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五毒例会-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五毒例会

    商行势力的发展还需要力量支撑。此事,需要严守秘密。

    “六、六枚整月……虽然最后一枚略小,但也是代表着资质距离完整六月只差一点点……”段长天用力揉眼,呼吸几乎不稳。

    许昊歪了歪头,淡淡道:“不是还有七月么?”

    “那只是理论上!只存在于传说,反正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老头暗自庆幸,自己简直太幸运了!接连找到三名足以加入门派的天才并不容易。

    许昊没心思听他多言,为了继续验证自己的想法,他立即招手,连瘦狼、大脚和马涛也都叫过来测试资质。

    结果瘦狼与大脚均是四月天赋,相当不错!而马涛则仅仅只是三月而已。

    实家村出生的孩子,确实天赋更高。

    这是为什么?其中必有因由,只是眼下自己无从查证……

    “你们都可以进入正气门……”段长天望着郑樊、许诚以及曾柔三人,毫不迟疑的招揽。

    “慢!”许昊赶紧打断他,既然知道自己兄弟们的天赋如此突出,他反而不急了。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这时候,可是讨价还价的重要时机!

    “我几名兄弟可都是五月以上的天才。”许昊双手环抱,沉声道:“恐怕正气门满世界的招收弟子时,搜罗如此天赋的也不容易吧。既然如此,你们又能提供我们什么支持?要知道,咱们可不是皇家子弟也并非门派附庸家族的子女。”

    “这——”段长天语滞,每次与许昊说话,便感觉自己被刮骨剃肉一般,不把好处搜**净,这小子绝不罢休。

    然而让他心颤的是,对面许昊的几名兄弟居然也纷纷小脸昂然,目露期待的精光。仿佛如此讨价还价简直天经地义一样!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咳咳!”段长天咳嗽了几声,又用力咽了咽口水呐呐道:“门派规定相当严格!即便你们有天赋,可别人也一样都是五月以上的天才,所以我也不能随意保证。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当然,若是你们修为进展快或是贡献够大,我可以让你们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许昊眉头一皱,他可没准备成为这老家伙的徒弟。

    “没错!”段长天点头,沉声道:“老夫乃是‘凡天境’中期的修为,早已超脱问道期九层的桎梏,摆脱凡人之体。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以后能够获得更好的培养以及资源。”

    “哦?那你怎么让人给揍成那样?”许昊好奇的问,这直白的话瞬间让老头满脸通红!所有人讶然而惊,皆紧盯过来对其产生了质疑。

    段长天发现,自己的克星恐怕就是这小子!每次张口都让自己这仙风道骨的形象被轰个外焦里嫩。

    场面顿时变的异常尴尬。

    “咳咳!”段长天气的咳嗽了数声,斥声道:“那是因为老花婆子那厮太狡猾!布下陷阱偷袭我!而她伤势恢复后,同样是凡天境中期强者。”

    “这样啊……”许昊点头,看来自己当初太鲁莽,居然得罪了黑魔宗一位如此强者,幸亏自己没加入黑魔宗否则无异于入虎口,那老太婆必定恨死自己。

    既然如此,己方也确实有必要加入正气门的必要,倒时对方找到自己来寻仇也就没那么容易。

    “既然如此,好吧!”许昊点头,终于答应下来。

    四周其他几人顿时目露光芒!他们也或多或少听过无上门派的传说,却从未见过甚至只当是个传说,若这段长天真能让他们进去,将是无上的荣耀!

    “呵呵,那老夫先告辞了。”段长天看的出,这几个人有很多事要交代,生意上的事自己不感兴趣。

    眼下伤势未复,还是多多调养比较好。

    “许大哥。”待老头离开,郑樊蓦然上前一步,沉声道:“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对月亮山的矿脉开采权的情况进行了调查。情况并不乐观,王家掌握了云中城矿脉开采的近四成,而这条新的矿脉他们已经盯了很久,甚至可以说结果已经内定!”

    “但也有些许有利的因素,由于云中城内三大家族的关系重新洗牌,让城防军和王赵两家产生了些许芥蒂。目前,此事由城防军的右将陈震全权负责。而他虽然是个武将却同样是个妻管炎,我们准备通过其妻子的关系,看看能不能贿赂……”

    “不用!”许昊摆手,眸中寒光闪过,他声音低沉道:“即便是个妻管炎,可女人依旧很难影响到男人的大事决定。矿脉的开采权往往意味着数年甚至十几年的庞大流水,岂是贿赂就能够解决的?”

    “那……”郑樊眉头紧蹙,脑海不停转动,跟着许昊如此久,他早已适应了其不按常规的节奏。

    而此次矿脉开采权的分配,想要插足确实困难至极。

    “右将陈震,据我所知乃是炼髓境巅峰的强者,仅差一步便能达到筋膜境,控制着城防军至少千人的力量。既然贿赂,还不如用献魂符。”

    许昊的声音低沉,然而语气之中却充斥着森然杀意。

    “这个办法我想过。”郑樊摇头,沉声应道:“包括王赵两家都是,他们在此地时间久了树敌很多。因此高层人的饮食在上桌前都要检查,根本没有机会下药。”

    “但若是他那妻管炎的老婆亲自下厨呢?”许昊声音平和,一句话便点名了其中关键。

    郑樊倏然一怔,随即眸中光芒大盛!若如此,倒确实可以尝试下。

    “我明白了!”

    “马涛。”许昊转过头,凝视着他沉声问:“最近车行的生意在卞安城、靥城、水泉城几个地方拓展的如何?”

    “还算顺利。”马涛神色严肃,成为五毒的核心成员后,他心中既骄傲又沉重,生怕做不好而让老大许昊失望。

    这位大哥几乎成了他的信仰,作为恶人的信仰!

    “虽然目前净利不高,可规模比较大平摊了成本,这样一般的车行难于竞争。王、赵两家目前也涉入了这行,但他们负责经营的人心高气傲,瞧不起农村的苦哈哈,无论价格还是服务都无法与我们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