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船运码头-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六十六章 船运码头

    ------

    霍家起源于青霄国,如今已经遍布大陆各地。眼前的几艘铁甲船,仅仅只是这云中城附近的船业,相较于整个霍家的船运九牛一毛而已。

    “呼……”许昊轻轻喘气,眼中寒光闪过!

    这目光恰恰被周哲碰巧瞄到,让其直感觉后脊发凉,寒意蹿到脑仁,赶紧闭上嘴巴。

    “怎么不说话了?”片刻,许昊凝视向他道:“跟我好好说说这九江船运,他们在廖厝镇码头只有三条铁甲船?”

    “哪可能!”周哲摇头,朗声道:“他们在这里的铁甲大船至少有十几条,中小船几十艘是最少的,算是陀络江第一船运。青霄国九大江河都有他们的船运,所以叫九江船运。但事实上,其他各大河流也都有他们航船的影子。具体有多少艘船舶难以计数。”

    许昊听后眉头蹙的更紧,原本便对霍家的实力有所估量,可实际上看到对心里造成的冲击完全不同。要知道,船运仅仅只是霍家的产业之一而已。

    而这,当年乃是父亲一手帮忙打下的江山……

    相较对方,锦医商团与之相比还只能算是蝼蚁,相差太大,完全不能相提而论。

    “对了,洛江船运在哪里?”许昊轻声问,环顾四周,各个大小船舶数量众多,旗帜林立,字号可是不少。

    “那里。”周哲指着东北方向。码头边,停靠着一艘铁甲商船。同时,还有大量中小型船舶。

    规模虽然比不上九江船运,可也已经初具规模,颇为像模像样。

    “这——”许昊瞪大眼,父亲出山并且成立船运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做到了如此规模!他,他是如何做到的?

    “许大哥?”周哲看着他惊愕的样子,以为其担忧无法应聘到职位。

    “放心,凭你的能力应聘护卫绝无问题,每月至少一枚金豆子。别说你会武了,要知道船行除了武者外甚至连普通壮汉也会招收,只要会两下子,孔武有力即可。到时拿上弓弩刀枪,人数众多下战斗力同样不小。”

    “我们过去看看。”许昊迈步前行,径直朝着洛江船运而去,这是自家的产业,可自己还是头一次来,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期待。

    船头上苦力扛着麻袋,正在井然有序的卸货。

    对面镇子边缘有座院子,院子里竖着旗帜,绣着的是座双头峰的山峦,淡淡云雾环绕。

    许昊一眼就看的出,那是尔贡山,作为村里人的信仰,父亲用其作为旗帜显然能够理解。

    门口非常热闹,有工头在结算着工钱,也有人正在招工,新的船运相对老字号更加缺人。

    许昊带着周哲迈步上前,这家伙比旁人都要期待,看着排队报名的人流二话不说赶紧走过去,生怕晚上一步。

    “招聘账房月薪三十五枚银豆子!做的好,还能提高。这个待遇可不低!”周哲激动的看了眼身后的许昊,显然,他看到了边上的招工告示。

    洛江船运高价招聘各类职位,账房仅次于掌柜、管事、船长及武者。在待遇方面能够排入第二顺位。

    可惜,价格越高,应聘者也就越多。

    从周哲身前长长的队伍就能看的出来,估计参与账房职位应聘的就绝不会下于数十个,穿着也比他要体面的多。

    哪怕最差的,身上也不会有补丁,其中不少还拥有相当的行业经验。

    伸头望去,普通的桌子前坐着三名考官,貌似让雇主满意的便站在旁边继续等待,不太满意的则直接被令离开。

    “嘚嘚嘚……”

    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越到近前,周哲越加紧张甚至微微打起颤来。

    那副样子,着实可怜。

    许昊看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周哲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这家伙是人群里最小的,非常缺乏历练。

    “待会上去,把这个给他们。”他自怀里摸出快铜牌,伸手递给了周哲,只见上面大大的“许”字清晰入眼,四周云纹雕刻非常特别,很是精致。

    “这是什么?”周哲满脸茫然,接过铜牌,握着这个东西不知所措。

    许昊微笑,并未说明,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听我的就行,待会把这个给他们。”

    整整半个时辰后才轮到周哲上前,招聘桌前,三名中年已经有些疲倦,居中的长须男子斜眼看了眼周哲,穿着实在上不了台面,脸色未变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姓名。”

    “啊?啊!”周哲本就紧张,到了跟前脸色都白了,反应也跟着慢了半拍,赶紧答道:“周、周哲!”

    看他这个模样,中间的长须中年人越加鄙视。

    “哪里人?”

    “本地人,以前家就在云中城居住。”

    “识字?”

    “识字!小时候念过几年私塾。”

    “算盘可会?是否有经验?”中年人虽然不耐,却也还算尽职,将周哲的基本信息问了个清清楚楚。

    片刻,他点点头,摆手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对方居然直接下了逐客令!刚刚周哲可是看到了的,那些洋洋得意留在旁边的,应该是被雇主看好且重视的家伙,留了下来,恐怕是等待进一步的安排。

    只有不被看好的才会被命令离开。

    瞬间,他的心就如同热火被冷水狠狠浇熄!整个人都萎顿下来,泪水悄然打转。这时,他才想起许昊的话。

    刚要离开,立即转回身,挤开队伍重新来到中年人前面。

    “嗯?”长须中年眉头紧蹙,自己并不看好这家伙,年纪太小且没有经验,船行需要好用的人,这种愣头青可需要费力气培养,人品不确定的情况下,将来的忠诚度也不一定。万一跳槽,己方将会血本无归,白白忙碌一场。

    “不是让你等消息么,你怎么又回来了?”

    “那、那个……”周哲脸色发红,用力吞了吞口水,咬牙应道:“刚才我的一位大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他自怀里将许昊交给自己的铜牌递给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