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然蛊虫-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七章 天然蛊虫

    “大哥小心!”瘦狼大吼,他们自然看的清楚,可惜声音出来的一刻已经来不及。

    蓦然间,只见许昊低身,整个人几乎贴地,扫堂腿转动,犹如秋风扫落叶,呼的一声,带起泥沙飞扬!

    “啪!”郑樊脚底被一股巨力横扫,整个身体横飞了出去!最后嘭的一声惯在地上,若非是泥地,他必然已受了重伤。

    可这一下依然非常不好受,郑樊倒在地上直摔的七荤八素,完全无法再动弹。

    “大哥!”瘦狼以及大脚同时跑过来,脸色焦急,用力将他搀起。那副狼狈的模样,没有半点老大的样子,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服不服?”许昊淡淡看着他。

    郑樊喘着粗气,仍旧咬牙道:“不服……!”

    骨头极硬的他,即便被打成这个样子,语音虚弱,动都难动,也没有半点服软的势头。

    “不服?呵呵,好!明天一早你再来这里,打到你服为止。”许昊朗声道,他看的出来这小子是个牛脾气,想要其服软可没那么容易。

    尤其这种赌气的时候,低头?那还不如杀了他。

    想要收服这小子,还得慢慢来……

    许昊转身迈步朝后山而去,留下这郑樊以及一对手下原地发呆,越过后山,再往深去便是断天山脉,阵阵寒风喷涌,湿气弥漫,现在许昊已经完全清楚了这里的情况。

    此地作为西络大陆九国最西南的青霄国边陲,紧邻断天山脉,这条山脉无边无际,横贯大地,气候湿热,毒虫猛兽横行。

    关于它的传说故事无数,既是个恐怖所在,又是个未知的世界。

    “满月潮……?”看着远处层峦起伏的高山,许昊暗暗思忖,怪不得这里人需要武师的帮助,每到寒冬大雪之际,天空便可能会有几天月圆之时。

    而那个时刻,断天山脉的野兽毒虫便会汹涌而出,虽然并非每年都一定出现,可每次出现便是可怕天灾!

    想要存活,需要练武的老爷出手。

    当然并非一个人便能应对,届时老弱妇孺都会躲在地窖,而老爷则要带领全村的青壮年,挖沟濠,设埋伏,将所有危险挡在村外。

    最难对付的那些猛兽,将由其亲自出手杀死。

    这样每年虽然都会有些伤亡,可至少可以保住村子的安危。

    “怪不得那么多人不但害怕自己,甚至敌视……”许昊揉了揉眉头,杀掉马东,自己确实给村子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今年恐怕很多人会跑去郡城,没有钱只能露宿街头,仿佛逃荒的难民,寒天腊月没人会在意这些贱民是死是活。

    城外的苦哈哈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犹如土狗,郡城内有句话叫“城内贵如油,城外贱如狗”,即便住在郡城的破落户,有自己的房子身份也比城外的村民们高贵不知多少。

    届时躲进郡城里的村民,必然会被冻死,除非有本钱租房子,那将是天价!虽然村民老实,没有当面指责自己,却也是心中忌恨至极。

    长年当顺民惯了,不管这老爷如何作威作福,如何欺横乡里,在这些“绵羊”的眼中都已经自然而然。

    “初步勘究差,皓月草,右前方四十六丈。”蓦然间,憾心万毒典的声音将许昊拉回现实。

    他已经走进了后山,翻过这里,再往西南走,便进入了断天山脉。

    而这次,憾心万毒典则是将他带到了后山右侧,那里不是别处,乃是乱葬岗。

    山岭横亘,边缘处覆盖着稀疏的矮树,越深入越暗无天日,村西乱葬岗除了乌鸦外鲜有人来。

    然而今天,许昊瘦弱的身影却站在这里,不停的掀开一些破砖烂瓦。

    他手里握着一个采草药用的篮子,外侧重新包裹起厚厚的油布,里面装了数只花斑蜈蚣以及蝎子毒蛇。

    篮子上面则挂着大量不同种类的药草。

    许昊犹如采蘑菇的小小子,蹦蹦跳跳,脸带幸福笑容,边走边自言自语道:“全是好东西……全是好东西……”、

    这个世界毒物不但多,而且还被严重的浪费!

    “暴敛天物……实在是暴敛天物……!”他边摇头,边不停的翻找。

    “这可是坟头蛛,怪不得没人敢到乱葬岗来!”

    “还有血线蛇。”

    “呵呵,赤血蝎”

    ……

    在村民平日都不敢靠近的乱葬岗,许昊则当成了自己的后花园,他激动的检查着收获。

    “以目前的这具身体来说,除了修炼提高体质外,首先要做的应该是修炼无形蛊……保命的手段应排在首位……”

    无形蛊乃是他前世的独门招法,可以杀人于无形,乃是只有五毒教教主才能修炼的绝技。

    他边思忖,边翻找着毒虫毒草。

    若是此刻乱葬岗有人出现,必然会被吓傻,谁会想到如此恐怖的地方会出现个小孩?不当成闹鬼都新鲜!

    “嗯?”就在许昊翻找到一处坍塌的坟头时,一只奇怪的黑色虫子蓦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憾心万毒典开启,蛊虫,初级鳅蛊,微毒,可致人迷幻。”

    许昊愣了愣,这鳅蛊毒性不强,看来并未被憾心万毒典自远处立即发现,这玩意儿能够使人产生幻象,平日里炼制只要方法得到,对付普通人倒也有用。

    谁曾想这里居然自然产生了鳅蛊,着实有趣!

    见此他立即取出一枚竹筒,这是他在村里的蛐蛐儿贩子手里买的。

    如此初级蛊虫,对许昊还是能够起到帮助,仅靠自己培育,不但极其费力而且成功率不高。

    直至傍晚,许昊背着装了大量毒虫的竹篮,在村里随便买了两个肉饼,吃饱后迈步朝家里走去。

    实家村,家家升起炊烟。

    回到家后许昊悄悄回到厢房,将竹筒塞到角落,而后将毒虫毒草按照以前的步骤藏进破水缸里封好后才来到客厅。

    只见爷爷正在厨房里做饭,看他回来后,赶紧招呼道:“小昊回来啦?来吃饭!”

    “吃过了,不吃了!”

    许昊敷衍着,迈步躺在土炕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