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码头长谈-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六十七章 码头长谈

    长须中年人尽管不耐,可还是低头看了下去,然而这一眼却看的他倏然愣住了,紧跟着浑身一激灵!

    “噌!”三名中年人同时起身,脸色剧变,居中的这位握住令牌埋怨道:“这、这、这!哎呀!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说着,环视四周,沉声道:“给你令牌的人呢?”

    周哲这才意识到问题,赶紧回过头,却发现许昊已经不见。

    “呼……”中年人眼珠转了转,叹了口气,看向周哲道:“既然有许东家的令牌,你随我来吧。”

    说着,居然直接将其带到船行之中。

    周哲本能的跟着对方,可眼神却是异常呆滞,口中呐呐的重复着:“许东家、许东家?”

    许昊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惊动船运,仅仅是过来看看而已,露出身份后他当然不会留在原地。

    正赶上苦力歇息时间,即便只干到晌午也不可能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苦哈哈们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抽抽土烟、喝口水,时间难得。

    “这洛江船运的掌柜真是了不得,居然短时间内租借来了三条铁甲商船,真是敢干!”

    “是啊,若不是看他的本事,那些商号怎么会选择他来进行货运?”

    “陀洛江东边和云浦江交汇处水上不太平,船行可不是谁都能干的。”

    “切,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洛江船运的掌柜叫许擎,以前曾当过九江船运的掌柜。”

    ……

    几人热络的聊着,旁边同样坐着名素衣年轻人,静静看着江面上的铁甲货船,眼神不停闪烁。

    这,正是许昊。

    他凝视前方,望着条条船舶,仿佛自己之前所取得的成绩也算不得什么……

    “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蓦然间,不远处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许昊一怔,自己刚刚居然失态了,甚至有人抵近也没注意到!他立即转头看去,这说话的居然是自己的父亲许擎!

    他独自一人,穿着件蓝布长袍,即便成为掌柜的着装也并不奢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爹。”许昊站起身,眼眸之中居然闪烁出些许激动。这与其内心里接受这个家有关,还有便是替父亲高兴!

    面对霍家如此强大的对手,他居然出手便有如此成就。这,绝非常人能够办到。

    “呵呵。”许昊笑了,望着许擎道:“这霍家即便有如今的成就也没什么了不得。他们仍旧也是傻子,而且相当的傻!”

    这话再明了不过,当年他们内斗,无论最后为何定下陷害父亲的诡计。都使得霍家失去了一个人才!非常厉害的人才!

    二人迈步走在岸边,父子俩还是第一次如此长谈。

    “你找来的那孩子是个苗子。可惜,没什么经验。”许擎声音低沉,即便朴素,却也早已没有了作为贱民的消沉。同时,将令牌递还过来。

    “没经验可以学习,最重要那孩子的人品不错,至少在关键时刻有勇气……”

    许昊接过令牌,重新归于囊中,跟着将路上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尽管对方年纪比自己还大,可却仍叫对方为孩子。

    尽管乍听很别扭,但许擎对自己儿子早已适应。

    “爹,你是怎么租借来的这么多船?”许昊还是禁不住好奇,短时间内便把一家船行经营起来,而且如此有模有样实在惊人!

    “凭我当年的人脉。”许擎带着许昊迈步走上铁甲商船,四周所有人都露出敬畏的目光。

    “我做生意讲究实在,虽然遭到东家的谋害,可我的商业伙伴却始终记得我。所谓一个唾沫一颗钉,他们如果认可我的为人,自然愿意借给我商船,除了租金外,这洛江船运便有他们的股银。”

    “那沿途的打点呢?我听刚刚苦力们聊天,最近江面上不太平。”许昊继续追问。

    说到这个,许擎的表情也严肃起来,叹气道:“确实,最近青霄国北部闹毒疫,虽然被你找到方法治好了,可也造成国家动荡。水匪的猖獗,影响航运安全。”

    “这方面没有太好的办法。除了打点各方势力外,还要在船上加派武力人手,哪怕少赚一些,都要保证货运万无一失。”

    许昊点头,世道好坏当然决定着生意人的钱袋。当然,若水患闹的太凶,涉及到己方的船运,他也不介意亲自出手,只是自己现在没时间分身而已。

    “对了,爹。再过阵子,我要带着核心骨干去履凉国,锦医商团的总部会设在那里。你还有娘跟爷爷要不要过来?”

    “算了。”许擎毫不犹豫,摇头道:“我跟你娘在青霄国住惯了,就不搬了,你没事回来看看你娘和你爷爷就好,许诚可回家好几趟了。”

    这话没有出乎许昊的预料,他默默点头:“既然如此,你们来云中城住吧,那宅子以后也空着。”

    “实家村就很好。”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许擎竟然仍旧拒绝,住在村子里以后万一再出现满月潮可怎么办?没人能保证次次平安。

    似乎看出了儿子的想法,许擎站在铁甲船的甲板上,望着前方波涛滚滚道:“我会帮忙把实家村建起城墙。”

    “什么?”许昊愣住了,这个想法他从未有过。首先,自己与村民并没有那么深的情感。其次,建立足以抵御满月潮的城墙,那需要不菲的资金。

    所以凭借实家村来建立起城墙这种事,对于许昊来说确实新鲜。

    “以后出门在外,切记要小心。世事无常,人心叵测,这方面你爹我确实不在行。”

    “嗯。”许昊郑重点头,望着港口附近的铁甲船,心中的信心也越来越大。父亲尚且能够如此,自己年轻,当然要更努力!

    踏平霍家,踏平这西络大陆!

    傍晚,许昊回到房间。

    同样的打坐修炼,周而复始,利用资源提升体魄。每日,身体都有部分骨骼的骨髓被洗练。

    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天阴,云中城上空蓦然间乌云翻涌。

    许昊周身骨骼九处光点闪耀,五毒盘踞头顶,不停环绕,张牙舞爪间,释放绝世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