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威逼利诱-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五章 威逼利诱

    “看来陈将军还是挺体恤民情的。可惜,我们锦医堂势在必得!”

    “嗯?”陈震一楞,随即猛的转头!刚刚的声音居然来自自己后面的屏风!只见两道身影缓缓而出,年纪皆不算大,稚嫩的脸庞挂着与年龄不符的坚毅和森寒。

    “!”陈震立即警惕的站起身,勃然大怒,声如炸雷般咆哮道:“娘的!你们是锦医堂的人?好大胆子!居然敢来我家里裹事!”

    随着他的怒火爆发,阵阵罡风飚射而开,武者强大的气场吹的桌椅颤抖!

    陈震作为城防军的右将乃是总指挥的左膀右臂,年轻时驰骋沙场,横刀立马,于城内除了三大家族族长没人能与之匹敌。

    今天他彻底愤怒了!无论城内如何纷争都不会有人敢动到自己头上,尤其是直接来到自己家中!

    这,绝对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莫急。”屏风后面走出来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郑樊以及许诚,二人练肉境的修为虽然不俗,可比之右将陈震却相差不知凡几。

    “我们来当然是有好处相谈。否则,不会如此叨扰。”

    “放屁!”陈震怒骂,提到锦医堂,那对方找自己的目的便再明了不过。无论对方出于何种目的,亦或是给出多少好处。

    径直来到自己家中且完全不告知自己,便是不可饶恕的事,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威胁自己家人!

    “小兔崽子,受死吧——!”

    陈震爆吼,倏然前冲!步伐如电,转瞬便来到郑樊二人身前,刚要挥拳,可身躯却蓦然僵在原地。

    “呃——呃——”

    他双眼爆凸,周身颤栗,随即整个人猛的佝偻下来,咕咚一声,双手捂肚跪在原地。

    汗水自额头缓缓沁出,汹涌的痛楚让其即便再愤怒、再强悍也难以支撑!

    “嘚嘚嘚……”陈震牙关抖动,发出极寒状态下才会出现的撞击声。事实上那并非寒冷,而是奇痒至极所造成的身躯痉挛。

    目前还处于初始状态,很快便会扩散至全身达到非人的痛苦!

    “咕咚!”

    白婷泪水狂涌!猛的跪在地上哀声哭泣道:“两位求您放过他吧!所有的条件我们都答应!只要你们高抬贵手”

    显然,她完全明白事情的情况,而毒正是她所释放,对于毒药的效果,这女人永生难忘。

    即便对于陈震的感情深厚,可依旧无法抵御那恐怖痛楚的压迫。

    “住口!”陈震咆哮,他当然意识到了事情的原委,可心中的骄傲与愤怒使这位将军不可能服软。

    近乎铁人般的意志力,使得陈震决心硬抗!万一撑过去,他绝不会放过锦医堂!即便对方杀了自己,他们也难逃城防军的追捕!

    “咔咔咔!”

    陈震双眸怒凸,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想法太过天真了。对方所用的毒药简直堪比恶鬼附体。

    无边的痛楚和奇痒很快便冲垮了意志力,陈震蓦然哀嚎起来。

    “啊!啊!啊——!”

    他拼命的翻滚,为了防止其抓挠和声音过大,郑樊和许诚径直将其捆了起来并且用布将其嘴巴堵住。

    “呜呜——”

    陈震拼命摇动,只是四肢被束缚的他毫无任何办法。平日里自己的饮食都要进行检查,唯独妻子做饭不需要。

    自己这唯一的漏洞被锦医堂抓住,实在可恶至极!

    郑樊站到他的身前,眼眸充斥着森寒与狠辣:“献魂符会让你痛苦三天三夜后再死去,每两年便需要解药,否则便会复发。若是答应将矿脉给我们,你都会获得其中两成的股银,而且解药也会定时给你。否则……”

    说着的同时,他莫名的笑了笑。这虽然是笑容,却蕴含着无尽的嘲讽。

    双方都不是傻子,意思已表示的再明白不过。

    “混……啊……!”陈震希望自己晕厥,可却发现,这完完全全是奢望!自己尽管痛苦的几欲崩溃,可精神却异常清醒!

    理智渐渐垮塌,无尽的痛楚和奇痒,让这位将军强大的意志力逐步瓦解。

    “求求你们放过他吧!”白婷泪水滚滚,绝望的哀求,可她没有办法,但凡承受过献魂符的威力,便再也升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

    尤其她这样一位妇孺,一生养尊处优,面对如此境况更是毫无办法。

    然而郑樊和许诚却并未动摇,他们当然不想这样,可这月亮山的矿脉极其关键!乃是己方与王、赵两家商战的重要一役。

    五毒组织下的商行根基不稳,赚取利润比两家老商行还要差上不少,其中矿产开采便是一个极其重要方面。

    这场战斗只许胜不许败,否则将涉及生死大事!

    即便心善的许诚,此刻也无比坚定。若他们倒下,整个家乃至整个村子都要受到牵连。

    “啊——!”时间流逝。终于,陈震再也无法忍受,他凄厉哀嚎道:“我、我答应你们!什么条件都可以!啊——!”

    郑樊与许诚对视,眼眸终于露出轻松之色,久经沙场的右将陈震与普通蛇鼠完全不同,居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

    他们很担心出现意外,此役,二人表面轻松实则内心紧张至极。

    对方一旦服软,便意味着内心的崩解。

    “很好。”郑樊迈步而出,伸手掏出解药,塞入对方嘴里!他们不能过于苛刻,陈震与旁人不同,有自己的骄傲,这种骄傲不是短时间能够打消掉。

    既要让其尝到苦头却也不能不给他留下任何面子。

    “陈将军,刚才多有得罪,我们也是没办法。”

    “哼。”陈震冷哼,用力的喘息,片刻过后才撑地起身,眼神复杂的凝视二人。对于锦医堂的手段和实力有了切身的理解。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帮你们得到月亮山的银矿?”

    “不错。”郑樊点头,沉声道:“此事由你全权做主,若是陈将军帮我们办到了,每年矿产中有你两成的股银!”

    陈震并未所动,他在内心权衡思量,除了自己中毒的因素外,还有整个云中城的局势。一旦自己如此做了,便是相当于站在了锦医堂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