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擂台首战(中)-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九章 擂台首战(中)

    廖子杉眼眸森寒紧追而上,手中短枪朝胸口猛刺!锐利寒光绽放,寒气扑面,动作沉稳霸道。

    普通突刺最考验实力,这一击较之普通武者更加不凡。

    王博傲眉头紧锁,立即闪身,脚底连点犹如旋风,同时单腿横扫直冲敌人下盘。

    廖子杉眼中戾色闪动,并不后退,反而以短枪横扫准备以伤换伤。这,绝对需要相当的勇气!

    而他作为廖家家主,久经风雨,确实具备这种霸道狠辣之气。

    然而王博傲的眼眸却是阴狠之色蓦然一闪!只见其倏然前扑,匍匐在地,避开攻击。

    同时双手撑地,借助强悍的臂力,双腿猛的向上蹬踹,动作行云流水。

    这种攻击往往破坏力不大,最多让对方拉开距离,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王博傲的双脚鞋尖位置居然冒出两把锋利匕首!

    阴狠无耻的攻击手法,杀伤力与普通踢腿便截然不同了。

    饶是廖子杉经验丰富也万万没想到对方如此阴狠。他立即后撤,反应已经算是机敏,可胸口还是出现了两道伤口。

    霎时,半指长的口子出现!鲜血涌出,虽然并未伤及骨头却也造成了皮肉之伤。

    “哗——”

    讨论之声瞬间爆发!

    “卑鄙!”所有廖家人纷纷伸手怒骂,双眼几乎喷火。可惜,这并不算犯规,因为擂台上并没设什么规矩。

    战斗之前双方便已经约定好,战斗的规则只是一对一,最后胜利者便是稳立于台上的人。

    “哼!”廖子杉眸中射出炯炯杀意,敌人这是破釜沉舟了!管你什么名誉?管你什么道德?只要能胜利,可以不用其极!

    “很好!”他自牙缝里狠狠挤出两个字,紧跟着,双臂蓦然发力,身体之上尤其是胸口位置烟气蒸腾。如同白雾飘渺,而两道伤疤也瞬间止血。

    仿佛用烈焰烘烤一样,竟然迅速的愈合了……

    如此能力,引得双方族人尽皆吃惊,强大的力量促进血肉加速愈合。这,需要炉火纯青的内功修为才可以做到。

    即便许昊也是露出惊愕之色,这三大商团的家主,果然没有一个是凡夫俗子!

    “呵呵呵……”廖子杉沉声笑了,他干脆将上衣扯掉,露出结实壮硕的身躯,蜘蛛般的疤痕布满前胸。

    “哗——”

    场外观众尽皆惊叹,暗自佩服。

    能够成长到一家之主,必经历过无数血战!那每一道疤痕都是年轻时留下的,代表着生死中挣扎过的痕迹。

    “嗖!”廖子杉猛的点地,狂蹿而上!手中短枪化为漫天虚影,犹如毒蝎尾针雨点般刺下。

    王博傲脸色凝重起来,连续后退,利用双臂作为盾牌护佑。

    “咔咔咔——”

    场上火星飞舞,切割碰撞声刺耳,听的旁人头皮发麻。

    安静,四周异常安静。

    刚刚还讨论热烈的众人眼下紧张至极,纷纷屏息凝神,嘴巴大张,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

    “咔——”

    蓦然间,随着一道刺耳爆响,四周所有人皆瞪圆眼眸。

    只见王博傲抽住机会紧紧握住廖子杉的短枪,而廖子杉则同样紧缚着他的另一只手。

    场面瞬间僵持起来,二人干脆较量起了蛮力!双方弓步蓄力,肌肉紧绷,青筋冒起,脸色通红。

    面对宿敌,谁也不肯退却一步!

    “嗯——!”

    “嗯——!”

    两大家族家主,屏息运气,双眸几乎喷出火焰,可双方修为相当,意志更是同样坚定,力量几乎难以分出高低。

    “唰!”王博傲倏然变招,脚底的匕首猛的踢出!僵则变,他当然不会硬顶到底。

    刚刚已经吃过亏,廖子杉怎么可能不防?只见其同样踢腿,抵住对手脚裸。

    二人干脆较起腿功,互相攻防起来!

    “咔咔!”

    王博傲攻势凌厉,连绵不绝,招招狠袭对手的关节和下阴。廖子杉则巧妙防守,绝不让敌人占便宜。

    数十招过去,廖子杉飞速后退,这么打是取敌人之长,自己占不到便宜。

    想到这里,他双臂猛颤!立即震飞对手,同时手持短枪猛然前冲!枪身泛起阵阵光芒,头部似星辰一点,散发锐利之气。

    “唰唰!”阵阵寒光照耀,刺人眼眸,廖子杉手中枪头倏然绽放!似莲花初开,每枚花瓣都镶嵌着奇特晶石。

    光芒璀璨,对于战斗没有直接帮助,可舞动间却能够盲人双眼。

    “嘶!”王博傲眉头紧皱,敌人的攻击伴随着凛冽光芒,让自己招架起来瞬间变的十分吃力!

    “咔咔咔!”

    手腕的护手爆出凛冽火光,依旧难以抵御廖子杉的凌厉攻势。

    “好!”

    “家主神武!”

    “嗷——!”

    ……

    廖家的看台上爆发潮水般的欢呼声,个个精神抖擞,眼冒精光,对自家家主的神武崇拜不已。

    锦医堂的人马同样兴奋,第一场比赛非常关键!甚至可以说至关重要,直接影响着后面参赛者的信心及气势!

    二人的战斗引动劲气呼啸,王博傲连连后退,直至擂台边缘。

    眼看,便要跌落台下!

    可就在此时,他眼眸倏然寒光一闪,双掌猛的前推。紧跟着,袖子里两枚钢钉径直飙射而出!

    “咻——”

    锐利劲啸刺耳,听的人头皮发麻,从风声便能够感受到其强悍的力道,绝非普通暗器能够释放。

    廖子杉没想到对方下作至此,立即闪身!可距离过近,敌人的攻击依旧擦着额头掠过!

    瞬间鲜血流淌,顺着鼻子滑落,血腥弥漫。

    “混蛋!”他忍不住怒骂。

    这次,王博傲立即抓紧机会反身攻击!涉及家族的生死存亡,他绝不会退让分毫。

    既然廖子杉受伤,便不会给其止血的时间,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正是这个道理。

    “嘭嘭嘭!”

    将局势扭转的王博傲拳腿交加,利用身上的利刃画出道道残影,势如破竹般的抢攻叫人无法招架。

    廖子杉手忙脚乱,连续倒退,额头的疼痛还是次要,可鲜血却影响了视线,判断反应跟着迟缓。

    他倏然咬牙,手中短枪立即托起!紧跟着,上面的花斑四散飙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