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翻脸跳船-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一百三十六章 翻脸跳船

    “呵呵呵……”秦魅儿听后反而平和下来,掩口娇笑,只是笑声却越来越大,眼眸之中投射出邪异的光芒。

    如妖光普照,见者头晕目眩。

    刘彤芸率先摇晃起来,单手捂头,另外一只手拼命寻找桌子想要扶住。

    可惜,平坦的船舱根本并不摇晃,摇晃的乃是她自己!

    “中了我的迷香,你还想……嗯……?”秦魅儿原本得意,可却突然怔了一下。

    她发现许昊根本没有任何异状,依旧淡淡的看着自己,仿佛压根并未中迷药。

    “你、你怎么可能——”秦魅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自己的迷药可是极其高明的,无色无味,与普通迷药截然不同。

    即便武者提前运了源气抵御,也难以坚持三刻,然而这许昊在屋里可是待了很久,怎么可能……?

    “嗯?”许昊眉头紧蹙,对于秦魅儿的变脸丝毫不奇怪,这女人的出现本就怪异,请他们进入船舱也目的不明。

    毕竟双方本素不相识,对方莫名想结交招揽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也许有脾气相投的因素存在,但许昊绝不会认为这是核心因素。

    自始至终许昊都有所提防,然而对方使用的花子香还是让他吃了一惊!原因很简单,这东西和当初盲家村遇到的那老花婆子很像!

    “花子香……?”许昊声音低沉,站起身,全身肌肉紧绷,犹如猎豹。

    “你怎么知道我的迷香!”秦魅儿倏然一愣,敌人居然看出了自己的底细,对方绝不简单。

    她手心蓦然一抖,咻的一声,两枚钢针蓦然自侧面蹿出!带着两根晶莹天蚕丝,坚韧锐利!直奔许昊面门!

    速度飞快,几乎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

    可惜,许昊已有防备,他瞬间倒翻,凭空一个跟头,迅捷的避开敌人攻击。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四周再次飞射出数道银针,带着丝线交叉往复,不给许昊任何反应的时间。

    “咻咻咻——”

    连绵不断的钢针,牵引着天蚕丝于屋内飞舞!

    瞬间,他的身形便开始受限。天蚕丝坚韧至极,组成了一张网格,一旦碰触轻者划破肌肤,重者手断腿折!

    关键是惶急之下,这东西犹如绊绳一样,很难被发觉,稍有不留神便可能中招。

    “哼!”许昊脸色阴沉,蓦然伸手,摘下薄如蝉翼的手套。同时,脚底一点!阵阵绿色雾气朝四周扩散而开。

    “毒!”秦魅儿尖叫,向后猛退。

    四周的天蚕丝遭到腐蚀崩断,可怕的腐蚀力,简直骇人听闻!如此巨毒,难怪连许昊都要用手套隔离。

    “呼——”

    倏然间,一道水缸粗细的漆黑蟒蛇,猛的掠来!径直咬向许昊,凶戾气息惊人。

    “这是?”许昊一惊!秦魅儿的招法释放,气息也跟着暴露,瞬间展现了其强大修为,居然足有筋膜境!如此年龄,可谓天才中的天才!船舱内空间狭小,敌人蓦然而来,已经无可躲避。

    许昊拉开马步,双拳狠擂,犹如佛道韦陀,霸道力量径直撞向蟒蛇头部。

    九骨连星,沟通天下,天穹云雾翻涌,闪动电光,滚滚气息自许昊体内訇然爆发!

    “嘭!”

    陀洛江畔,画舫訇然炸裂!上面的少女们犹如锦鲤,蓦然向四周飞跃出去,射入水中!

    阵阵绿雾向四周扩散,将木质船舶腐化。

    江畔所有才子们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明明刚刚还舞乐齐鸣,无尽美妙。可现在却突然出现变故!整艘画舫彻底被毁,船破人亡,秦魅儿到底怎么样了?那姓许的男子和其漂亮的女伴呢?

    “快来人——!”

    “救人!刚刚怎么了?”

    “那爆炸是什么?”

    ……

    岸边吵成了一团,各种呼救声,呐喊声混杂!而当其他画舫、船舶抵近后却发现,上面除了三两名侍女尸体外并没有其他人的踪迹。

    整条陀洛江,再次恢复宁静。

    王家院内,扈芸芸依偎在王博傲身畔,温柔款款,伸手将身前的葡萄剥皮,塞入夫君口中,柔声道:“尚元节了,那许昊居然敢大摇大摆的出来。”

    “哼。”王博傲单手用力将她在怀中揽了揽,嗡声道:“他蹦跶不了几天了。我已经通过关系,将许昊的事向通知了霍家。他们绝不会允许一名罪人重新崛起的,尤其对霍家有仇的罪人!”

    说着,他因为牙关紧咬而发出咔咔爆响,只有极度憎恨才会出现如此情况。

    “呵呵。”扈芸芸点头,掩嘴娇笑道:“放心!夫君,我会辅助你,只要将霍家引入争端,平衡便会再次打破,这回不止他许昊,就连廖家也得跟着灭族。”

    话音坠落,她笑的越加甜美,此刻没人会将其与心狠手辣链接起来。

    扈芸芸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此,可以始终将真实情绪掩藏在心里,即便他比王博傲更恨许昊可却并不表露,反而更加甜美,让王博傲无尽倾心。

    这方面,他比王、赵两家的家主更是老谋深算!

    陀洛江畔,芦苇荡里,原本安静的河水突然间“哗”的一声!两道身影倏然出现!

    “咳咳咳!”许昊的声音响起,自己全力轰击那蟒蛇后才赫然发现那源气凝形的强大威力!

    爆炸瞬间出现,虽然凭借自己的力量,那蟒蛇并未能伤到自己,可整脆弱的画舫也彻底报废。

    在此时刻,他果断拽着刘彤芸跃入江水中。

    这丫头还未在花子香的影响下恢复,那东西确实厉害,若非自己,随便换个人也一定会着道。

    这秦魅儿的身份必然是假的!因为那花子香就是盲家村里老花婆子使用过的,而她们二人又是什么关系?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方俨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许昊眉头紧蹙,此事绝不简单,强烈的阴谋气息迅猛袭来。

    许昊心头沉重,好在他相信,自己与对方应该只是偶遇。无论敌人有什么目的,显然不是冲着自己。

    “呼……”许昊轻轻吐气,伸手小心扶着昏迷的刘彤芸自卢伟中走出来,这里是云中城的荒郊,四周安静至极。