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九江船运-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六十五章 九江船运

    “哈哈!”许昊笑了,玩味的看着他道:“怎么?就从我杀了那两个贼,你就认为我是好人?这个词放在我头上可着实让我不适应。多少年了,很少有人如此称呼我。”

    如此豪爽的模样。霎时间,便让前面二人越加放松下来。

    “好了。”许昊转头,看向车夫道:“你处理紧急状况还需要提高!虽然无法对抗那两个家伙,却绝不可以不闻不问!至少要有所警告。此事,我不追究你,但若再犯,绝不轻饶!”

    “是!”老头浑身一震,哪儿敢怠慢?这绝对是自己车行的东家许昊无疑,自己的饭碗可都靠他决定。

    若是没有了,整个家都惨了。

    “你叫什么,做什么的?”许昊回头低声问,对少年比较好奇,关键时刻有勇气的年轻人并不算多。

    青年并不迟疑,朗声应道:“我叫周哲。来廖厝镇找活技的,希望能学点挣嚼谷的本事,敢问大哥您贵姓?”

    “我姓许。”许昊点头,看向车夫道:“好了,继续出发吧。”

    车夫哪儿敢怠慢,立即上车,马鞭挥动,三人继续前进。

    车轱辘转动,一路颠簸。

    “许、许大哥,你是武者?刚才居然空手就把两名壮汉打死,太厉害了!”周哲坐在车上满脸崇拜,他羡慕至极的感慨道:“要是我也有这本事就好了……”

    “呵呵。”许昊摇头,看着周哲:“你年龄偏大,再习武已经稍晚了。”

    事实上这已经算是安慰的话,一些人如果天资卓越力大无穷,即便年龄到了十**也有习武的可能。

    但许昊的经验老道,虽然单凭肉眼无法判断别人的资质品级,可什么人一看就不是练武的料,还是能够瞧出个**不离十。

    周哲身材消瘦,形如瘦猴,面黄肌瘦且动作无力,根本没有爆发力,俨然资质绝不会好。

    “唉……”周哲叹了口气,但并没有沮丧,显然他原本应该也没抱过什么希望。

    “我只能去廖厝镇碰碰运气,万一能找个不错的活技也能过的体面。”

    对于贱民来说,可能性最大的出路便是务工时找个好东家,万一受到器重做个掌柜的,也会平步青云吃穿不愁。

    “你识字么?来前,自己有没有什么具体目标?”许昊凝视前方与其平和交谈,毫无任何架子,二人仿佛那些车上平等的苦哈哈们一样没有什么身份之别。

    说到这个周哲立即骄傲起来,昂头微笑应道:“当年我家里也是个富户,供我读过几年书。可惜,后来爹好赌,把家给败了,娘也跑了,我很多活计都干过,都是卖苦力的。这次我打听了,九江船运资历很老,商业横跨数国,乃是霍家的产业,还有龙江船行和杨帆船行,虽然只是青霄国内的,但却立足多年,另外我听说最近新崛起的洛江船运也不错,虽然规模不及前几家却是势头很猛。”

    许昊眉头一挑,微笑问道:“哦?这么看你已经有目标了?”

    提到这个,却仿佛瞬间揭开了周哲的痛处,让其瞬间沮丧起来。

    “有啥目标啊。”他无奈摇头,叹气道:“都是做梦而已,这些商行无论账房还是掌柜都不是我能做的,工头和苦力我的身板不行,以前干过不少,可惜几周就累吐血了……”

    “呵呵。”许昊笑了,从这小子那面黄肌瘦的模样就能看出,绝对干不了苦力。

    “我正好也要去洛江船运,正好我们可以结伴而行。”

    “真的?”周哲面上一喜,兴奋道:“大哥您也是去应聘随船护卫的吧?凭你的本事绝没问题!”

    陆上有匪,江上同样不太平,每家船行除了打点各方势力外随船也会派驻武者。

    尤其那些远航的大船,更是需要大量护卫,否则即便有打点也难免出事!

    许昊微笑,并未回应。

    二人坐在宽敞的车厢里,很快便抵达廖厝镇,早上正是工忙之际,药香弥漫,大量苦力扛着大包小包帮助雇主搬运货物。

    工人很好找活计,早上干到晌午,时间不长却能将人累死,身板弱的决计干不了。

    每日可以挣下十几枚铜板,花上一枚铜板在镇子的大澡堂洗洗,再喝碗茶水叫伙计买来碗肉面,吃饱喝足后还能剩下七八枚铜板。

    顾家的会把钱攒起来,大方些的,会拿出一两枚听出戏或是打赏街面上卖艺的。廖厝镇下午街面上很是热闹,很大程度上是靠着这些人支持起来。

    为了节省车马费,他们会连干个三两天才回家一趟,同时也造就了此地大通铺的旅馆业相当繁华。

    当然,这背后的一切都起源于药材交易。

    许昊带着周哲自马车上下来,迈步行走于街道之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可却愈发感觉到这廖厝镇比以前兴盛。

    原本的小镇如今成为药材交易中心,如今甚至开始逐步发展,有成为小云中城之势。

    “好热闹……”周哲迈步四顾,眼中充斥着羡慕,每家都有着手握算盘的账房或掌柜,穿着体面,站在路边上指挥货物进出。

    在其看来,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尤其对于家道中落之人,想要复兴家族,在其心里是最为看重的事。

    二人边走边看,径直来到镇子北头。紧邻陀洛江畔,那里是廖厝镇的码头,所有药材皆由水路运抵在码头卸货。

    大量船只抵靠在岸边,有载人的小船,更大部分则是运货的商船,大的足有三层楼,四周包裹防撞铁甲,厚重结实,比之画舫要大上不知凡几。

    即便许昊也是暗自惊叹,想来这些船舶每艘都价值不菲!怪不得需要武者随船押运。如果货物丢了,船也出事,那损失将难以估量!

    苦力在这里数量最多,肩扛大包,身躯佝偻,蚂蚁一样排成了大队。

    “快点!快点!”监工怒目而视,催促着干活进度,手中握着短鞭狐假虎威。

    “许大哥,那就是九江船运算是实力最雄厚的!”周哲伸手前指,正对镇里大街的三条铁甲商船之上,挂着大大的“九”字,代表着九江船运的旗号,而其正是霍家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