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母亲孟芳-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十四章 母亲孟芳

    原来的自己,管你是谁的口粮?管你什么仁义道德?可是悉数不管不顾的,挥手屠杀千百人,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怎么如今自己变的开始优柔寡断?刚刚看到家人那副样子,心底莫名的酸楚,难受至极。

    “自己手里有九枚金豆子,相当于九百枚银豆子。”他坐在椅子上,伸手将自己从扈家大管家屋内顺过来的钱掏出来,当时时间紧迫,他没来得及仔细搜索。

    否则,绝不会只有这么点。

    “这些钱当然要为自己的修炼提供帮助,但也要拿出一部分来贴补家用,否则每天吃窝头,半点荤腥都见不到,实在不是办法,武道没有资源支撑到头来就是一场空。”

    每日见不到荤腥,许昊只感觉浑身难受。

    只是如何将钱的来路说清楚是个问题,太少了没有用处,太多了家里人必然怀疑。

    许昊再次捏了捏额头,心中不由得越加烦乱。

    半个时辰后,他迈步走出房间,让许昊愕然的一幕却出现了,只见孟芳眼下正坐在院子里,手撑搓板正在洗着哥俩的脏衣衫。

    寒风之下,粗糙的手掌早已裂出几道血痕。

    母亲孟芳是他心中最先能够接受的人,这可能与自幼缺少家人关爱有关,另外,母爱的柔和如水较之其他感情更能直抵人心。

    “娘——”许昊本能的喊道,自然亲切,昨天还心有抵触,可今天他赫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抗拒……

    “唉!小昊啊。”孟芳高兴的说,伸手用衣角擦了擦手,想要摸摸自己儿子的头。可眼睛看不到,只能朝着声音的方向招手。

    许昊犹豫了一下,上前几步,任由这双粗糙的手掌在自己头顶摩挲。

    “以后别再惹你爹生气了……他心里苦。实际上比谁都心疼你,盼你能成才……”孟芳说,泪水自然的在眼角打转。

    “实际他总觉得亏欠你,那么小就遭受墨刑咱家从云端跌落谷底,当时整个家都几乎没有活下去的信念,若不是为了你……唉……这么多年过去,你爹的心结始终没有打开过,关键因素还是你们兄弟,他怕再连累你们。”

    “嗯我知道,您放下我来洗吧。”许昊说着直接抢过衣服,搓洗起来。看着母亲这副样子,尤其额头那枚暗红色的圆圈,心里又是莫名一阵抽疼。

    他听过父亲许擎的事,据说他曾在原本名满青霄国的霍天商行兢兢业业,最后做到船运掌柜之职,后来霍家老太爷去世,霍家人为了多分财产而将其陷害,失去了股银。

    最后不但撤去掌柜之职,还被打入大牢!将毕生的积蓄都拿出来才换得一条性命,可全家的额头还是被烙上刺黥又称墨刑。

    成为带罪之人,经过这件事之后,许擎心灰意冷,回到实家村老家,成日务农,再也没有了斗志。

    而多年过去,如今这霍天商行居然不知为何插上翅膀般直冲云霄,成为整个大陆的商道巨擘,真可谓老天无眼!

    孟芳见脏衣服脱手,赶紧伸手,摇头道:“不用,不用……有娘在,就不需要你来干……唉……?”

    许昊说一不二,径直将盆也拽过来,绝不让孟芳的手再沾水,一代毒魔何时自己洗过衣服?而眼下,却是如此自然。

    “咱家小昊长大了……”孟芳笑着点头,用麻布围裙擦了擦手,接着摸向他的头,眼角鱼尾纹也不禁舒展了许多。

    即便失明,仿佛还能够看到儿子一样。

    “娘……你的眼睛是怎么看不见的?”许昊借机凝视着她的脸庞,那双眼睛不像是先天瞎的,自己关于这部分的记忆已经失散。

    孟芳脸颊抽动了一下,她没想到儿子会问这个。

    “回到实家村后第二年,村里闹灾荒,颗粒无收,实在没有东西吃,娘去挖野菜,结果误服了毒草铁线花……”

    许昊听后蹙眉思索道:“铁线花?那东西性寒,误食轻了会让人跑肚拉稀,重了最多昏迷一天,除非是百年以上,否则没有这种毒性,那东西可是非常稀少的。”

    孟芳的话,许昊瞬间便猜测出了其中的根底。但心中也是疑窦丛生,那铁线花,自己在这里搜寻毒物几天都没有,可并非常见毒物。

    怎么那么巧,居然当年让母亲碰到,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孟芳愣了愣,不知儿子为何突然这么厉害,居然连药理也懂得。

    “孩子,你说的和郎中说的一模一样,可惜,治的有些迟了,这就是命……”孟芳呐呐道,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甚至稍许恍惚。

    儿子在自己心里始终是个孩子,只是如今对话,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大人坐在眼前,沉着可靠。

    “普通医生当然会以为晚,但我一定会把你的眼睛治好。”许昊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作为毒魔,解毒当然同样在行,若想治好孟芳的眼睛,需要一味叫做枯火藤的稀少药草,以热攻寒。这秘方也只有自己能配。

    虽然不是毒草,但作为研究此道的专家,许昊当然强于普通医生不知凡几,他对药道的研究又哪里是寻常郎中能比?

    许昊没有多说,将衣服洗好后,站起身对孟芳说道:“娘,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去村里的药铺。”

    “哦,啊——?去药铺干嘛?”

    孟芳招手,然而许昊已经撒腿跑了出去!他要去看看,作为毒魔,想要初步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去药铺最简单便捷。

    实家村大部分的建筑都是石质,村里基本都是农民同时也是石匠。用石头砌墙的本事代代相传,墙壁严丝合缝,刀片难入。

    地面铺上青石,比烧出的砖头还要耐用。

    走在街道上,四周村民均躲的远远的,他们自然是关心这孩子的,但之前他干的事还是将人们吓到甚至记恨。

    没办法,练武的老爷没人敢反抗。他们就如同神明,世代受村民敬畏,云中城附近每个村子都至少有一名老爷保护村子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