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药铺定药-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五章 药铺定药

    而村子则要为这名常驻的老爷修筑庙宇,经常跪拜祈福,同时每月上缴的租子自然也有老爷的一份。

    那天打了许昊的正是本村的常驻武者马东。此人性格粗鄙,飞扬跋扈,最要面子。

    当时在闹市被贱民的孩子踩了脚让其相当愤怒!这才挥掌给了许昊头顶两巴掌,虽然没用内劲,却也直接将他打晕过去。

    却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被许昊天占据了身体,也因此而让马东殒命,村子失去武者老爷的保护会出现很多问题,原本老实巴交的许昊在一些村民眼中瞬间成了仇人一般。

    许昊来到村子的药铺,这里比他想象的还简陋!淡淡阳光透过窗纸,可屋内依旧昏暗。柜台后面的破药柜有着十几个抽屉,药香弥漫。

    做馆的掌柜兼郎中叫孙褚,正在柜台后面打盹,此人长须及胸,山羊胡,三角眼,满脸褶皱,岁数至少七十以上,乍看不像郎中更像个奸商。

    村里的药铺地位十分尴尬,大病治不了,小病又没人舍得花钱,虽然比普通村民的日子好过却也油水不太多。

    “孙老掌柜吧?请问这里有枯火藤么?还有蝎子,最好是黑蝎,要是有彩蝎更好,对了,有蜈蚣有没有?最好是血蜈。”许昊迈步走到近前,特意试探,除了枯火藤是为了母亲孟芳外,自己所述都是上一世中非常珍贵稀少的毒物。

    他说的话顿时让老头一怔,愕然的抬头凝视着他,嘴巴张了又张,仿佛听到了一件让他感到极为不可思议的事。

    “难道自己说错话了……?”许昊暗忖,毕竟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脑海里的信息断断续续,无法形成系统。

    “咳咳!”孙褚这才反应过来,表情奇怪的呐呐道:“你说的枯火藤郡城里有卖,只是非常昂贵,我收的话至少要卖两枚金豆子。另外蝎子、蜈蚣那些东西断天山脉或者荒山野地里有的是,老夫我活了七十三载,从未听说有人收购毒物,那可都是剧毒的要来何用?”

    许昊听后一愣,随即心中大喜!枯火藤只要有就好,先将娘的眼睛治好,对一家人来说便是大喜事。

    “很好,这是定金。”他伸手掏出一枚金豆子给对方道:“进一支枯火藤,剩下的钱交货时给你。”

    孙褚眼眸一亮!紧跟着眉头紧蹙,没想到这小孩居然有如此巨额的金钱。他上下审视许昊迟疑道:“你这小孩子哪来的如此多钱?”

    “我爹当年攒下的,郎中说只有枯火藤能治病,所以他想试一试……”

    许昊用许擎当幌子,这是个办法,至少能够解释自己手中巨额资金的来源。

    孙褚眉头微展,如此说倒也有可能,毕竟他爹以前也当过大商行的船运掌柜,虽然被抄家,可藏下一两枚金豆子也有可能。

    “好,大概半月左右的时间吧,老夫孙褚,收到了会通知你。”孙褚将金豆子接过来,写了个字据,脸上透出兴奋之色,这绝对算是大单了。

    而许昊也根据孙褚的话迅速分析起来,对方口中西南的断天山脉,不就是自己这些日子去的地方?

    而作为药铺居然没有这种基本的五毒,那可都是重要的入药药材!难道这个世界的药经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许昊赶紧继续打听。

    “掌柜的,以毒攻毒你难道没听过?”他趾高气昂的说,语气虽然坚定,但小孩的外表还是让其显的很不靠谱。

    “切!”孙褚嗤鼻摇头,想都没想道:“小孩子胡说八道!这世间毒就是毒,药就是药,何来什么以毒攻毒之说?”

    虽然他并不愿与小孩子多聊,但看在钱的面子上,还是勉强回答了许昊几个简单的问题。

    原来这个世界并非没有解毒药,但由于物产丰富,药物也够多,因此没有发展出什么利用毒物以毒攻毒的药经。

    而让许昊惊喜异常的是,他确定了这个世界的毒物非常之多!并非仅限断天山脉,而是四处皆有。奇毒遍地都是,犹如珍宝却被人们所弃。

    “简直暴敛天物!”许昊双眸发光的暗忖道,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

    曾经的自己就是因为毒物所限而无法步入那更高的境界,眼下自己简直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堂!

    迈步自药铺走出来,许昊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心中兴奋久久无法平息。

    眼下,自己最迫切的便是尽快提高实力,在他的理念中,除了实力其他都是空!

    另外,配置自己急需的毒也很关键,这就相当于有了武器。

    虽然扈霸一家被悄悄灭门,但他可不相信自己杀了马东的事便算完了。

    然而就在许昊走到村口准备像往常一样上后山时,阵阵嘈杂的吵闹声却蓦然从右前方传来。

    “打死他!打死他!”

    “弄死这没爹的野猴子!”

    “哎呦——!”

    “啊!你敢用石头?小心我们找你娘告状!”

    ……

    有人打架?许昊露出笑容,悠闲迈步走过去观看,他从小就爱看打架,一旦有架打也绝不会错过。

    只见胡同里三名小孩正在和一个黑壮的孩子滚在地上缠斗,打的异常激烈,嘭嘭声震耳。

    处于下风的黑壮小孩满脸脏兮兮,头发擀毡成一绺一绺,大冬天居然穿个单衣且沾满了泥巴,下半身的裤腿更补满了补丁,整个人肌肉紧绷,身材其实不算太魁梧,可看着却力量十足。

    虽然被压在下面,但他手里却握着块石头,出手狠辣,没有吃亏,事实上反而占着便宜,其中一个对手已经被其开瓢。

    另外两个对手气势更已经被其压下,眼神闪烁,开始露出些许怯意。

    “呵呵。”许昊笑了,这黑壮小孩很合自己胃口,打架就要够狠!果断、冷静,否则别丢人现眼。

    三个打人家一个,还打成这副样子,实在丢人。

    “他娘的!”很快,战况便出现了翻转,黑壮小孩趁着对手挥拳的空档,啪的一声,反手又拍翻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