全身一震!点头如捣蒜,自己东家的话如同圣旨一般。

    走出军营,抬头凝望,仿佛整个苏城上空都笼罩着一层阴云。

    二人即刻回到客栈,各自回房休息。

    一夜无话。翌日大早,天才蒙蒙亮,商团便准备启程离开。

    铁甲商船坚如磐石,停在岸边如巍峨小山,颇为雄壮。

    “嗯?”许昊眉头紧蹙,眼眸透出怒色,自己队伍里的护卫们个个没精打采,那模样仿佛几天没睡一样。

    只有吴尘、宋学礼以及张东奕等几名和自己住在一家酒楼的武师们还算正常。

    “你们怎么回事!”他沉声喝问,目露寒光。如此状态别说护卫商船,就是多跑几步都会脚软。

    “难道不知道满强怎么死的——?他就是元阳耗尽而死的!还敢在外寻花问柳?”

    “呵呵……嘿嘿嘿……”这些护卫们挠着头,嘿嘿讪笑,满脸的不好意思,完全不敢说话。

    只得低着头,如同犯错的孩子。

    “你们几个小心连命都丢了——!”许昊声音低沉,甚至已然动了杀机,这几人完全不适合作为船队护卫,如此情况下还不自律,根本是毫无纪律!

    但眼下却不是追责的时机,一切都要等货物运送结束才可以。

    上船后,自始至终他都只是个乘客,没有参与任何管理训责之事。可眼下已然不同,船行出了严重的事。

    此事不知是偶然而起还是有别的因由,总之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不好的预感始终笼罩心头。

    尤其在见到这些护卫眼下的情况后,许昊心里不好的预感便越加强烈,再多停留,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登上船,铁甲商船立即启动,乘风破浪,速度不慢,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再往前两日的水路便是陀洛江与云浦江的交汇处,那里芦苇丛生,岛屿颇多,算是三不管地带。

    水匪势力极大且数量繁多,其中又以诡鲨帮最是出名,据说帮众足有近万!

    这当然有夸大的成分在,但也能够侧面的看出此帮的势力之大。

    “东家。”马学江谄笑着来到甲板上,许昊除了打坐修炼在自己屋里外,其他休息时间总是喜欢待在甲板上。

    晒太阳,看看风景颇为放松。

    时间流逝,雾气渐起,江岸越宽。不知何时,船上已经看不到两岸的朦胧景色。

    似乎行驶在平静的大海,劈波斩浪一般。

    “嗯?”然而许昊却是紧紧蹙眉,这雾气着实有些过大,不但覆盖了江面,而且能见度更是极低。即便作为武者,目力强悍也难以窥探多远。

    “东家。外面雾大,还是回舱室吧。”马学江迈步走过来,时刻不忘拍拍马屁。

    “这里已经快要接近诡鲨帮的势力范围了,虽然我们已经缴了礼。但也不能大意,很可能会有小股的水匪过来袭扰,这些我们早就习以为常。”

    “哦?”许昊眉头一扬,眼下居然已经到了那大名鼎鼎的水患区。

    “陀洛江与云浦江交汇,两条大江汇聚,径直东流合成陀云江,这里作为交汇处最宽处足有数十里,即是江又是湖,水况复杂且无人管理。”

    “好吧。”许昊点头,这雾气确实太大,再留在甲板上也没什么好看的。

    他径直回到房间里,盘膝而坐,虽然船内狭窄无法炼体,可依旧能够打坐修炼。

    每日吞服珍贵野生药材,可以保证身体血气充沛。

    半个时辰,正在许昊静静盘坐,引导源气流转周身经脉之际,外面蓦然间一道锐啸响起!

    “咻——”

    天穹红光绽放!紧跟着,阵阵锣鼓声爆发,四面八方,喧闹不已。

    “怎么回事?”他停止运气,收功起身。

    然而刚刚站起身,便感觉整艘船摇晃起来,嘭嘭撞击声持续不断!

    “敌袭!”倏然间,凄厉咆哮响起!那正是马学江的声音,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船舶之上,立即有护卫点燃火把,同时弓弩发射。

    眼下数十艘小船悄然出现,正撞在自家商船之上。同时,船上人影用绳钩向上猛甩,紧接着猿猴般向上攀爬。

    “嗖嗖嗖!”

    船内的所有人尽皆从舱室跑出来,手握握起箭弩向下猛射。

    然而敌人也在向上攻击,弩箭如潮,尽管不占据地利,却胜在数量极多,势头迅猛。

    “可恶!是水匪!”吴尘作为护卫首领手握弓弩,拼命的攻击敌人。可惜,自家的不少手下眼下却是手脚发软,行动缓慢。

    宋学礼、张东奕以及孔世杰也跟着喝骂,眼眸快要瞪碎,却也无济于事。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小船撞在商船之上,咚咚闷响不断。

    条条绳钩向上抛飞,砍都砍不过来,浓雾之中,即便敌人已经点燃火把,可数量也是数不太清,看架势应该至少过千了。

    砍断绳钩对于海量的江匪完全没有影响,大不了落水,游上来继续爬就是!

    许昊同样走到船顶,站在马学江身旁沉声道:“怎么回事?这么多人是你口中的小股水匪?你们不是打点过这里的牛鬼蛇神了么?”

    “东家,我也不知道啊。这可不是我说的小水匪”马学江已经有些慌神,委屈的呢喃着,事态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