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许昊获胜-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许昊获胜

    王赵两家完了,后人又能享受什么优待?

    许昊无奈摇头,微微叹气,这就叫执迷不悟,无论如何装睡的人根本叫不醒。

    “死吧。”许昊摇摇头。

    蓦然间,王琦双眸倏然猛瞪,额头青筋冒起!紧接着,身躯咕咚一声躺了下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城东,那声音简直痛彻心扉。

    王赵两家人尽皆起身,全都瞪大眼眸,脸色难看的凝视擂台,绝望自心底猛冲而起。

    很显然,王琦中毒了,而且是非常可怕的毒。

    看台双方所有人都站起身,任凭雨水打湿衣襟,却仍旧看的目不转睛。

    “你护身罡风撤掉之时,就是倒霉之日。”许昊淡淡道,既然敢于放弃一切,就要有迎接痛苦的准备。

    胜了名利双收,败了万劫不复。而这王琦遇到自己,便注定会失败!

    仅仅片刻,王琦便不再抽搐,再没有任何气息。许昊并未折磨对方,敢于牺牲自己护佑家族,他算条汉子,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

    “许昊胜利!”段长天见到这一幕,终于迈步上前,朗声宣布。老头脸色沉重,许昊战斗的情况自己瞧的一清二楚。

    这家伙用毒的手段简直出神入化!即便自己见多识广,也是初次见识,尤其那双漆黑手掌,即便自己看了也感觉心悸。

    正气门号称名门正派,而自己随便做主,将其招入门中不知是福是祸……

    “嗷——!”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锦医堂与廖家一方爆发滔天的欢呼声!谁胜谁负一目了然,没有任何狡辩的余地。

    王赵一方则面如死灰,族人浑身战栗、激动,甚至泪水洒落。

    虽然称霸一方,可能够拥有这份产业花费了他们多年的心血,付出了多少生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祖宗牌位上的每道名字,都记载着为家族血拼的故事。

    霍九江老眼圆睁,倏然蹿上擂台,杀机绽放,盯着许昊喝道:“好你个歪门邪道!老夫不管你们双方谁胜谁负,但这小畜生必须死!”

    说着,整个人鬼魅般狂掠而上!

    他的速度之快,几乎瞬息便消失在原地,没人能够反应过来。恐怖的气势似江河湖海翻涌澎湃,实力差的瞬间便会被禁锢。

    “嗯?”许昊眉头紧蹙,濒死的感觉袭遍周身。

    然而就在其刚刚抵近身前之际,一道身影却蓦然间挡在了二人之间。

    “住手!”出手的除了段长天还能是谁?只见其眼眸平淡,可却仿佛一面山峦横亘在这里,即便强如霍九江也难以越雷池一步。

    “老东西,我们霍家人的事,你最好莫插手!否则,叫你寸步难行!”

    霍九江的声音凄厉,雷鸣般炸响在这里。

    说着的同时,不等对方张口,整个人便狂掠而来,重拳猛击似怒涛翻涌,罡风遮天蔽日。

    所有人都随之瞪大眼眸,拥有这等力量的高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出手后的威力。

    然而段长天却丝毫不为所动,敌人攻击近身后,他身躯微微一抖。紧接着,无形屏障蓦然出现!径直将霍九江拦截下来。

    凛冽气势似风暴席卷,那等威力,即便许昊也是双眸猛瞪。段长天还是第一次将修为尽显,凡天境的修为犹如仙人般让人无从抵御。

    紧跟着,只见他嘴唇微微张了张,似乎在说什么,在场却无人能够听的清。

    传音之术,非大高手不可为。

    原本霸道狂傲的霍九江在听到对方的话后,蓦然一震!随即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段长天,上下扫了两圈,嘴巴呐呐张了张。

    随即看向许昊,眸中充斥着极度的不甘与忌惮。

    他眼神复杂,似乎挣扎了许久才猛的回头,没有任何废话,将地上的宝刃捡起,跟着喊了声走字,直接拉着武毅离开了这里!

    原本坐镇的霍家人,居然说离开就离开了!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怎、怎么回事!”

    “霍老!”

    “就这么走了?”

    “家主,我们怎么办?”

    ……

    王赵两家失魂了一般,他们三战两败,彻底失败,如此大事,消息瞬间便传向四面八方,云中城内炸锅一样。

    所有人都知道了战斗的结果。

    老天仿佛也随之风轻云淡,刚刚的暴雨居然短时间内便停了下来,雾气微腾。天空,日头也自云内挂起,彩虹横亘天穹。

    “呵呵……”蓦然间,廖子杉被人用担架抬了出来。他脸色苍白,却不再昏迷。

    “多行不义必自毙。王博傲、赵天麟,你们注定失败。”

    廖子杉声音微弱,可心中的得意却可想而知,自己虽然身受重伤,可在许昊的妙手之下,恢复后至少不用成为残疾。

    而看来当初自己压的这个宝,再正确不过!廖家,胜了!

    “哼!”王博傲脸色铁青,和赵天麟迈步而出,眼中充斥着悲凉。同时,也是杀机尽显。

    “你们以为擂台赛赢了,就可以安然无恙了?”

    王博傲看着敌人,眼眸释放疯狂之色。

    “怎么?”廖子杉嘲讽的凝视二人道:“你们输了,还想食言不行?”

    “当然不会,只要你们在这云中城,我王赵二家就从此离开,绝不踏进一步。”王博傲咬牙说,看似义正言辞,可突然间,他话锋一转!

    “可惜,只要你们不在了,便算不上食言!”

    只见其单手一招,紧跟着,一名童子提着枚盒子走了过来。其上安装着机关绷簧。

    “谁也别动!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座椅下已经被我们提前埋置了大量炸药!只要我按下东西,整座看台便会发生大爆炸,你们谁也别想逃!”

    这话犹如惊雷,炸响在所有人耳畔,锦医堂与赵家纷纷惊呼,露出畏惧之色。

    他们万万也想不到,王赵两家如此歹毒!若是用炸药,对方将不会损失人手,至于食言的后果,可以通过时间与努力慢慢消化。

    “你们卑鄙!”廖子杉怒吼!可惜,刚刚完成治疗的他已经连气力都没有,话音仿佛小猫小狗般无力。

    四周所有族人和锦医堂的人马尽皆喝骂,可这却无济于事。

    “呵呵呵……哈哈哈……”王博傲与赵天麟得意至极,他的手已经抬起,即将按下绷簧。仿佛死神的镰刀,随着他的手指,随时便会收割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