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擂台首战(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五十章 擂台首战(下)

    “嗖嗖嗖!”

    王博傲猛惊,赶紧匍匐在地,敌人的攻击并未打中。而廖子杉也借助这个机会快步上前,重腿猛踢!

    “嘭!”

    倏然间,只见王博傲的身躯向后飙射了出去,重重摔在擂台之上,他双臂上的护臂出现了一道凹痕!

    能将如此精炼的护具打成这样,可以想象刚刚的攻击多么强悍。

    只见其艰难的爬了起来,虽然自己的暗器将敌人击伤,可这次对手的反击也着实不轻!

    “哗——”

    倏然间,双方看台均热闹起来,战斗打成这样,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两边家主可以说全力以赴,把自己平日里绝不会使的手段纷纷用出,甚至不顾及脸面,拼死对攻。

    家族生死之战,哪里还会在意这些?

    而武毅和霍九江则老脸凝重,时而盯着看台,时而扫向许昊,眸中杀机频现。

    整个云中城东可谓波诡云谲,局势异常复杂。

    “呵呵呵……”廖子杉立于擂台蓦然间笑了,止住额头的血,随着他的声音,天空逐渐阴沉下来,空气越加沉闷。

    风沙渐起,迷人眼眸。

    两位家主相对而立,他们尽皆表情严肃,站在原地凝视对手一动不动,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又似两尊石佛,稳如泰山。

    王博傲与廖子杉二人在同阶之中几乎没有弱点,能够站到如此高位又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

    四周看台没有任何人点评,皆受到这气息的感染,凝神观瞧,凝视两座火山般。

    “呼——”

    看台骤然起风,卷起数道旋风,围绕擂台。随着声音落下,两人也蓦然消失!

    “唰!”

    再出现,他们已经抵近对方。

    “咔咔咔——!”

    两道光影径直强攻,在擂台上狠狠对弈。蓦然间,随着一道沉闷响声,所有人皆吓了一跳。

    只见王博傲被廖子杉狠狠踹翻在地。口中,蓦然淌出一道鲜血。

    这轮对决,他居然败了!

    王家、赵家人纷纷瞪大眼睛。惊恐、不甘、愤怒各种情绪交织。

    “王博傲,你输了。”廖子杉凝视对方,迈步上前,手中短枪紧握,这个时候正是奠定胜局的关键时刻。

    他当然不会仁慈,放过对手!

    “唰!”只见廖子杉手握短枪,猛的向下刺去。

    “呼!”

    可就在此时,王博傲手掌一挥!倏然间,阵阵白烟喷涌。那,竟然是石灰!

    高手对决,这种下作的手段并不会起作用,而且护身罡风完全可以抵御自己不受侵害,此种办法起不到作用。

    可并非没有半点影响,由于不知道是何物,立即让廖子杉行动受影响,他视线受阻本能的避开。

    就在此时,他的身后蓦然出现了一道阴影,狠狠扑到了他的后背之上!

    “家主!”四周观众看的真切,尤其或廖家人,眼眸几乎瞪碎。

    那阴影不是别人正是王博傲,只见其壁虎一般挂在廖子杉身上。胳膊、膝盖、脚底都有短匕,爬在对手身上刃尖深深插入!

    “啊!”廖子杉脸色铁青,剧痛自后背各处传来,然而这还不算,紧接而来的绞痛更让其瞬间崩溃!

    “咔!”

    只见王博傲腰部用力,带动周身,瞬间!整个躯体径直旋转!

    “啊!”廖子杉发出凄厉惨叫!肩膀,大腿,小腿各处骨断筋折……整个人瞬间倒在地面。

    “家主!”

    “啊!混蛋——!”

    “卑鄙!”

    ……

    所有廖家人尽皆看红了眼,他们纷纷怒吼咆哮,起身冲了上去!然而刚要上台,便见到前方一道苍老的身影蓦然出现。

    掌风轻轻扫动,所有人,尽数向后倒飞!

    “你——”廖家人再愤怒也无济于事,出手的正是霍九江!霍天商行的副家主,此人阴霾的双眸下,流淌着无情的狠辣之气。

    “此役很明显,王赵两家获胜!”

    老头声音低沉,却如同重锤,狠狠砸在对面所有人的耳畔,痛苦充斥在每个人心头。

    凝视擂台上一动不动的家主,廖家人心中的屈辱窝囊犹如滴血。

    “准备第二场!”

    老头高声宣布完才允许两名廖家人抢救廖子杉,将家主抬下擂台,廖子杉生死不明,被族人急吼吼的抬到后面抢救。

    许昊迅速迈步冲上来,作为盟友同时也是锦医堂的擎天柱,他必须帮忙。在医道一途,在场没有人强过自己。

    “让我来。”许昊声音低沉,探查廖子杉的伤势,不看还好,看后却是心中一沉。

    怪不得王博傲没有杀他,原来刚刚的攻击已经将其几处重要筋骨绞断!与其丢命,不如这样让其半死不活,成为废人,所受痛苦远胜于死亡!

    “呼……”许昊重重喘息,眉头紧蹙,旁边廖家人已经急疯,若非对于许昊的医术非常信任恐怕早已爆发。

    “立即把我的药箱取来,已经来不及回城治疗了!”他倏然低吼,神色严肃。

    面对许神医的命令,无人敢于忤逆,所有人皆忙碌起来。

    很快,便有锦医堂的老坐堂郎中郑江过来,脸色凝重,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药箱取出。里面,有着各种丹药工具。

    同时廖家人也用厚油布架起窝棚,避免有风寒雨水的侵袭,算是简单的手术室。

    尽管看台上第二场的战斗已经打响,他却没有心思搭理。胜负自然看双方实力,自己去看也没有帮助,但廖子杉自己必须救治!

    “鱼骨刀!续骨丹!热水!”许昊声音低沉,老郎中郑江在旁边帮衬,廖家人则帮忙打下手。

    任凭外面打的如火如荼,这里,始终保持着震惊。

    医道切忌慌乱,微小的失误都能让一切前功尽弃,外界嘶吼、呐喊、咆哮以及喝骂皆当耳旁风,许昊始终保持着平静。

    “柳叶小刀!接脉散!”

    “是!”郑江边打下手,边认真学习着,行医如此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感觉到何为临危不乱。

    许昊的额头半滴汗水也没有,治疗如此重要的人物,稍有差池便会人死灯灭,需要相当稳定的心理素质。

    原本悲痛欲绝的廖家人此刻也逐渐冷静下来,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自己的盟友在医道方面确实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