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化血霜-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五十五章 化血霜

    可惜,没有人能快过他手指的速度,即便强如段长天也是老脸变色。

    虽然凭借自己的修为可以用罡风护佑周身,可这一擂台的锦医堂与廖家人根本来不及转移,必会折损大部分人命。

    然而就在这时,同样甚至更加猖狂的笑容却也跟着响起!

    “哈哈哈……!”

    人们顺声音望去,这笑的,居然是锦医堂当家人许昊!大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如此时候居然还乐的出来?

    “嗯?”王博傲可是对许昊最是在意,他眉头紧蹙道:“小子,你还真不是娘养的。事到如今,你居然还笑的出来?”

    “我笑你们傻,既然要炸,就炸吧。”许昊双手倒背,玩味的看着对面,老神在在。

    王赵两家人看到他们的表情,简直恨的牙痒痒!

    “呵!呵呵……!”王博傲被气乐了,这小子以为自己不敢?这种时候了,他有什么可忌惮的!

    对面就算有段长天这样的强者,可那老头最多只能保住一两人而已,如何帮助整个看台的人马?最终双方也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死吧!”王博傲怒吼,段长天老脸阴沉,他现在的目光皆在锦医堂的几名年轻人身上,脑海转动,如此时刻只能先保住他们!

    然而就在其准备行动,王博傲的手指刚按下的一瞬,所有人尽皆僵在原地!

    “呃……呃……”

    大家全都瞪圆眼眸,只见王博傲的手指被冻僵一般,再也按不下去,任凭其脸红脖子粗也无济于事。

    “本来不准备用的,这东西培育起来不容易。”许昊叹了口气。只见他的脚旁赫然摆着枚罐子,正是刚出城时许诚小心抱着的那东西。

    只是此刻罐子已经打开,阵阵雾气自其中释放……

    “佛祖拈花,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许昊无奈摇头,提起罐子,迈步走上擂台。环视四周众人,没有任何人幸免,包括老头段长天在内,他刚刚并未撑起护罩因而同样中了毒。

    凭借他的修为,面对普通的毒即便不做防备应该也无碍,可眼下却迥然不同!

    老头凡天境的修为居然也全身麻痹起来,四肢百骸中正有一股霸道气流朝心脉而去。

    “这、这是”段长天惊骇的瞪圆眼睛。

    此刻的许昊毫不迟疑,自怀里掏出一枚瓷**,倒出药丸,给每个锦医堂以及廖家的人喂下。

    片刻,他们这才能够活动,而许昊手中的药丸也已经告罄。

    “没有了,解药很难配。”许昊摇头,神色无奈。

    尽管无碍了,但此时,锦医堂与廖家这边却没人多言,尽皆瞪大眼眸看着许昊,心中忌惮到了极致!

    刚刚那毒的霸道让人心悸,他们有感觉,若解药稍慢一点,恐怕便无力回天。

    人们心中疑惑,无声无息便制住了在场所有人,他刚开始比斗时为何不用?即便想要名正言顺的获得胜利,以往又为何不用这一招?有如此手段,何必要等到今天!

    “许昊,你这是……?”段长天老脸凝重,对于毒,而且这么厉害的毒,老头心情沉重复杂。

    如果进入正气门,这可是大问题。除非,他答应不用毒,否则自己绝不能招其进入。

    并非自己的问题而是门内那些老家伙,可比自己保守的多。许昊有这么多用毒的手段,必然会被他们所不耻。

    “化血霜,这毒我配制了很久,一次性使用,打开后我也没办法控制,它会随风而动,所过之处生灵涂炭。呵呵,幸亏这擂台搭在城东而不是城内……”他声音平和,没有任何感情。但话语中的意思却很明白,若在城内释放,恐怕一城人都会化为血水!

    届时,将会是生灵涂炭。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全都僵住的王、赵家人却出现异变!

    只见王博傲的手指快速变红,转瞬之间开始融化!脓血流淌而出,洒在地面,这种状况快速扩展,蔓延而上。

    很快,皮肤、五官等等身体各个部位尽皆腐烂淌血。

    没有任何惨叫,对面的王赵两家仿佛纸人般迅速消融,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血腥的哑剧或是画片而已。

    无声的血腥与残忍,不止他们,连同城东外任何抵近的人畜尽皆如此。

    这里,简直成了血河。

    如果没人观瞧,绝没人会相信,王赵两家的看台上再没半点人影,只剩下被血侵染的件件衣服摊在地上……

    时间犹如静止在这一刻。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空间充斥着刺鼻的气味,哀怨、凄凉、痛苦。

    “嘚嘚嘚……!”锦医堂、廖家所有人尽皆瞪大眼睛,脸色惨白,牙齿打颤,腿部发软。

    似乎看到了无尽的厉鬼徘徊一样,非人的恐惧自心底泛起。

    “天!”段长天老脸抽搐,他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以及在场众人都中了相同的毒,若非吃下解药也会如对面王赵两家人一样……

    “哇——”

    蓦然间,终于有人回过神来,根本来不及说什么,眼泪横流!哇哇猛吐!

    那景象太恐怖、太恶心了!生生将无数活人全部化掉,流成小河一般,那种视觉冲击难以言喻。

    畏惧、深深的畏惧,对于许昊即便作为盟友的廖家也仿佛在看一尊魔神……

    “好了,别看了。立即回城吧。”许昊声音平静,自始至终都并未当回事,只是从其淡然的情绪中能够看出,他也并不算开心。

    “自己还是变了……”此时,大踏步回城的许昊禁不住心中暗暗思忖。

    云中城内,王家宅院内,大量人影快步从后门踱出,提着大包小包,纷纷朝着城门而去,这里奔逃的何止一两人?无数家丁仆从尽皆如此。

    他们四散而逃,西门人数最多,其他两门也不少。

    王、赵两家大败的消息让所有人出乎意料,同时,绝望也充斥着人们心头。

    北门,两辆马车带着大量细软夺命而出。即便离开城门,官道雨后泥泞颠簸,依旧不要命的狂奔。

    第一辆马车载人,第二辆马车载物,两辆车车轮猛转,咕噜噜声刺耳,车夫挥鞭,老马呼哧带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