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苏城停泊-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七十章 苏城停泊

    但陆路复杂,需要转几座城池,穿过重山峻岭,路况复杂,一路不太平不说还很容易走错。而走水路便不同了,乘坐洛江船运的送货船,一路东行,即可抵达青霄国边界,再从那里转乘马车或水路都会方便很多。

    平常的送货船不会搭载乘客,但内部人士便不同,尤其是自己东家!

    洛江怒涛汹涌,只有铁甲商船才能应付长时间航行。三层楼的货船压着浪花,劈波斩浪,迅速前进。

    这船上只有最顶层是载人的,共能容纳四十人左右,除了五名武者外,剩下的都是壮汉,肌肉结实,肤色黝黑,每人身上都背着弓弩刀枪。

    在水路上占据地利,使用弓弩用作防守杀伤力极大,有时甚至强于武者。

    上弦月升的早,月落时,天将拂晓。

    江面渐宽,逐步远离漆黑的断天山脉,四周水乡依然沉浸在茫茫晨雾之中,只能看到淡淡轮廓。

    河岸上万籁静寂,寒风冷冽。即便天已经炎热,但江岸边仍旧不同。

    枯树梢头的鸟窝里,偶尔发出一声啼叫,尤其至夜色时分显的分外呱噪刺耳。

    辰时偶尔自远处雾蒙的芦苇中,会有小竹筏隐没,捕获些鱼虾贩卖铜钱,江边混饭吃的贫民过日子丝毫不比山脚的苦哈哈们容易。

    水上打渔危险,除了要交赋税,还要面对帮派水匪的敲诈勒索。

    每年打上来的鱼获换来银钱,四成交税,四成给水匪,只有两成可以留在自己手中。

    一旦运气不佳,鱼获不够,全家便要饿肚子。

    许昊打坐结束,迈步径直来到船头甲板,作为东家,自己所住的房间乃是船长的顶尖舱室。

    数日的航程过去,早已远离家乡,可面对崭新的世界,他仍旧脑海懵懂,这是种错觉或者说是洗礼,任谁处于此情此景都会恍如隔世。

    原本只是个苦哈哈的孩子,而今,自己的身份已然不同,可以称的上是富商子弟。天地之别,却又仿佛仅仅一线之差。

    “呼……”甲板上有长椅,许昊轻轻倚靠,望着滚滚波涛轻轻叹了口气。

    继续前进,江面越加宽阔,甚至已经将要见不到两岸景色。

    “东家,快要到苏城了,那里可是鱼米之乡。”蓦然间,后面走来一身着劲装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本艘商船的船头,马学江,老头驾驶航船一辈子,经验非常丰富。

    “我们有一批货要在这里卸下,还要载上几箱贵重物资,整个过程需要一天左右。我们会在此休息一晚,明日继续启程。”

    许昊点头,航船中途要停歇,除了货物之外,还需要置办补给。

    “苏城我早已仰慕许久了,正好可以逛逛。”许昊点头,既然来了,自然要放松放松,在云中城及船舱里长时间的修炼,已经让自己精神紧绷不已,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借此放松一下。

    商船航行,日头升起,江边雾气逐渐散去直至清晰。水如镜,倒影秀美的岸边,碧波荡漾泛起涟漪,轻摇着成片芦苇。

    苏城城西码头将抵,随处可见停泊着大小货船和渔船,异常繁华热闹。

    鹭鸟、鹳鹊、野鸭各种水鸟野禽游荡于岸边。

    众多拿着扁担的苦力挑夫们,天不亮就守在泊口,躬着腰,苦哈哈的等着货船靠岸停泊卸货,好有粗重活可以干。

    不远处的轿夫、脚夫们,则眼巴巴的盯着那些客船,等着有钱的大户人家来坐轿子。

    许昊对于这里早有耳闻,乃是青霄国的鱼米之乡,虽然城池规模不是最大的,却算的上最为秀丽。

    商船缓缓靠岸,招呼之下苦工、挑夫们立即开始忙碌,将部分货物卸下,运输到城内,船上其他人员则坐在附近的凉棚里静静等待。

    许昊同样静静坐在凉棚里,喝着茶,这时候,船头靠过来,谄媚的递给他一盘果子。

    “东家,您尝尝这个,洗好的。”

    红色似枣子,略大一些,但看起来更鲜艳。

    “刚买来的,这是苏城的特产‘胶果’,吃这东西要找颜色浅的,太红太深就老了。”

    许昊笑着点头,明知对方这是在拍马屁却也颇为舒坦,伸手捡了一个,尝道:“不错,酸甜可口,似梨子,味道又不同。”

    “您会吃!”马学江眼睛一亮,伸出大拇指,接着提醒道:“对了,晚上我们去‘望江酒楼’居住,已经定了上房,这里光卸货就还要两个时辰以上,待会还要装货,您不用和我们一样在此地监工的。”

    许昊点头,自己本只是看看而已,正想在苏城里溜达溜达。

    他迈步起身,径直朝城内而去。无论什么时节,苏城都相当繁忙,加上附近村镇单单本地人就住着近十万户人家,还有许多外来的人通过商船及客船抵达。

    有带着行囊神色匆匆的行脚商人,腰携利刃浑身豪气的江湖豪客,还有各种戏曲杂耍手艺人。

    当然,卖鱼的渔民,卖瓜果的农夫,贩卖柴火的樵夫,贩卖山珍野味的猎户,挑着货走街串巷的货郎更是往来不绝。

    城门处有一座石板枫桥,枫桥边有许多的摊贩,形成一个城门集市。

    从石板桥上向东看,不远处的小山上有座千年古观,那是苏城赫赫有名的长春观。

    许昊迈步而上,顺着山路径直来到观前,香火旺盛,无论男女,纷纷汇聚于此。

    “叮——”观内嗡钟敲动,仙气飘渺。千年历史,连砖墙都透着时代的气息。

    许昊穿过两进院,迈步来到三清观前,只见一名粉衣少女正跪地叩拜,虽然仅是背对自己,那婀娜的身材却也极为吸引人。

    对方动作真诚,三叩九拜,这才站起身。

    回头后露出娇媚面容,高挑的身材,配上紧身长裙,美目圆睁,略带娇羞。见到许昊,对方瞬间愣了下,随即展演一笑。

    “公子从江畔来?”少女微笑着柔声问。这大大出乎许昊的预料,双方本不认识,不知对方为何要与自己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