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独斗三鬼-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章 独斗三鬼

    许昊双手倒背,盯着三头厉鬼,从开始的谨慎小心到现在傲然凝视。

    这种转变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原来鬼身上是带寒毒的!那自己又有何畏惧?尽管来即是。

    “悍心万毒典开启,初步堪究,烈性寒毒,可麻痹经脉,肉身受创后会进一步轻微伤及灵魂。”

    “哦?”许昊眉头扬起,这种寒毒倒是有意思,自己从未遇过,居然可以轻微伤及灵魂!

    他再次凝视三名女鬼时的目光已经迥然不同。炯炯发亮,犹如见到美食一般,几乎快要流口水。

    “厉鬼……太好了……”许昊颤颤巍巍,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寻找到新毒物,若能提炼出来,将意味着在毒道上的更多可能!

    与此相反,三名女鬼此刻则更加惊惧,她们感受到了对手身上一股强大气势!斩杀千万人的古刀可以辟邪驱鬼,而许昊现在身上就带着一股嗜杀的气势,将对方完全当成了大白猪,毫无畏惧。

    “嘻嘻……”

    仿佛生怕对方跑掉,许昊伸手召唤,想要留住对方。然而这三名女鬼确莫名一颤,转身就跑!

    “唉——!”许昊惊的心中一抽!仿佛万千金银于眼前错过,赶紧追了上去!可惜,对方移动速度相当快,转瞬已经隐没于树林里。

    “回来!”段长天咆哮,这小子可不能扔下自己。否则,再有危险自己将毫无抵抗之力。

    许昊见猎物不见,这才悻悻而归,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喊什么?喊什么?”他垂头丧气,心情相当不好。如此状况,若是被人知道他是因为厉鬼没追上而如此,定会惊世骇俗。

    段长天凝视许昊,心脏抽搐,他赫然发现,自己很可能遇到了一个举世奇葩!

    虽然多年以来见过天才无数,可遇到厉鬼而毫无任何惧色的。只有眼前这么一号,他,到底是谁?

    “年轻人,你叫什么?是做什么的?”段长天沉声问,眼中的好奇已难以掩饰。

    凉风吹过,摇曳树林,唦唦作响。

    阴森的树林里,一老一少面对而坐。

    “我叫许昊,云中城锦医堂的商户。”许昊如实说,对方既然承诺了自己,也就没有意义再隐藏。

    “商户?”段长天蹙眉,这家伙还真是个商人,可商人又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武学?而且这么年轻。

    “谁教你的武技?”他继续追问,既然要纳入自家宗门,信息必须了解清楚,尤其对方并不知根知底。

    许昊眉头逐渐蹙起,这老家伙真是烦人,盘问自己盘问的倒挺带劲,自己还未盘问他呢!

    “秘密!”他没好气的回答。

    “咳咳!”段长天胡子几乎快要吹起来,自己可是堂堂无上宗门的刑堂副长老!平日里各方天才都要对自己客客气气。他倒好,好像自己欠他似的!

    “唉。”许昊盯着段长天,收敛情绪,看了看四周严肃道:“你什么时候能活动?我还要快点回去呢。”

    段长天用力咽了口口水,呐呐道:“现在已经可以慢慢走路了,但不能强烈运功。”

    “啊?”许昊看着他,急声道:“那还不赶紧离开!我的店铺得有人坐镇!否则很可能被敌人趁着空虚而趁火打劫!”

    说着,他立即拉起老头朝着岸边而去。

    果然刘彤芸还等在这里,小嘴微撅,气鼓鼓的俏然而立。

    见到许昊后,她先是一喜。紧跟着,眼眸便透出熊熊怒火!

    “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跑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嘿嘿。”许昊挠了挠头,颇为诱惑的说道:“这不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喏——”

    说着,目光撇过来,看向段长天。

    “咳!”老头仙风道骨,颇有正气,此刻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老夫段长天,今日多亏小兄弟帮忙,否则就会被那几头厉鬼所伤。”

    “真有鬼——”刘彤芸吓了一跳,单手捂嘴,美目圆睁。刚刚那哭声确实吓到她,自己独自等在这里心惊胆战!却没想到里面真的有鬼,恐惧让她早已将刚刚的愤怒抛到一边。

    “哎呀!别提了!”说起这个,许昊就是心中抽痛,想哭的心都有,他拉了把刘彤芸还有段长天道:“这么晚了,先回城吧。”

    三人这才快步朝云中城而去,已经深更半夜,尚元节的活动早已结束,三人径直回到府邸。

    这里房间不少,刘彤芸干脆借住于此。

    三人各自休息,直至三日后。

    许昊则带着段长天来到书房,二人轻轻坐下,皆出奇的安静。片刻,许昊才张口道:“伤好多了?说说那天的事吧。”

    “什么事?”段长天怔了下,眉头紧蹙,对面这年轻人刚才还吊儿郎当,眼下却仿佛变了个人。

    许昊凝视对方,冷笑一声:“平日里这云中城范围何曾闹过鬼?听都没听过!结果一下出来三只,还偏偏赶在喜庆的尚元节。说吧,干了什么缺德事了!莫非掏了别人祖坟?”

    “干了……”段长天本能的跟着他的话走,却发现居然被许昊给带歪了!赶紧怒声道:“什么掏祖坟!老夫是为了调查毒疫的事,却无意间发现了黑魔教的阴谋!那群家伙现在胆子越来越大,简直可恶!”

    “黑魔教?”许昊眉头扬起,那秦魅儿不就是黑魔教的人?今天同样出现在了云中城外。看来,绝非偶然。

    之前自己还疑惑对方的目的。如今看,事情倒是有了些苗头……

    “原来如此。秦魅儿是来坐镇抓捕的,而你正是他们的目标,尚元节的画舫只是个幌子而已,抓人的同时打发打发时间。”许昊冷笑,鄙视的看着段长天问:“这青霄国可是你们的地盘!怎么会让对方的人撵成丧家犬?”

    这让他对加入正气门的事谨慎起来。事实上,自己虽然曾属于邪派,但心中并无正邪之分,只是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这正派如此废物着实让他心中有些迟疑,要不要重新考虑刚刚说要加入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