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擂台首战(上)-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八章 擂台首战(上)

    “哦?”廖子杉眉头紧蹙,他不理解许昊的意思,如果对方占据优势,己方又如何能够对付敌人?

    “没错。”许昊轻轻点头,却并未多说,那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好在这次约战实在城外……”他呐呐自语,眼眸射出淡淡庆幸之色。

    云中城西,月亮山。

    银矿的开采如火如荼,郑樊亲自带领云中城内四大帮会坐镇,每年可以稳定增加五千枚金豆子的纯收入!这对于一家新商行来收非常惊人。

    当然,这些人手并不能抵御强手的袭击。

    离开云中城后一切皆是丛林法则,原本预计王、赵两家会偷袭,五毒也为此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约战的事出现反而让这里暂时安全下来。

    再有几天王赵便要与锦医堂和廖家决斗,四大势力摊牌的一刻也便到来。

    这一天已经无法拦阻,双方堵上一切,势同水火。

    尽管是公开约战,可大战的气氛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之前的那次冲突。

    云中城的商户紧张至极,很多人已经提前挂出告示,双方约战当天停止营业!

    迥异于以往,无处可去的城民皆挂着笑容,嘴角强硬咧起,表面放松,事实上心里却怕的要死。

    此次双方是约战,可没人认为能顺遂。

    对于失败的一方,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万一翻脸不认账,在云中城内外大火拼也是几率极大的事!

    哪怕强大的城防军恐怕一时也难以阻止失控的四大势力……

    天气炎热,气压陡升,人心惶惶。

    外地的客商也接获消息暂时搁置生意,避免受到影响。原本繁华的交通枢纽,此刻,冷清不已。

    云中城东空地。

    简易的擂台搭已经搭建好,四周设置了座椅,王赵两家亲自操持,算是作为发起挑战一方的义务。

    许昊自府邸内迈步而出,身后跟着数十人,包括郑樊、许诚、曾柔、刘胜、瘦狼、大脚以及马涛。后面还有云中城内各大帮会的首脑。

    浩浩荡荡,此役他们虽然不用出场,可没人敢放松,所谓生死在于一线。

    这场矛盾一定会爆发!而一旦失控,将会是场浩劫。

    突兀的是队伍里许诚手中谨慎的捧着枚罐子,这东西总是摆在许昊的门口,每日塞入一只毒物,如今居然被取了出来。

    队伍径直来到东门外,对面同样来的还有廖家。

    对方的队伍更加浩大,近半强者尽数出马,两股洪流没有废话,直接合二为一迈步向外而去。

    城门外,王赵两家已经提前到达,黑压压的人头分布于擂台一侧。仇恨、凶狠的目光凝视城门,杀气冲天。

    “廖前辈。”许昊微笑,盯着前方道:“看来今天我们有场恶战了。”

    “呵呵呵……”与其并肩而行的廖子杉豪迈笑道:“跳梁小丑而已!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趁着生死战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好好拉扯拉扯吧!”

    虽然如此说,可其刚毅的面庞配上雄狮般的身躯,黑色劲装犹如擎天柱般屹立在队伍最前稳重豪迈,族人们本来升起的担忧和压力也淡化了许多。

    来到擂台,两股势力面对而坐。

    没有多余废话,也没有客气,双方早已不死不休!此刻,只有等待拳脚上见真章。

    即便人数众多,场面嘈杂,却没有任何交流。两股势力泾渭分明,老死不相往来。

    擂台用简易的石砖累积,战斗没有任何规则,可以使用兵刃也可以赤手空拳,可以使用暗器也可以击杀敌人。当然,落下擂台同样是失败。

    最终胜利的标准,便是好好站在擂台上面。

    王博傲与赵天麟森然凝视许昊和廖子杉,他的旁边坐着两名年迈老者,从二人华贵的锦袍穿着以及倨傲的气势能够看出,二人十有**便是霍家人。

    对方紧紧凝视许昊,不知思索着什么。其中一个许昊很熟悉!正是霍家商行的管家武毅!

    “嗯?”他紧紧蹙眉,心中杀机陡升。

    而当他看了眼其旁边之人后却只感到胸口倏然一闷!那老头身材健硕,白须鹰眼,阴戾的目光中没有半分人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仅仅凝视便感觉山河般强大的压迫力席卷而来。

    “呼”许昊只觉得胸口疼痛,立即转移视线,重重喘了口气暗忖:“此人想来便是霍九江了果然是个高手!”

    对手的强大还要超出自己想象。片刻,只见王博傲迈步来到擂台之上,昂首挺胸森然双眸环视一周,若冰山横移,四周人群蓦然安静下来。

    宁静数息,他骤然看向对面观众席的中间区域,朗声道:“廖子杉!许昊!规则你们已经知晓,第一场由我坐镇,你们谁来出战!”

    说着,王博傲双拳紧握,用力一震!嗤啦一声,臂膀处的衣衫破碎,露出银光闪烁!那居然是套钢甲护臂,水波纹流淌其上,不知是何材质,质地极其特别。

    “哼!”廖子杉毫不迟疑,大踏步上前蹬上擂台与对方面对而立,嗡声道:“许久没和王家主斗上两招了。今天,就让我好好讨教讨教!”

    只见其手心一晃,自袖子里滑出一把黝黑的红缨短枪!枪身如戒尺般长,便于隐藏,通体寒气薄薄,仅仅靠近便能感受到其中的彻骨凉意。

    这乃是他的贴身兵器,雀翎短枪。

    “嗖!”王博傲没有任何废话,直冲而来,单臂猛的向下砸落,洗髓熔炼境的修为释放若泰山压顶!劲风引动尘烟四散,数千斤的恐怖压力直袭头顶。

    “哼。”廖子杉冷哼,丝毫不惧,蓦然弓步,双臂交叉借助短枪径直迎了上去!

    “咔——”

    刺耳爆鸣炸响!火光崩飞,王博嗷的单臂被其直接架住。

    二人空中较力,肌肉紧绷,臂膀青筋凸起。仅仅两秒,在强悍力量的对弈下,他们同时后退数步。

    “噔噔噔!”

    擂台石砖发出沉闷响动,可见卸去多大的力道。

    “好!”

    “家主!”

    “杀了他!”

    ……

    双方均兴奋咆哮,能够亲眼目睹己方家主对弈是相当兴奋之事,这种高手之间的比斗平日可是极难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