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胜一负-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胜一负

    “生肌露!针线还有剪刀!”

    这简易的窝棚内,声音持续不断,忙碌有序,而外界的天空也是越来越阴沉,远处偶尔有雷鸣闪烁。

    “咔!”

    闷响爆发!显然一场暴雨即将落下。

    手术持续不停,而第二场战斗依旧在继续,出场的乃是许昊的熟人廖武与之对战的则是赵家的赵震川。

    作为赵家第二代子弟,赵震川其地位相当之高。为人狠辣,天赋极高,如今专门负责赵家外部矿脉资源的守护,担任如此重要岗位,能够看出其受重视的程度。

    赵震川手握长剑,其对面的廖武则舞动一把九节鞭。二人战的风声水起,全拼了命。

    尤其廖家人,自家家主的倒地,已经将他们彻底逼入墙角。

    即便三战下来己方胜利,若对手万一不认账也将是异常凶险之事。可局势已经至此,双方皆没有退路。

    擂台上剑影如光,棍风肆虐,直打的天昏地暗!

    终于,随着一道雷霆般的爆响过去,两道身影同时爆飞而开,硬撞蛮力,比拼的便是天生及后天相加。

    除非实力相差很大,否则,绝对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噗!”赵震川凌空吐血,径直落在地面,嘭的闷响,内腹彻底移位。

    而廖武同样倒飞出去,好在他的力量稍胜一筹,虽然同样吐血却没那么严重,也没有落出场外。

    “嗷——!”

    顿时,廖家和锦医堂的人马爆发兴奋欢呼!

    此役谁胜谁负,已然再清楚不过……

    “我宣布,此役平手。”可谁曾想,霍九江的话却仿佛雷霆,直直劈落,将所有在场的人震住!

    “什么——”

    “放屁!”

    “明明是我们胜了!”

    “凭什么你说了算?”

    ……

    各种怒吼、谩骂充斥场内。可惜,面对霍九江的话没人敢于忤逆。廖子杉的倒下已经让廖家失去了最强战力,局势岌岌可危。

    实力决定话语权,而他们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地位。

    此时,许昊迈步从窝棚内走出。脸色阴沉似水,他自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老夫宣布,廖家获胜。”然而就在此刻,锦医堂一侧一名老者倏然出声。

    除了段长天还能是谁?他答应许昊在此帮助他们,面对不公,老头站起身缓步走到擂台之上,颇有仙风道骨之气。

    别人感受不到,霍九江却是眉头紧蹙,面对此人仿佛感受不到一般,老者有种超然世外的仙气。

    “嗯?”霍九江眉头紧蹙,他没有妄动,而是上下扫视面前的老者。

    “你是谁……?”

    “呵呵,老夫乃是许昊的师傅。”此话张口,所有人皆惊!许昊是什么人大家当然清楚,年纪轻轻便能将王、赵两家搞的狼狈不堪。

    如今站在他身后的人终于出来了。实力有多强,大家不敢估量。

    “嘶……”霍九江眉头紧蹙,他盯着段长天又看向许昊,脸色难看,除了他还有武毅更是狠狠咬牙。

    “咔咔咔!”

    这老头眼眸射出凶狠目光,此次,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来灭掉许昊!否则霍天商行不会参与这种地方商行的势力争斗。

    然而原本的预想,如今却出现了重大变化。

    面对未知的对手,霍九江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敌人始终掩藏着修为,可有些气势是浑然天成的。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怪不得那小子有如此进步,原来攀上了高枝!”霍九江冷笑,轻轻点头道:“依你!”

    说完,竟然迈步转身回到了座位上,如此痛快确是出乎意料。

    第三场比赛,双方尽皆安静下来。许昊走到近前,看了眼段长天点头微笑道:“谢啦。”

    虽然对方说自己是其徒弟,可看在他帮助己方的情况下,这种小事已经无所谓了。

    蓦然间,对面观众席中一手握鬼头刀的矮壮中年走上看台,虬结的肌肉仿佛孽龙,步伐沉稳,难以撼动,他立于擂台中心,傲然撇嘴环视对面一圈,嗡声咆哮道:“老子王琦,谁来送死!”

    这声音似炸雷一般,可看其苍白的面庞却显的很让人担心,不知是否得了什么重病。

    “嗯?”段长天眉头紧蹙,上下扫视对方后凝重的沉声提醒道:“小心!他虽是练髓修为却貌似服用了什么药物将实力大幅强提了上去,战斗力简直堪比对方家主!当然代价恐怕也很可能是极端的。”

    许昊脸色一沉,对方为了胜利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报废掉一名家族强者,练髓境只比自己强上一层可若使用药物则完全不同。

    那是凭空增加的实力,完全不受醉骨散的控制,自己的毒原本只能降低对手两层修为却也并非没有限制,那就是无法低于释放者本身的实力。

    这是源于无形中的限制。否则,自己也会因此中毒反噬。

    “你怎么不带武器?”廖元看见许昊后蓦然起身,来到他身畔担忧的说,反正此次对弈也没有什么规则,当然是手段准备越多对自己越有利。

    “那王琦实力很强,是练髓境里的佼佼者,你这样会吃大亏!”

    “无妨。”许昊淡淡一笑,拍了拍廖元的肩膀道:“我就是武器。”

    说完,他大踏步走上擂台,立于中间,凝视对手沉声道:“王琦?呵呵,心里很痛苦吧。啧啧……为了胜利居然把自己的一切都毁了。”

    对于武者来说修为当然几乎等于自己的一切!这话相当扎心却也是极其实在,虽然明显是故意在激怒对方扰乱其心神却也很是有用。

    “你——”王琦眼眸怒瞪,他肯如此做俨然是因为自己境界难以再提高,并且得到了家族许诺的好处以及自己后辈的利益。

    否则,绝没人会如此牺牲!

    “少废话!”王琦怒吼,手中鬼头刀狠命劈落!惯风声刺耳,刀影重重。

    每道刀风都有着力劈华山之势!刀影绵绵间,犹如鬼影飘忽。

    抛开其他不谈,王琦的刀法确实不凡,这样的人作为牺牲,王家下本之大让人动容。

    “哼。”许昊步伐轻移似舞蹈一般,在其中不停穿针引线,劲风擦着面门划过,脸颊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