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打架斗殴-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六章 打架斗殴

    石头上沾着血,每次出手,都又准又狠。

    这下局势犹如摧枯拉朽!剩下的那一个再也形不成威胁,顷刻间局势逆转,三人皆被打翻在地,头破血流,哀声求饶。

    “娘的,敢趁老子人马不在过来偷袭!”

    “滚!”黑壮小孩怒吼,似野兽狠声咆哮道:“以后老子见你们一次打一次!”

    几个孩子刚刚还气势凛凛,眼下犹如丧家犬,连滚带爬,捂着脑袋,奔逃而去!

    “很好。”许昊笑着走了过去,满脸欣赏,晃了晃头道:“小子,你叫什么?以后就跟我混吧。”

    他需要帮手,如今既然到了这个村子,当然可以培养些自己的人手。

    大人绝对没戏,而那些绵羊般听话的小孩自己没兴趣,只有这种够狠、有野性的属下才对脾气。

    “什么?”黑壮小孩愣了愣,桀骜不驯的上下扫视许昊两圈,冷声道:“许昊?让我郑樊跟着你混?知道我是谁么?你也想找揍了?”

    虽如此说,但事实上他的眼神还是略微郑重了几分。

    二人虽然在一个村子,但平日里少有交集,郑樊的性子太野,总在村外打架,与许昊不是一路。

    可最近许昊杀了武师的事还是传入了他的耳中,这让郑樊不得不重视,此事他也绝没胆子干!

    说着的同时,郑樊手上还未扔掉的石头已经被再次握紧。

    “你可以动手试试。”许昊丝毫不在意,迈步上前,强势压迫,二人相距已经不到一米,甚至相互可以看到对方的毛孔。

    “找死——!”郑樊色厉内荏,倏然咬牙,石头呼的一声,狠狠拍了过来!

    许昊纹丝不动,直至对方的石头将要打到自己额头前,他眼眸一亮,脚步倏然一挪!向前迈步,二人身体瞬间交错。

    郑樊的石头直接打向了许昊的身后!攻击落空,胳膊则已经架在了他的肩膀上。

    眼下郑樊胸腹大开,露出要害,可谓战斗大忌。

    许昊也不攻击,而是再次蓄力前冲,直接将这小子给撞倒在地!

    “嘭!”

    郑樊这家伙摔了个七荤八素!同龄人打架,上来便吃了大亏,这种事他从未遇过。

    短暂的错愕后,郑樊瞬间疯狂起来,牛脾气上来绝不会退让。

    只见其用力撑地,咕噜翻身站起,迈步上前,马步躬身,唰的一声,重拳朝着许昊的胸口猛袭。

    别看年纪小,野劲儿相当足!发起狂来颇有一番凶气,纯论力气,要比现在的许昊还大些,可谓天赋异禀。

    “哼。”许昊冷哼,步伐后撤,借助巧劲伸腿在对方脚下轻轻一挑。

    “啪!”

    郑樊倏然失去重心,摔了个狗吃屎!声音脆亮,听的人头皮发麻,这次比刚刚更惨,满脸黑泥,鼻血直流。

    “服不服?”许昊沉声问。

    “娘的!不服!”

    郑樊哪里肯服软,就想起身再冲,然而他却只感觉自己的后背某处被一股力量狠狠压住,气力大泄,刚刚撑起的双臂居然再次弯曲下来。

    接着整张脸都扎在泥土里,仿佛点穴,踩在肩胛的关节处,任凭如何用力挣扎都无济于事。

    “服不服?”

    “不服——!”

    “噗!”郑樊再次吃了一大口泥,他拼了命撑地,同时用力转身,甚至不顾脸被擦伤的风险,脱离了控制。

    这服倔劲儿,让许昊也有些意外,自己踩的可是他的要害,能够卸掉其小半力气,居然也被挣脱了!

    “呼呼……噗!噗!”郑樊喘息的同时吐着嘴里的赃泥,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对手,眼神复杂。

    自小便脾气暴躁,到处打架的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

    即便遇到比自己年纪大、力气足的成年人,逮住机会也能用石头将对方拍开瓢。

    可今天,实在是打的窝囊……

    “大哥——!”

    “郑、郑、郑哥——”

    就在此刻,远处蓦然间传来两道怒吼声,只见两名破衣烂衫的精瘦男孩发狂般冲了过来。

    二人皆如叫花子,其中一人枣核脸,浑身黝黑,寒日里身上穿着补丁套补丁的厚褂子。另外一人与其身形相近,长脸长满雀斑,衣着同样破烂,说话貌似有些口吃。

    他们的眉目之中带着些许猥琐却又透着丝丝桀骜,仿佛干柴,点火就燃。

    “找死!”两人看着许昊以及狼狈的郑樊,瞬间目露凶光,捡起地上的石头,同时狂掠而上!

    那副架势,不把敌人拍躺在地决不罢休。

    “住手!”郑樊怒吼,犹如发怒的狼王,将两人给拦住。即便之前被人偷袭,他也没有如此愤怒过。

    “瘦狼!大脚!我在和许昊单挑,你们谁也不许管!”

    这二人浑身一震,迟疑了下,放下石头,不敢再冲,只能讪讪的向后退去。

    “呵呵,居然还有手下。”许昊双手环抱,越加感兴趣起来,环视一圈这三人,最后盯着郑樊点头道:“没关系,三个人一起上吧。”

    若打斗,几名没有习过武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放在他的眼里?

    “我郑樊说一不二!”听到这话,郑樊双眉倒竖,仿佛侮辱到他一般。

    脚尖猛点,再次狂冲而上!他吸取了教训,不再猛打猛攻,而是保持重心,防止再被对方击倒。

    “啧啧,有进步,可惜。”许昊身形转动,步伐犹如舞蹈般轻盈。战斗时,悠闲自若,看的瘦狼以及大脚瞪大眼眸,脸色凝重。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能够这样打架的,谁占上风不言自明,二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

    郑樊拳脚相加,快速狠辣,普通人里绝对是个能手。只要是敌人的要害便绝不放过,打架不狠,就只有被揍的份。

    而许昊则闲庭信步,敌人再勇猛,在其看来依旧是破绽百出,毫无任何威胁。

    “啊——!”很快,郑樊便不耐烦起来,怒吼一声,抓住许昊闪身的空档,侧踢朝其肋骨狠狠踹来。

    许昊眼眸淡然,却是倏然间寒光一闪!

    瞬间,郑樊只感觉头皮发麻,凉意自尾椎骨蹿至头顶,打了几个来回,暗道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