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路遇盗匪-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六十四章 路遇盗匪

    动手动脚的样子,丝毫不把其他乘客当回事,几乎将每个乘客都碰了个遍,粗鲁无礼。

    “嗯?”许昊眉头微蹙,凝视二人,直至他们将要走下车厢。

    “你们想去哪儿?”

    蓦然间,他声音低沉喊道,眼中道道寒光绽放!

    “嗯?”两名壮汉转回头,恶狠狠的盯着许昊,声音似炸雷一般:“老子去撒尿!怎么,不行么?”

    所有人均是一哆嗦,哪敢张口质疑?

    “撒尿当然可以,麻烦你把大家的钱袋子还回来。”

    “啊?”车厢内的苦哈哈们听到这话倏然一惊!立即反应过来,连忙伸手自怀中摸索。果然,自己那可怜的铜板全都没有了!

    霎时间,个个皆惊诧愤怒的瞪大眼睛。

    “什么时候丢的,快把我们的钱还回来!”

    “居然敢偷窃——!”

    “好大胆子!”

    “我当是什么身份,原来是两个贼!”

    ……

    所有苦哈哈都是义愤填膺,心中怒火汹涌,这可是他们的口粮,原来这挤兑他们的两个穿着体面的家伙竟然是贼!

    只是还未等他们发作,两名素衣壮汉已然面露凶光,只见二人瞪圆眼眸,伸手自怀里掏出两把锃亮匕首!

    “找死——”其中一名壮汉迈步上前,将凶器径直顶在许昊脖颈,另外一人则指向大家。

    “谁再敢多话,老子就捅死他!”

    刚刚还是普通乘客,眼下瞬间化为土匪,凶悍气息让所有苦哈哈们都把嘴紧紧闭上,再不敢轻易多言。虽然贫穷,但为了几枚铜板丢命,可是万万不值的。

    “你们钱袋子丢了,碍老子二人何事!”那脸颊长痣的中年人冷喝,匕首始终顶着许昊脖颈,冷笑的看着他道:“呵呵,刚刚你说我们拿了他们钱袋?我怎么没听清?要不,你再说一遍……?或者,你们再帮他说一遍?”

    安静、车厢内异常安静,再没人敢张嘴。

    即便许昊是为了他们,但面对威胁,他们也纷纷选择明哲保身,哪儿敢再张嘴?

    车夫老头坐在前面同样也不敢多言,这种事想来也是第一次遇到。

    “既然大家都没听到,也就是你冤枉我们俩了?”说着,壮汉将刀刃紧紧顶在许昊脖颈处喝道:“给你留个疤!以后莫要给自己惹麻烦……”

    说着,铮亮的匕首就要刺下去!

    “住手!”倏然间,刚刚车厢内那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年轻人实在忍不住,站起身喝道:“你们够了!钱已经拿了,就别再伤害那位大哥了。”

    事实上,二人年岁相近,这声大哥乃是尊称。

    这年轻人不管其他人如何懦弱,他却已经无法再忍,咬牙呵斥道:“做事莫要太绝!这里如此多人看着你们,届时报了官,你们也没有好果子吃!”

    两名中年人愣了下,随即互相对视,尽皆露出嘲讽的笑容。

    “报官?”其中一人走过去,右手提刀,左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拎小鸡般拽到车厢前面紧邻许昊。

    “你以为我们会怕官?他们得有那个本事!小子,老子今天废话说的够多了!”脸带黑痣的中年说到这里,牙关狠咬,再不迟疑手中匕首径直朝许昊脖颈处划去!

    这一下,即便不死也会破开一道不浅的伤口。

    “嗯——!嗯——!”中年人神色阴狠,匕首用力的向下切割,这种力度,绝对已经能将脖颈扎穿,是要人命的力道。

    四周所有人都绷紧肌肉,只看的汗毛倒立。

    可片刻过去,众人突然看出了问题,就是无论匕首怎么用力的扎,也扎不透肌肤,以至于出手的中年土匪脸红颈粗,额头汗水流下。

    “嗯?怎么回事!”他忍不住惊呼,简直遇到鬼般。

    这家伙并不傻,也有些见识。转瞬间,心里便意识到了一个可能。那便是自己可能踢到要命的铁板了!也只有武者在身体足够强悍的基础上,可以抵御一般刀刃的穿刺切割。

    可、可这种苦哈哈的马车上,怎么会有武者的!

    许昊这才站起身,并不搭理身旁的中年匪徒,而是望向身侧的年轻男子,满意点头道:“很好,胆识不错!只要不算迂腐将来是块料。”

    紧接着,他转过身,不慌不忙的摘下帽子。

    伸手!将二人手中的匕首用手指夹住。紧接着,用力一转!随着喀嚓两道脆响,两柄铮明瓦亮的匕首仿佛树枝般应声而断!

    “啊!”两名匪徒吓的一激灵,当然回过味来,这时候还不跑难道等人家抹自己脖子?

    他们毫不迟疑,转身就跑!可惜,又怎么可能跑的了?

    二人刚刚迈步,只感觉一股巨力自脖颈处传来,仿佛腾云驾雾般,整个身体被生生揪了起来!

    “呃……呃……!”嗓子如同被铁钳子夹紧,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

    “记住,说话做事都会付出代价,下辈子别再犯傻。”

    紧跟着,在所有苦哈哈们的注视下,两人被拎出马车。头颅仿佛鸡颈一样,发出咔嚓脆响,被生生给掰折!

    尸体,嘭的一声,径直抛向旁边的草坑里。

    “啊——!杀人了——!”

    人们吓的瞪大眼眸,这些长年务工干苦力的平民何曾见过此等血腥景象?纷纷瞪大眼睛,吓的四散奔逃。

    唯独马车车夫以及刚刚那青年还留在原地,只是同样被吓的脸色蜡白,嘴唇颤抖。

    许昊迈步而回,站在二人面前,微笑问道:“你们怎么不跑?”

    若是没有看到刚刚他的作为,谁也不会将其当成屠夫般的人物。

    “我、我的马车还在这里……”车夫脸色比青年稍好,他凝视许昊的面容,眼珠转动道:“你、你不会是——?”

    显然,已经猜测出了他的身份。许昊立即打断他,作为自己产业下的车夫,很多人估计都看到过自己的面容或是画像。

    “那你呢?”他转头看向青年继续问。

    青年脸色难看,但还是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呐呐应道:“我、我相信你是好人!能为我们这些穷人出头,单单这份胸襟便不是常人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