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右将陈震-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右将陈震

    马涛略微迟疑了下,低声说道:“只是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说!”许昊摆手,在自己面前莫要婆婆妈妈,有什么想法只管直白的说即可。

    马涛点头,沉声说道:“车行毕竟有局限,人员太过管理起来也很麻烦,无法形成竞争力。而若是以后能与船行相结合,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所谓做一行研究一行,对于运输,长时间的钻研他已有相当的经验。

    “很好。”许昊点头,马涛的脑子比较灵活,只要肯思考也许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做事不怕失败,沉下心钻研总会有收获。

    说到这里,许昊站起身环视众人道:“今天你们几个都回来,我们便要着手继续扩展生意。目前,我们虽然与其他三家商行齐名,但毕竟根底较浅,还需要提高实力!”

    “王、赵两家犹如两把利剑,随时便会斩到我们头顶!如今地下势力虽然在我们管理之下,但却并不稳定……献魂符威力巨大,可那些蛇鼠却个个都是反骨,他们中很多人心怀怨恨,一旦有机会便会反噬!”

    “你是说……?”郑樊眉头紧锁,眼中射出阵阵寒光。

    “没错。”许昊点头,表情不变道:“地下蛇鼠为何被我们控制必然已经被其他家族的人得知,我们布局如此的大,不可能长时间守住秘密。”

    “那我们……?”许诚、曾柔、瘦狼和大脚纷纷起身,脸色凝重。己方最大的底牌和秘密便是献魂符,而地下蛇鼠将秘密透露对他们极其不利。

    虽然这些家伙不会公开谋反,但己方的情报恐怕也会时刻向外输送。

    “没关系,这也是我设立五毒的原因。除非核心人员否则别人休想能够获知我们全部的秘密!”

    “当然。”许昊话风一转,沉声道:“我们也不得不防,从今天起五毒下达的一切安排均单线处理,每个人负责一个方向。瘦狼、大脚主要处理蛇鼠的事,你们面对的局势很复杂要特别留意。”

    两人凝重点头,对此他们已经有所发觉。在云中城平静的水流下实际上暗潮汹涌。

    许昊转过头,看向马涛和刘胜继续说道:“马涛负责车行和运输,目前尽可能的拓展版图。刘胜则负责药铺和药行,下一步同样是向其他城市拓展,同时可以借助回春商行及永盛商行的门路向外大批量出售我们的独门解毒药。”

    “最后,郑樊和许诚处理矿脉及新商道的拓展。曾柔在家处理后勤,包括我们修炼资源的分配和筹集。记住,这才是我们组织商行最核心的目的!实力决定我们能走多远,你们互相尽可能的单线处理自己的版图,有问题在我们五毒会议上再商讨。”

    他详细的将大家的任务进行分配,规避风险,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确保生意有序的发展。

    数日过去。

    城防军右将陈震满脸疲惫的回到自家府邸,门口兵士恭敬行礼。刚进入内堂便见到丰盛的菜肴摆在桌上。

    不同于其他豪强三妻四妾,陈震与妻子白婷乃是患难夫妻,二人感情极深,所以他从未纳妾,甚至表面上有些怯内,当然,这一切皆源自深厚的感情。

    平日养尊处优极少下厨的白婷,今天居然热情的摆上一桌盛宴!

    “相公。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白婷柔声道,将最后一锅浓汤摆上桌。低头之际,她的眸中略微闪过一丝愧疚。

    只是一闪而过,没人注意发觉。

    “哦?”陈震好奇起来,眼珠微转,二人夫妻近三十年,自己婆娘很少下厨,粗活都有丫鬟厨子操持,今天着实罕见。

    “今天是……?”他眼眸斜翻,不停的思考着日子,可今天却非节非假,又有何特别之处?这让其着实挠头。

    “你啊。”白婷微嗔,迈步走过来,伸手帮忙将外甲脱下:“整日在城防军内忙前忙后,哪里还记得今天!”

    “今日乃是我们夫妻三十载的日子。”

    “啊?”陈震一怔,随即有些怅然的自语道:“原来如此……日子过的真快……这些年太忙,着实没有心思放在家里,苦了你了。”

    侍女适时走过来,端来净水毛巾。

    “相公……”白婷听后眼神一动,似有泪光闪烁却硬生生的将话咽了下去。

    陈震净手后,迈步来到桌前,能在繁忙公务之中抽闲休息,回家吃一口便饭。这,对于他这大忙人来说确实是个难得的享受。

    看着丈夫疲惫的面庞,白婷蓦然间泪水滑落!伸了伸手,却没说什么。

    “你怎么了?”陈震蹙眉,感觉到了氛围有些不对,凝视自己的女人脸色疑惑。

    “没、没事。”白婷擦了擦泪水,讷讷道:“我是看你辛苦,心里难受。我们夫妻几十年过来,能走到今天着实不易……”

    陈震点头,叹息道:“是啊。都有白头发了,再过几年我还是养老退隐吧。眼下云中城的事太复杂!别看我权力在握,实际却疲累至极。眼下,这矿权的问题几方势力便争的不亦乐乎。”

    “总指挥钱世勋把决定权交给我,实际却是在推卸责任!月亮山的矿权王家和赵家盯了很久了。这次,许昊他们的锦医堂居然也插进来一脚,决心很大想要分一杯羹。他们虽然很强,可惜,毕竟年头太短了……”

    说着,他夹了口菜,白婷则亲自盛上碗汤。

    “我若把矿权给了他们,王家和赵家必定气疯掉!届时,四方势力的对弈恐怕会提早爆发。”陈震无奈摇头,边吃边抱怨着。

    “就不能给他们一边一半……?”白婷讷讷说,如此妇人的说法着实肤浅。

    “哪有这种规矩的!矿脉开采有自己的流程,若一家一半,必定出更大的乱子,难以安宁!”陈震不屑嗤笑,沉声继续说道:“云中城波诡云谲,早晚会有场大决战,我们作为管理者只能寄望矛盾晚点爆发,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